[邀月]噬血者Vol.4 Collapse 


末日來臨了──
人類與異能者將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戰爭,
是同生共死,還是分道揚鑣?
這是一旦許下,就不容反悔的決定。

噬人變形者全面入侵,生存之戰已經開打,
可路德卻被藉羅伊身體復生的蓋文三番兩次擄走,
一再前來營救的威利也終於重傷倒地──
可惡!雖然變回正常人類一直是路德不敢想的奢望,
但為什麼偏偏在他最需要異能的時候,才實現他的願望……

「唔!」路德悶哼一聲,忍住痛,任由威利啃食自己。
威利眼神渙散,失去理智地吸血。
「威利,節制點,我要是死了,你會傷心死的──」
他悠悠地、不是很認真的勸說。
說不定,這會是他最後一次縱容威利的任性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mayday

  第三十一章

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

  編號四五三二的小兵與同隊戰友躲在戰車裡,不敢輕舉妄動,畸形的變形者就站在戰車之上,不斷跳上跳下。他們是保護人民的第一防線,內心卻充滿恐懼。

  隨著變形者的動作,整輛戰車震動不安,不斷加深他們的恐懼。突然間,重力消失。有人猛敲入口處,對他們大喊著,「趁現在快出來!」

  小兵透過觀瞄設備,看到控制紅色光能驅走周遭的變行者,猜想是異能者前來幫忙,大大鬆了口氣,正準備開入口的門。距離戰車的不遠處突然爆炸,颳起一陣強風,將異能者給吹飛上天,把他正要開的門又關上。

  隱約間,他似乎聽到對方咒罵一句,「媽的。」

  路德在空中轉身,俐落著地,爬起時,聽到一方的威利對他大喊,「行不行?需不需要支援你?」

  「不需要!」路德被看輕,大怒,吼回去,「顧好你自己就好!」

  「我只是擔心你。」威利見狀,趕緊解釋。還想往路德的方向走。

  路德趕緊阻止他,「別過來!別管我!光罩再破一次,我絕對不原諒你。」

  聽聞,威利止住腳步,心不甘情不願地繼續修復光罩的動作。

  「攻擊什麼的,就交給我跟軍方吧。」路德念著,拍拍身上掃到的灰塵,二度跳上戰車,將裡頭的人趕出來。接著,獨自進入戰區更前線。

  要平安無事啊。威利雖擔心著,卻也不能插手。他要是插手,還把破洞的光罩放著不管,肯定會被那個人恨上一陣子。自找苦吃,他才不要。

  路德抓了其中一名奮戰的小兵,大聲詢問這裡誰負責,小兵一臉驚恐,指向某個方向。路德順指手勢一看,找到發號司令的人。

  「謝啦。」道聲謝,路德放開小兵,衝向那人面前,對他說話,「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嗎?我是狼族裡的異能者,前來支援你們。」

  對方看了看路德,發現身後沒跟其他異能者,訝異問著,「就只有你一個嗎?」一副完了的模樣。

  被看輕的路德拍拍他的肩,說,「我就夠了。讓你的手下都退回去吧。」或許有些狂妄,但他看不下去無辜的士兵以卵擊石、白白犧牲。

  「我可以相信你嗎?」

  「請你相信我。」路德不給對方思考的機會,直接下令,「我需要你們退到有遮蔽物的地方,你可以幫助我嗎?」路德拉出較弱的紅光繩,往變形者身上套。

  「紅、紅光!」對方看到紅光,眼睛一亮,知道光能階級之分,又燃起希望。

  「你們只有一分鐘撤退的時間。」路德套住所有四處亂竄的變形者,下最後通牒,「這是我的極限。到時變形者的血亂噴一通,我可控制不了。動作快!」

  「是!」

  撤退速度很快,變形者都被紅光繩抓住,軍隊毫無阻礙地退到視線之外。

  「需要幫忙嗎?」威利知道他要做什麼,忍不住又問了一次。

  「不需要。」路德立刻拒絕。繩子一收,全部攔腰斬斷變形者。變形者的血,噴得他一身都是。路德抹掉臉上的臭血,向威利宣告,「我沒事,我很好。」

  讓他出手幫忙的話,就不用被噴得一身都是臭血了。威利心裡有怨。

  路德走向威利,觀察他的成果,被破壞的光罩修補得差不多了。

  「難得看你大開殺戒。」威利說著,今天的路德有平時看不到的狠絕。

  「大概是,他們毀了我的車。」路德冷笑一聲,抓了威利的上衣衣角,亂擦自己的臉。害威利也染上臭味。

  「我的衣服──」

  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。」路德嘻笑著,又說,「我去跟指揮官說話,你補完光罩過來找我。」交代完就離開。

  還說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每次都把他拋下。威利忿忿不平,只能趕緊完工,再去找人。

  路德向指揮官詢問變形者突破光罩暴動的過程,正在調監視器的畫面來看。威利趕過來時,螢幕正好撥放出事的時間點。

  「這時候變形者開始躁動。」指揮官指向外圍的變形者,「從後方一個個衝上來,撞破光罩。」

  「再重看一次。」路德要求,總覺得哪裡不對進。他眼睛盯著第一位撞上光罩的變形者,不斷要求重播,發現一些端倪。

  「你們看,」路德指向第一位變形者,「變形者好像是收到指令才攻擊光罩。」

  「你是說有人在控制他們?」指揮官發問,表情錯愕不已。

  威利看了看路德的表情,沒說話。他知道路德心裡有底,但不會說出來。該死的,他就是不會說出來。

  在前往其他遭到攻擊的其他區域路上,路德始終保持沉默,似乎思考著什麼。

  正當他以為路德不打算說了,卻又意外地聽見他開口,「威利,我在想控制變形者引起暴動的,或許是被關在家族大樓裡的安琪拉。」

  「喔?」威利不敢多說什麼,就怕路德打住不說。

  「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,但安琪拉有控制腦波的能力是千真萬確。」路德推測,「如果說她能控制感染C+病毒的實驗鼠發狂,那麼控制外圍的C+病毒的變形者也不無可能。但不清楚她這麼做的目的──」就這點他想不通。

  「現在還有誰留在家族大樓裡?」威利問,隱約猜得到安琪拉的目的。大部份能戰鬥的成員都出動支援四方外圍,家族大樓的防禦力大幅降低。是作怪的好時機。

  「羅伊!家族裡還有羅伊!」

  「嗯。關於這點我倒是抱持疑問。」威利指向家族大樓的方向,「你說我們現在是趕回大樓一探究竟,還是去支援外圍四方?」家族大樓閃著橙光,突然八樓的窗戶全數震破。

  「媽的,現在是什麼情況!」路德咒罵一聲,撥通電話給羅伊,但無人接聽。家族大樓二度橙光閃爍,肯定出大事了。趕緊對威利說,「走,我們回家。」

  跟軍隊借了輛越野車,直奔家族大樓。

  家族大樓第一次爆破時,傑瑞正好在附近,聽到玻璃全碎的聲音,嚇了好大一跳。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一股腦地跑到樓上探看。他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人。

  「出什麼事了!羅伊!你在做什麼!?」傑瑞遠遠看見羅伊抱著安琪拉,往他的方向走來。越靠越近,注意到羅伊懷中的安琪拉正七孔流血。

  「傑瑞,別阻擋我。」羅伊冷冷地警告他。

  「你帶著她要去哪裡?你對她做了什麼嗎?為什麼她七孔流血?」傑瑞緊皺眉頭,擋住他的去路,一連串的提問。

  「走開。」羅伊沒回答任何一個問題,直接要他走開。

  「你不說清楚目的,我就不讓開。」傑瑞向前一步,氣勢不輸冰冷的羅伊,「你把安琪拉放下!羅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?」

  「賴瑞,你話太多了。」羅伊突然出手抓住傑瑞的頭,用力扭轉,發出喀擦一聲。

  傑瑞痛得慘叫,脖子一折,頓時瞬間失聲。但他還有意識,一手死命抓住羅伊不放,咬牙切齒忍受痛苦。

  「傑瑞!放手!」

  不要!傑瑞以行動表示,緊緊抓著。

  羅伊的橙光二度閃出,插入傑瑞的身體,一共四道,將他高高架起,迫使他不得不放手。傑瑞噴出一口血,昏厥過去。恍惚間,他好像聽見小女孩竊笑的聲音,在他腦海裡迴盪。

  糟糕,留守的成員沒有一個是橙級羅伊的對手,希望其他人能快點趕回來,阻止羅伊帶人逃出去──羅伊大概是瘋了,居然會做出這種事。他這麼想著,接著失去意識。

  路德與威利回來時,看到的就是這畫面。受傷的成員口徑一致,全都是被羅伊打傷,威利本要去追羅伊,但城裡已經感受不到羅伊的氣息。

  安置好傷勢最慘的傑瑞,路德始終保持沉默,沒說一句話。明顯散發著怒火,氣氛相當緊繃。

  「可不可以──」傑瑞恢復聲音之後,試著開口。

  「嗯?」路德應了一聲,讓他繼續說下去。

  傑瑞心裡一跳,雖然害怕,但還是要把話說完,硬著頭皮說出口,「可不可以不要讓大家知道我受傷的事。」

  「針對羅南對吧。」路德一目了然。

  「沒有針對誰啦,我只是不想要讓大家擔心,我沒有特別的意思──」傑瑞顧左右而言它,最後承認,「──拜託不要讓他知道。太丟臉了,感覺好像我很沒用。」

  「你沒有。不要這樣想。」路德安慰他。雖然聲音是安慰,但表情相當陰沉恐怖。

  見狀,傑瑞不敢再吭一聲。

  「趕快振作起來,你可是家族的醫生,怎麼可以比其他人更早倒下。」路德拍拍他的肩,最後交代,「我會和威利一起行動,要是有任何問題,用內線通知我們。」

  「是的,首領。」

  然後他的首領,轉身又去忙碌了。多麼帥氣的人啊。就連身上都是變形者的臭血,都好有男子氣概!真男人!

  醫務員傑瑞在不合時宜的時間點,莫名其妙地心花開。

  路德找到威利,問他光罩的情況。得知修復完成的回答,路德立刻讓外派的成員回來。等待成員們回來的空檔,路德始終沉默,連笑都笑不出來。

  見狀,威利詢問,「心情很糟?」

  「糟透了。」

  「因為羅伊叛變嗎?」

  「羅伊叛變之前,是有徵兆的。我雖然有所警覺,但還是不夠機警。」而且他沒想到安琪拉能有這麼大能耐,控制外圍的變形者。

  「內賊難防,你就別放在心上。」相較之下,威利彷彿置身事外。

  「我說你,有點緊張感好不好。現在叛變的是你的左右手,不是我的!」威利輕鬆的態度,讓路德相當不爽。

  威利無辜聳肩,「可是我本來就不喜歡他。他走了,我反而開心得很。」

  「我想狠狠揍你一頓。」路德白眼以對。

  「來吧,樂意至極。」威利敞開胸膛,任由他動手的模樣。

  「別鬧了,你剛修補光罩時,感覺得出來羅伊是從哪邊逃出外圍的嗎?」

  「沒辦法,到處都被變形者破壞得坑坑洞洞的,有點能力的異能者都能自由進出。」威利照實說。

  路德忍不住咒罵幾句,又說,「這樣不就很難追蹤到羅伊,天,誰知道那瘋婆娘會做出什麼事情來。」

  「早知如此,當初就殺了她,杜絕後患。」

  「但她是很重要的實驗體,說不定能找出C病毒的解毒方式──」路德說著說著,突然說不下去了。

  威利苦笑,「路德,你看,我們跟當初那些實驗室的人,有什麼差別?」

  沒有差別。路德沉默。他知道自己跟那些人沒有差別,一直都是知道的。

  「所以現在安琪拉反撲,我也一點都不意外。」威利笑說,「你要不要順便檢查看看資料還在不在,當初我們逃走時可是把資料都殺光光了。」

  路德聽聞,二話不說,衝到實驗室裡檢查資料。幸好資料都在。當初因為受不了安琪拉作怪,而把她跟實驗室隔離出來真是做對了。路德大大鬆了口氣,然後陷入自我厭惡之中。他跟那些人,果然沒差別。

  「路德,」威利進入實驗室,通知路德,「大夥回來了,正在大廳等著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路德拍拍臉、深呼吸,整理情緒,恢復精神,跟威利一塊前往大廳。

  大廳散發著一股濃濃變形者的臭血味,成員身上沾染不少變形者的血,裡頭正熱鬧,殺紅眼的成員興致勃勃地討論著彼此的戰積。

  「安靜。」路德一聲吆喝,讓大廳安靜下來。目光全聚集到自己身上。對威利示意,「可以讓我發言嗎?」

  「你請便。」威利伸手,要他隨意。

  路德才正式與諸位說話,宣告羅伊的叛變與安琪拉的逃亡,最後安排班與漢娜到外圍搜索他們的行蹤。

  交代完畢就解散各位,羅南特地前來他們面前,臉色凝重。

  「羅南。」路德早料到他會過來,絲毫不意外。

  「羅伊這麼做一定有原因,我不相信他是會隨便背叛家族的人。他對威利首領,有著盲目的忠誠。」羅南說著,望向路德身旁的威利。背叛家族等於背叛威利,他不相信羅伊會無故選擇背叛威利。

  路德想起羅伊的說詞,安琪拉利誘說要把狼族給他。但羅伊並不想要狼族。他想要的是──

  「為什麼這麼看著我?」威利疑惑,回應路德的目光。

  「我猜想,你大概是羅伊叛變的主要原因。」路德說完,嘆了口氣。回來家族果然是錯誤的選擇,太刺激羅伊了。

  「首領、馬修斯先生,我想順便請問一件事。」羅南提問。

  「你說。」

  「聽說你們回來時,留在家族裡的成員幾乎都被打傷,我想問傑瑞他──情況如何?」羅南詢問時,言語間透露著擔心。

  「我答應他不能說,你可以親自問他。」路德說話同時,壓了壓自己的脖子,暗示羅南要問就要從脖子傷勢問起。

  「明白了,謝謝。」羅南點頭,離開大廳。

  路德笑了笑。他真的有遵守約定,沒有把真相說出來,只是提示一點方向而已。

  「你要去哪?」身旁的威利突然提問。

  「實驗室。」路德沒停下腳步,往實驗室的方向走。

  「不先回房洗個澡嗎?」威利皺眉,相當不贊同。

  「沒時間。」

  「我知道了,我去拿衣服給你,我們實驗室見。」

  「好。實驗室見。」

  兩人在電梯前,分道揚鑣。一個往上,一個往下。

  羅南在醫務室找到傑瑞。傑瑞身上有著淡淡的血味。

  「啊、」傑瑞一看到他,嚇一大跳,還弄掉手上的文件,慌張地詢問,「你怎麼來了?」愣住,猛地抬頭看他,又問,「你哪裡受傷?」視線上下打量。血染衣服,看不出哪裡受傷。

  「我沒事。這些是變形者的血。」羅南解釋,靠近他。

  傑瑞下意識退了幾步,保持一定距離。嘴上沒好氣地說著,「既然沒受傷,你到這來幹嘛?而且身上都是變形者的血,臭得要死。哈,還是說你是想薰死我啊。」

  「我聽說你受傷了。」羅南打斷他。

  「哪有,你聽誰說的,我好的很。哈哈哈哈。」傑瑞反駁之後,大笑幾聲,微微喘著。他脖子才剛接上,氣管那邊還很脆弱。

  羅南不說話,步步逼近傑瑞。

  「你幹嘛啦,不要過來。」傑瑞退到牆邊,再無路可退,伸手擋住羅南繼續接近。

  「傑瑞。」羅南伸手,往傑瑞脖頸一掐。

  傑瑞痛得大聲哀嚎,身體癱軟,正好倒在羅南身上。

  「王八蛋!很痛你知不知道!」傑瑞咒罵著,大口喘氣。

  「我現在知道了。」羅南說著,動手拉開傑瑞的上衣,欲探看他的傷勢。

  傑瑞奮力掙扎,「你幹嘛!住手!」不讓羅南得逞,但對方執意拉開,一來一往用力拉扯,結果把上衣給扯壞。衣服最後還是被攤開來,傑瑞被壓到地上,動彈不得,憤恨地瞪著羅南。

  傑瑞的胸膛有著四五個尚未痊癒的傷疤,羅南伸手觸摸他身上的傷疤,雖面無表情,卻隱隱散發著怒氣。

  「你明知道自己打不過他,為什麼還要硬碰硬?」

  傑瑞臉色鐵青,被瞧不起,還被拐彎抹角的說自己不自量力。

  「幸好羅伊他手下留情,不是真的打算殺你。」羅南說著,卻完全不是慶幸的表情。壓著傑瑞,不讓他起身。

  「放手啦。」傑瑞很想哭,覺得自己飽受羞辱。遺憾的是,他沒有眼淚。

  羅南沉默地盯著他,傑瑞別過臉,不肯看他。

  許久,羅南開口,「對不起。」

  聽到羅南跟他道歉,想哭的欲望又更加強烈。傑瑞雙手臂交叉擋住羅南的視線,他現在的樣子肯定很狼狽。

  「傑瑞,對不起。」羅南二度道歉。

  傑瑞惱羞成怒,「走開啦!」

  羅伊動也不動,依舊壓制傑瑞,視線直直看著他,不受手臂阻礙。傑瑞都快瘋了。

  突然安靜下來,兩個人都不說話。

  羅南想著,他不想放手讓傑瑞離開自己,他想要修補他們之間的關係。他得要有所行動才行,接著開口,「傑瑞。」

  羅南的聲音,是傑瑞很久沒聽見的溫柔嗓音,輕輕呼喚他的名字。

  「幹嘛!?」傑瑞臉紅,為了掩飾害羞,而不耐煩地反問。氣氛突然變得詭異。

  「來我房間吧,你很久沒來了。」

  「好端端的,我幹嘛去你房間。」傑瑞拒絕。

  「我想念你的體溫。」羅南說著,向傑瑞示弱。

  傑瑞聽聞,突然不說話。如果他有眼淚,他肯定會哭得跟孩子一樣。真的,沒開玩笑。但他沒有眼淚。所以當一股很濃厚的感傷湧上時,他只能不斷壓抑它。

  「你這麼臭,我才不要去你房間。」傑瑞聲音發抖,反駁著。

  「吶,等我洗完澡,你能過來嗎?」羅南退一步,追問。

  「我考慮考慮。」

  「嗯。我等你。」

  然後羅南終於放開他,離開醫務室。而他還躺在地上,維持同一個姿勢不變。

  深呼吸吐氣、深呼吸吐氣、深呼吸吐氣──

  我才不會去呢!傑瑞想著。

  大約十五分鐘後,傑瑞出現在羅南房門前,百般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進去。最後按下密碼鎖,進入裡頭,羅南還在浴室裡洗澡。

  他還有反悔的機會。傑瑞背抵著門板,他要是想走,轉身就可以離開。

  一直到羅南洗完澡出來,他都沒有離開,就站在門前盯著羅南走出浴室,錯失了唯一逃跑的機會。

  「你來了。」羅南簡單招呼,頭上蓋著毛巾,髮尾部分還滴著水,上身光裸、下半身就只圍了浴巾。

  「嗯──」傑瑞倒抽口氣,暗自嚥下口水,心跳紊亂。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羅南裸體了。尤其是在知道自己喜歡他的狀態。糟糕,不要起生理反應。他忍耐,別過臉,迴避直視令人羨慕的好身材。

  「傑瑞。」

  「幹、幹嘛?」傑瑞死命盯著地板,不敢抬頭看他。感覺到他好像正在逼近自己,但他無法前進,也不能後退。

  「為什麼不看我?」

  羅南雙手靠在他兩邊,這下他是真的動彈不得。

  「傑瑞?」

  「幹嘛啦!」傑瑞沒好氣地說,頭低得老低,自覺自己現在臉色肯定很紅,但是又控制不了生理反應。連呼吸都急促起來,努力要自己冷靜下來。

  出乎意料之外,羅南突然抱住自己,頭靠在他一邊的肩膀,反覆磨蹭著,像是寵物撒嬌一般的動作。

  傑瑞全身僵硬,完全不敢動作。

  其實他很想回抱羅南,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該用哪種立場回抱他。

  「傑瑞,我很想你。」羅南感嘆。一聲滿足的長聲嘆息。

  傑瑞情緒受到感染,咬牙切齒,把不斷湧上的酸澀感壓下去。

  「你、你少來。」可惡,他聲音都在發抖。

  羅南退開一點,看看傑瑞的臉,傑瑞終於肯面對他,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。兩個人明明是一樣的心情,傑瑞卻畏縮了。都是自己的錯。

  「你今天留下來,我們好久沒有一起睡了。」羅南說著,沒有使用疑問句,因為不希望被傑瑞拒絕。

  而傑瑞還是一動也不動,也不吭一聲。知道他還猶豫著,羅南靜靜等著他的回答。

  莫名地害怕,要是傑瑞拒絕他,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。他不是個詭計多端的人,也不擅於動腦思考。這是他唯一想到兩人和好的方法。

  「沒有你,我都睡不好。」

  不要再說了。傑瑞早就敗下陣來。打從羅南靠近自己的那一刻,他就輸了。

  「這不表示,我已經原諒你了!」傑瑞嘴裡這麼說著,手卻緩緩回抱他。靠在他身上,暗自發出嘆息。他終於回到這個懷抱。

  謝謝。

  他聽見羅南在他耳邊很輕很輕地向他道謝。突然覺得,幸好他沒有眼淚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26-8bbd86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