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邀月]噬血者 Vol.3 Temptation 


新種病毒變形者終於開始突破守護光罩,
威脅城市裡的每一個人──無論異能者或人類。
和平的假象被戳破,可危機仍未帶來團結,
而是崩解的序曲……

為了因應新種變形者入侵加劇,
路德不顧族內成員反對(還得應付吃醋的威利),
堅持調回狼族駐守光罩外圍的最強戰力!
可就在他們為生存而努力的同時,
惡魔的狩獵遊戲已悄悄展開,
C+病毒變形者安琪拉,已對羅伊探出誘惑的魔爪──

「我可以幫你得到威利喔。」安琪拉誘惑著。
『妳瘋了,我怎麼可能跟妳合作。』
安琪拉保持微笑──表情冷淡什麼,都是假的,只有情緒波動是最真實的感受。
羅伊的腦波相當混亂,他已經動搖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  Outside

  第二十一章

  路德永遠記得離開家族那天發生的所有事、所有小細節。

  那天早上,他還當著所有狼族成員的面前宣誓,身為首領的自己會永遠保護狼族。接著又將狼族裡部分異能者分配到邊界守城,一路陪著成員們從北邊繞城一圈,一一定下據點。那些選中的成員,除了能力強大之外,且是最推崇、最忠誠於他的狂熱份子。

  等一切塵埃落定,已經是夜晚時分。

  回到頂樓,自己專屬的房間,威利在裡頭等他,等到都睡著了,就睡在沙發上。

  他還有最後一項任務得完成。

  「威利。」路德呼喊的同時嘆了口氣。

  威利瞬間醒來,睜開眼睛,對他說話,「你回來了。」伸手牽住他的手,神智還迷迷糊糊。

  美麗的威利,不顧形象地打了個大哈欠,慢慢清醒過來。路德微笑欣賞著,一切看在眼底無限愛戀。

  「怎麼去這麼久?」威利望向窗外,天都已經黑了。

  「一路上風塵僕僕,花了不少功夫。」

  威利湊向他嗅了嗅,淡淡的變形者惡臭血味,「看來還除掉不少東西。」

  「威利,」路德緩慢地蹲在他面前,「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?」雙手握好威利的手,誠摯地提問。

  和平常的路德不一樣,威利回握住他。

  「我覺得好累,你能不能代替我張開光罩?」路德露出滿是疲憊的微笑。

  威利心一緊,立刻答應,「那有什麼問題,我早想幫你了。」坐正之後,張開他的紫光罩。

  紫光一現,瞬間壟罩整個城市,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紅光罩被貼近包圍,因此他收起自己的光罩,讓威利完全接手。

  「你可別擅自撤走光罩,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會理你。」他笑說,半認真半開玩笑。

  「我不會的,你大可以依賴我。」威利答應他。

  路德微笑,在威利額際輕吻,由衷感激。

  當天,趁天還沒亮,他就離開家族。

  所有人都配合他的任性,心甘情願地做出犧牲。而他卻離開了。

  背叛了他對成員們的承諾,還有威利的信任。

  然而這些年來他到底做了什麼。

  「我要他們回來。」

  失神落魄的路德,回過神,開口就是這句話。

  不需要路德特別說明「他們」指的是誰,威利立刻會意,並同意。

  「可以。」威利答應他,「我派羅伊去,把人都請回來。」

  路德輕輕搖頭,面對威利,不容置否的語氣,「我去。」

  「好,我陪你去。」威利反應極快,順著他的話說。

  「我要一個人去。」路德拒絕同行,「他們是我的責任,他們的憤怒應該都要由我一個人去承擔。」

  威利抓緊路德身旁的床單,咬牙切齒地說,「他們要敢傷你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。」

  「威利乖,這件事,你不要管。」路德微微笑,輕拍威利的頭。

  「我怎麼可能不管!」威利皺眉,怒道,「我可不准你有這種犧牲奉獻的想法!真想捏爛你這種笑臉!」

  「你在說什麼?」路德輕笑,「我可沒犧牲奉獻的想法。」

  「不然你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?你不是打算一個人承擔那些人的憤怒?」威利不覺得自己哪裡解讀錯誤。

  「我是打算一個人承擔,但我沒打算犧牲奉獻。」路德笑著反駁,「那些兄弟姊妹們是最崇拜、最敬愛我的人,他們不會真的傷我。我相信他們。」

  「但我不相信他們。」威利瞪他,「你怎麼能保證他們不會對你出手?」

  「威利,就算他們真的對我出手,也未必傷得了我。」路德最後以氣音做出口型,說出:相信我。

  威利還能怎樣能,路德沒給他選擇,他只能相信他。

  「路德,跟我保證,回來時,你得毫髮無傷。」

  路德離開時,威利要他保證。

  「我保證,」他就站在電梯裡頭,像威利保證。

  路德對威利放心一笑,直到電梯門關上,才將句子完成,「──不會傷到我的頭髮。哈。」語畢,諷刺輕笑著。但心裡沒有笑意。

  獨自一人前往邊境,他要從麥克駐派的南區開始召集。

  經過南區駐守軍營時,巡衛兵似乎聽到些風吹草動,前來探看,結果沒發現什麼。而路德早穿越威利的紫光罩,推開一群擁擠的變形者,或多或少砍殺一些礙路者。

  光罩之外的世界一片荒蕪,以前或許還是城市,但這些年來只是廢墟而已。

  路德越過這些變形者,情況不再擁擠,周遭變得寬闊。他抬起頭,黑漆漆的夜色,唯有月色明亮。他身上沾著殺戮後的血跡,變形者的血隱隱發臭。

  突然間,心情特別寧靜。

  月亮,難得看見月亮真正的顏色,高高在上、皎潔明亮,不再是隔著光罩的紅、也不是紫。

  做了個深呼吸,空氣冷冽,帶著變形者的血臭味。

  路德收回視線,繼續往前邁進。

  搜尋著空氣中同伴的氣味,緊追那微弱遙遠的線索。越接近目標,他內心越是沉重,壓得他幾乎窒息。

  五年前,他為了保住威利首領的地位,而將死忠於自己的狂熱分子,分成四派。記得當時他拿出一張地圖,在外圍城市四個大樓標上註記,將信賴他的成員們派到那四個點駐守。吩咐他們,剛接手的威利力量還不夠成熟,他們得盡全力守住外圍,不讓變形者有機會入侵。藉此,邊緣化可能造反掀起革命的成員們。

  他沿著氣味前往的方向,與當時他所標下的駐守大樓是同一方位。

  忠心耿耿的成員們還在這裡,保護著家園,而他卻選擇了背棄。他該拿什麼臉面見各位。壓得他幾乎窒息。

  於大樓門口站定,路德推開玻璃門前,已經看到一名成員從後頭走了出來,準備迎接。

  「嘿,漢娜,好久不見。」路德打聲招呼。

  「嘿,壞蛋,好久不見。」漢娜對他微笑,「你可終於來了。」

  久違的好朋友,久違的微笑。

  路德勉強扯著嘴角,但笑不出來。最後放棄強顏歡笑,嚴肅地說著,「我聽說了麥克的事。」

  漢娜收回笑臉,嘴角微依舊上揚,但眼神冷淡許多,她說,「威利不可能告訴你,讓我猜猜,是傑瑞說的吧?」疑問句,肯定語氣。

  「是的,是傑瑞跟我說的。願主保佑麥克。」

  漢娜凝視著路德哀傷的神情,久久不能言語,最後顫抖著雙唇,說道,「我們不相信上帝,我們只信你。」

  路德沉默。

  「麥克以性命守住了對你的承諾,成員們都非常驕傲。身為他的伴侶的我,以他為榮。」漢娜站得筆直,面對路德時,臉上沒有閃過任何負面的情緒。對他是如此坦然,與絕對忠誠。

  但,他寧願成員們不要這麼忠心耿耿。

  路德別過臉,說話,「漢娜,我想知道詳情。事情發生的經過,請妳巨細靡遺地告訴我,任何小細節都別放過。」

  「我會告訴你全部,只要你吩咐。」漢娜重新展開笑顏,「不如到樓上坐坐吧,大家都很想念你。」

  「我也很想念大家。」

  「那真是太榮幸了!」漢娜顯得相當開心。

  「我來,還有另一個任務。」

  「喔?」

  「我想請四方的成員們回家。」路德說。

  上樓梯途中,漢娜突然停步,緩慢轉過身,瞪大眼看著路德。

  路德停下腳步,看著漢娜。向她詢問,「怎麼了?」

  「你要讓我們回家?」漢娜不敢置信重複,「你知道這背後的意義嗎?你不是選擇離開家族了嗎?」避開了被逐家族,而是使用了選擇離開的字眼。

  「我回家族有段時間了。傑瑞沒跟你們說嗎?」路德微笑,「裡頭改變了很多,還有許多連我都不認識的新成員,而頂樓也不再是我的房間了。」

  「只要你一句話,四方的成員們都很樂意幫你恢復首領地位。」漢娜激動之餘,忍不住上前握住路德的手,義不容辭,「我現在就去召集大家!」

  「漢娜,冷靜點。」路德回握漢娜的手,然後放開,「我沒打算恢復首領地位,誰也不准掀起改革。」

  「說是改革,倒不如說是復興!」漢娜忿忿不平。

  路德嘆息,「漢娜這些話我們私下說說就好,可別被其他人聽見。」

  「這裡除了兄弟們沒別人了,還怕被誰聽到!」漢娜故意說得大聲,巴不得整棟樓都聽見。

  「好吧。」路德笑開,「隨妳開心吧。」

  「快上來吧,大夥等你好久了!」漢娜抓住他的手,拉著他往上,「打從你突破威利的紫光罩,大家就全圍在窗邊遠遠偷窺。看你一路殺出重圍,好不過癮!」

  「那麼,我是不是該收些觀賞費用?」路德開玩笑地說。

  漢娜一聽,爽快大笑。

  「壞蛋。」漢娜總是這麼稱呼他。

  路德輕輕笑著,帶著些許無奈語氣回應她,「或許我真是這樣。」

  「但我們都愛你。」雖然漢娜背對著他,卻依舊感受得到她的誠意,絕無虛假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

  漢娜帶著他,來到樓上大夥聚集的房間,門一推開,裡頭可熱鬧著。

  「來了!」、「首領!」

  室內像炸開般,眾人熱情迎接他們。

  漢娜站在路德身前,體型龐大正好能完全擋住他,對著興奮的成員們,做了出停止的動作。

  「排隊站好,以我為起點成一列,要拍照留念、簽名握手的人請一個一個來。大家合作點。」漢娜維持秩序,舉動幽默諷刺。

  「拜託,漢娜,別鬧了!」聽她這麼說,路德簡直哭笑不得,推開漢娜,突然一愣。成員們還真的乖乖排隊站好。

  排在第一位的成員,睜大著眼睛,崇拜又期待地看著他,害羞地對他說,「我要簽名握手加擁抱。」一個大男孩不好意思地眨眨眼,滿是期待。

  「太卑鄙了!」、「搞什麼鬼啊你!」、「我也要!」

  後頭成員們怒吼,情況頓時亂成一團。

  「漢娜!」路德無奈望向漢娜,以眼神向她詢問,這下該怎麼辦才好,真的要簽名握手加擁抱嗎?

  漢娜在一旁哈哈大笑,拍拍路德的肩,「你就好好慰問大家吧。」對眾人說,「要親要抱大家不要客氣。盡管上吧!」

  「哇嗚~」第一位成員飛撲抱住路德,激動得抱緊路德,「首領!首領!首領!我就知道您沒忘記我們!」

  路德只能回抱住對方,幾乎窒息之餘,不忘解釋,「各位,我已經不是首領很久了,我現在的名字是路德‧馬修斯,大家叫我路德就好。」

  抱他的成員一愣,鬆開了懷抱,「路德‧馬修斯?」臉上充滿疑惑。

  「是,是我現在的名字。」

  「您原來的名字怎麼了?」對方詢問。

  眾人都盯著他,等待他的回答。

  「原來的名字,我不需要了。我現在是路德‧馬修斯。」路德語氣平靜,「大家以後叫我路德吧,不要再叫我首領了。我已經不是了。」

  他有預感,接下來的三區,他得不斷地重複這句話。

  「我是來請各位成員們回家的。」

  「回家?」、「回家!」此話一出,又炸成一鍋,氣氛翻騰。

  「是的,回家。」

  「秩序、各位!注意秩序!」漢娜眼看亂成一團的成員,忍不住出面維持場面秩序。再度擋在路德面前,「算了算了,你們這些人真難控制,走開,溫馨見面會到此結束。」

  「什麼?」、「什麼!」、「哪有人這樣!」、「全便宜那小子了。」

  成員們抱怨連連。

  「這人還抱了首領。真不知道打哪借來的狗膽,連我都不敢踰矩。」漢娜拎著第一位,將他丟給眼前的暴民,「各位可以盡情殺他!」

  第一位成員咦了一聲,被丟了出去,然後被眾人撲倒攻擊。

  這樣好嗎?路德皺眉,完全不能認同漢娜的做法。

  「別這樣看我,我可是救了你一命。」漢娜哼說。

  「那還真是謝謝妳?」路德道謝,雖然語氣充滿疑惑,不太誠懇。

  「不用謝。跟我來,我帶你去看看麥克。」漢娜抓著路德,離開熱鬧房間。

  漢娜帶著路德又下了樓,往外頭走,離開大樓。

  「為什麼麥克沒葬在家族墓地裡?」路德詢問,雖然他已猜得到答案。

  「沒。」漢娜隱忍聲音好一會兒,繼續說話,緊握拳頭,隱忍著憤怒,「威利怕被你發現這件事,不敢讓麥克回家族舉行喪禮。我們只好在附近的墓園埋葬麥克。」

  路德腳步停下,神色凝重,「麥克也要回家。出來的成員們,一個都不能少。我要讓大家回家。」

  「首領──」漢娜咬牙忍耐住激動的情緒。

  「漢娜,我現在是路德。」

  「但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是首領。」漢娜再三表明她的立場。

  路德沉默,轉移話題,「帶我去見見麥克吧。」

  漢娜不再多言,繼續趕路。

  墓地離南區大樓有些距離,幾乎是郊外地帶,枯樹黃土環繞,濃霧瀰漫,盡是死亡的氣息。

  漢娜與路德最後停在麥克的墓碑前,安靜好了一會,誰也沒先開口說話。

  最後是由漢娜打破沉默,輕聲笑著,「其實回想起來,麥克的死因,實在有點丟臉好笑。」

  聽漢娜娓娓道來,事情發生的經過。

  「那天是輪到麥克巡邏外圍,早上他睡過了頭,出門前匆匆忙忙的,還把裝血的瓶子打翻了。哈哈哈,那個笨蛋,慌慌張張地擦地板,還弄得自己一身腥,笨手笨腳的,真是笨死了。」

  漢娜雖然笑著,但路德卻覺得漢娜像是在哭。

  但,他們狼族沒有眼淚。

  「結果他沒換衣服,就出門了。你看他多愚蠢,一身人血味,就這麼去巡邏了。然後就出事了,他蠢到還被外圍的變形者咬了好幾口,把自己搞得超級狼狽。哈,跟他一起去的成員轉述給我聽的時候,你知道我怎麼了嗎?」

  路德真不希望漢娜這樣笑著說話,讓人看得心痛。

  「我笑了,我大笑到無法抑止,還嘲笑他五歲小孩都比他聰明多了。」漢娜單手蓋住自己的臉,「我好後悔那時候嘲笑他,我要是知道被變形者咬的後果這麼嚴重,打死我都不會嘲笑他。」

  「在那之後,他跟我說,他傷口很痛,我還老是笑他沒用,不過是被咬了幾口,傷口都癒合了,怎麼可能還會痛。」

  「漢娜──」

  「沒多久他身體開始發紫,疼痛的部位逐漸擴大,最後動彈不得。傑瑞來看過他,但一直找不到原因。我們,只能眼睜睜看著麥克死去。一直到最後,還是你通知成員們,新型變形者的病毒與我們異能者的血液互相衝突。我們才弄懂麥克的死因。你說,我們是不是很傻?」

  「你們不傻,是我辜負了你們。」

  「首領、路德‧馬修斯,不管你現在叫什麼名字,我懇求你回來帶領我們。我相信你來這裡找我們回去,肯定有所覺悟了,對吧?」

  路德沒有回答,只是堅定地回望著漢娜。

  是的,他已經有所覺悟了。但他不能說,說不出口。

  「漢娜,我有個計劃,但我現在還不能告訴妳。」

  「沒關係的,首領。我們全盤信任你。」

  沉重的絕對信賴,他得揹著它,直到死去為止。

  「漢娜,帶我去找其他三方的成員吧。」

  「沒問題。」漢娜轉換心情,對路德一笑,「首領放心,這一切包在我身上。」

  「還有,我是路德‧馬修斯。」

  「是,路德‧馬修斯。」漢娜改口。

  「謝謝妳,還願意相信我,即使我現在是路德‧馬修斯。」

  「說什麼傻話。你就是你,就算你是路德‧馬修斯,也是同一個人。」

  路德淡淡一笑,夥伴是非常沉重的負擔,但非常溫暖。

  另一方面,家族大樓裡頭。

  打從路德離開外圍那瞬間,威利總心神不寧,無法平靜下來。

  心情總是忐忑,結果居然到醫務室與明顯討厭自己的傑瑞瞪眼兩相厭。

  當時傑瑞正幫受傷的成員治療,一看到威利進來,喀啦一聲,把才剛折回去的骨頭,折回更加扭曲的角度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──」無辜成員的慘叫。

  威利聽這慘叫聲,也只是淡淡瞄了對方一眼。

  這麼沒血沒淚、對成員沒感情的人,竟然是他們狼族的現任首領。怎麼想、怎麼不對。傑瑞抬頭瞪了他一眼。

  威利不客氣地回應他的目光,空氣間彌漫著挑釁的意味。

  喀啦喀啦,傑瑞扳折著成員的骨頭,骨音清脆。三兩下弄好成員的傷。

  「這樣就好了,等會就能走動。」傑瑞交代一聲,拍拍成員的間。

  對方是泣不成聲,還以為自己死了一回。

  「你有什麼問題嗎?」傑瑞回到自己的位置坐好,抄寫著記錄,背對著威利詢問。根本不把對方放在眼底的態度,不直呼威利的名字,也不尊稱一聲首領。

  「如果只是來發威或興師問罪,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,這裡不歡迎你。」傑瑞說得直接,厭惡毫不遮掩。

  「我知道你幫路德做了健康檢查,我想看看檢查出來的結果。」威利終於說出目的。傑瑞就這態度,他也不以為然、習以為常了。

  「啊,我差點忘了這回事。」傑瑞平板的聲調說著,擺明不是這麼一回事,停住動作,直盯著威利瞧,很挑釁的僵持著。

  他並不想讓威利看到路德的檔案。

  「傑瑞,很多方面我都能容忍你為所欲為,但你最好知道分寸,我向來不是很有耐性的人。」

  傑瑞瞪著威利,不發一語。

  「把檔案給我。」威利重語。

  周遭一陣沉重壓力襲來,直接且銳利的殺意。

  「嗚──」結果發出哀嚎的是還躺在床上的無辜成員。

  眼見傑瑞依舊不為所動,威利怒斥,「傑瑞!」

  「怎麼?難道你想殺了我嗎?」傑瑞忍不住與他正面衝突,不甘示弱回瞪著,不眨眼也不迴避。

  威利氣得咬牙切齒。

  「你不敢動手。」傑瑞瞇眼,帶著笑容,「怎麼,敢怒不敢動手,現任首領就這麼孬種?」

  氣氛一觸即發。

  醫生,別在老虎臉上拔毛──無辜成員悲情想著,偏偏他除了哀嚎聲,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

  怎麼覺得,他在外骨折摔斷腿,還比這殺氣重重的室壓好上一百倍。無辜成員欲哭無淚。

  外圍強風呼嘯。

  路德與漢娜南區一夥人兵分兩路前往東區與西區,告知其他區的成員們回家族的消息,最後於北區匯合,再一起回位於北區的狼族大樓。

  路德抵達西區成員駐守大樓時,總感覺一股不太對勁的氛圍。三度停下腳步回頭探望身後不知打哪來的違和感,可每次回頭又什麼都沒有。

  轉身,繼續前行,不禁有些不安。

  路德停在西區狼族成員們駐守的大樓門前,轉過身,背對大樓門口,盯著遠方某一點,不吭一聲。

  有人就在那遠處,監視著他。

  本來還不是很肯定,直到他聽見人走路踢到石頭的聲響,才確認了自己被跟蹤及對方的方位。

  或許是距離太遠,他竟分辨不出對方的身份。

  照理推算,對方的距離並沒有離自己太遠,至少還沒遠到聞不出氣味的地步。

  然而,他就是聞不出氣味。

  奇怪的是,駐守大樓內也沒聞到任何成員們的味道。

  周遭混雜著亂七八糟說不上來的詭異香味,是的,是濃郁的香氣。他怎麼現在才注意到,就是這香氣混淆了自己,搞得他分辨不出遠方的人是敵是友。

  「誰在那裡?」路德對著遠方的人大吼。

  對方沒有回音。恐怖的安靜時刻。

  突然有人從背後拍拍他的肩,路德毫無預警地嚇了好大一跳。

  「首領!好久不見。」

  路德一回頭,對方激動地用力抱住自己。隨著動作迎面而來的濃郁香氣,讓路德瞬間被熏昏倒下。昏迷大約兩三秒的空檔,又猛地清醒。

  鼻間盡是香到難聞的氣味,路德頭部隱隱作痛,「太香了啦──」忍不住發出嫌惡的抱怨。

  「啊!抱歉抱歉!哈哈,我都忘了我身上都是香味,很難聞、很難受吧,哈哈哈哈。」對方哈哈大笑之後,還是繼續抱著他,沒有放手的跡象。

  「班──放開我啦──」然後路德很沒用地二度昏迷。

  「首領居然還記得我!對對,我是班、我就是班!」班激動得把人抱得更緊、更緊了。

  路德再度醒來時,已經在西區駐守大樓裡頭,濃郁香氣瀰漫。

  「首領醒了!」

  聲音一度喧嘩,路德睜開眼定睛一看,成員們圍在床旁繞成一圈緊盯著自己,害他愣了好一會。

  「首領!你終於醒了!」班推開眾人重圍,來到路德面前。

  「嘿,班。為什麼這裡的香氣這麼──濃郁?」路德詢問著,臉上充滿疑惑。腦袋昏昏沉沉,視力模模糊糊,得很用力聚焦才能看清楚周遭景物。

  「哈哈,抱歉抱歉,聞這香味很難受吧。我叫人拿口罩給你,戴著比較聞不到味道,應該會好一點。」班向其他人示意,大家爭先恐後地退下,搶著要拿口罩過來。

  「用我的!用我的啦!」、「我的更好啦!」、「我──!」

  突然一陣兵荒馬亂,班抽了靠最近的成員的口罩,用力丟回去,怒斥,「靠,拿沒用過的來啦!」

  此起彼落的不平怨嘆,終於有人拿了全新的口罩過來。班交給路德,請他戴上。

  就算戴上口罩,情況也沒比較好一點,路德只能苦笑,詢問,「班,你還沒跟我解釋,到底為什麼要弄得這麼香?」

  班嘿嘿笑了兩聲,似乎想搞神秘的感覺,湊到路德耳邊說話。

  但他一句話都還沒說出口,被一群忌妒的成員們斥喝。

  「太卑鄙了!」、「離首領遠一點!」、「好大的膽子!」、「你怎麼可以!」

  不論是在南區還是西區死忠成員們,都像是同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崇拜者、瘋狂粉絲。

  「各位冷靜。容我提醒各位,我已經不是狼族首領了。我現在的名字是路德‧馬修斯。大家叫我路德就好。」路德在眾人爭執混亂中,無奈地再三自我介紹。

  真希望能有個廣播器,讓他能自我介紹一次就好。一想到接下來還有北區跟東區的成員,就恨不得能錄音播放、播放、再播放就好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25-acc9d5e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