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邀月]噬血者Vol.2 Angela 


變種病毒入侵加劇,一步步蠶食鯨吞,
將破壞異能者與人類好不容易維繫起的微妙平衡。
而可能破解這困局的關鍵、最初的病毒母體,
竟是個以天使為名,惡魔般的少女......

親手殺死遭受病毒感染、他視為妹妹疼愛的女人,
令路德決心找出變種病毒的研究真相,
即便會再次接觸曾身為實驗體的痛苦過去,
他也希望所有人都能活下去──不管是異能者,還是人類,
以及他曾經遠離,其實是為了保護的人──威利......

「這是你愛人的血液,請你接受它的苦澀。」
威利微笑,輕輕抬起路德的臉,不顧自己的血順著手腕流到地上。
「我早就知道你開始衰退了,也知道這就是你退出狼族的原因,
「我一直在等你對我坦白,但你始終沒有對我說,就這樣離開了--」

*******************
  Mutation

  第十一章

  丹尼記得昨天發生的所有事情。但更之前的記憶,開始模模糊糊。

  他本來不是這麼健忘的人。

  「丹尼,這個月的班表已經排出來了,我先傳給你,有什麼問題再跟我說、沒問題的話就傳給其他人。」主任拿了一張紙交給他。

  那天是六月二十八號,接近月底,主任習慣在月底前幾天將醫生班表先給他過目。如果他希望哪天休假的話,可以事先知會主任,讓他幫他排開來。這算是身為主任身邊大紅人的特權。

  好歹他也在主任身邊窩了快七八年了,有這麼一點特權不算什麼。

  他當時將班表收了起來,夾在透明桌墊下,打算明天再來研究。

  然後,他就忘了這件事。

  直到六月三十號,同事們囔囔著怎麼下個月的班表還沒排出來時,丹尼才猛然想起這件事。他平常是不會犯這種小錯誤的人。

  他想,這是一個警訊。

  回想上一次做全身健康檢查,明明都顯示健康、指數都很正常。或許血壓高了點,但做醫療的,誰不血壓高呢。

  若真的要說有什麼特殊情況--丹尼陷入沉思。在他破碎的記憶裡搜尋特殊事件,零零落落地拼湊著記憶拼圖。

  他隱隱約約想起,兩個月前主任曾經要他去接一個案子。一個剛滿九歲的小女孩,得了今年最新流行的感冒。

  小女孩的名字他記不起來了,他只記得當時小女孩的模樣正常,一點也不像是重感冒。沒有發燒流鼻水、頭昏腦脹,什麼症狀都沒有。但主任一口咬定她是感冒,要他施打最新一劑的抗體。

  等等,這件事除了病患是主任帶來的,似乎沒什麼特殊的地方。

  不對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,但他有點沒印象了。

  到底是什麼呢?他努力回想。

  腦海閃過一幕片段。剪齊流海的十二歲女孩,一頭柔順金色長髮,可愛且天真無邪的模樣,穿著碎花小洋裝,白襪子與娃娃鞋。就像是小天使一樣。

  啊,他想起來小女孩的名字,她就叫做安琪拉。人如其名的小女孩。

  安琪拉站在血庫中央,手裡拿著一包包血袋,狼吞虎嚥瘋狂地喝著血袋裡的血,粗魯的動作讓血噴滿地。就像是饑渴許久的吸血鬼,粗暴地吸食著鮮血。

  原本淺藍的眼睛變得深沉,帶著野獸般的恐怖眼神,瞪向丹尼。似乎他也是她的獵物之一。放下血袋,瞬間撲向他,出手攻擊,甚至抓傷他的手肘。

  當時他推薦主任讓小女孩看看心理醫生,可主任推拒、極度排斥他的建議,甚至要他不准再提起。

  丹尼怕惹火主任,事後他不敢再提。傷口癒合之後,久而久之也忘了。

  現在想想,或許異狀就是從那時候開始。

  那次之後,他變得健忘,情況越來越嚴重。一開始只是忘記家裡鑰匙、忘記車停在哪邊、忘記自家電話號碼。現在連班表都能忘記。

  或許他應該去檢查看看,自己哪裡出了問題。

  現在回想起小女孩的眼神,恐懼無限擴張。或許小女孩身上有著什麼奇怪的病毒,藉由抓傷而傳染給他了,也說不一定。

  一邊自嘲自己想太多、太過於杞人憂天,一邊害怕著。

  直到他開始失去觸覺,才真的正視這問題。

  被重物撞到沒感覺,還能以為反應變慢,但連觸覺都消失,他開始懷疑自己腦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。可簡單測試之下都正常得很。

  最近連頭髮都開始掉落。丹尼求助無門,他也不想驚動到院內的人,才千里迢迢找到感情還算不錯的小學弟喬治幫忙。

  或許喬治覺得自己歇斯底里了,但他現在的狀況,想不歇斯底里都難。

  「學長,你情況一切良好,我看不出什麼毛病。」喬治皺眉對著自己這麼說。

  這讓他更加失控,「怎麼可能一切良好!?我感受不到任何感覺!我沒辦法拿手術刀,因為我感覺不到我在拿手術刀!我沒辦法好好走路,因為我感覺不到我正在走路,我只能靠意志力讓我的雙腳行走!我甚至無法吃東西、因為食物明明已經在我嘴裡,但我什麼都感覺不到!」

  「你多久沒進食了?」看來情況比自己想像還嚴重,喬治正色。

  「我不知道,我忘了。我連記憶都開始衰退。」丹尼將臉埋入雙手,喪氣不已,又說,「我甚至不會感到疲憊。我的感覺神經肯定通通燒壞了,沿著脊椎全部斷光光。你說,我這樣算不算是迴光返照?」詢問著喬治,嘲諷地說著。

  喬治從沒看過這麼悲觀的學長,只能看著他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最後打破沉默,帶著些微強勢的語氣詢問,「學長,我幫你打隻鎮定劑,你先好好睡一覺。我抽點血讓人檢查一下,細胞活動狀況。等結果出來,你也差不多睡醒,到時我再跟你說情況怎樣。你先不要想太多,好好睡一覺再說。」

  喬治離開又回來,拿了抽血針筒跟鎮定劑、營養針點滴進來。先抽血,然後在他手背上弄好從點滴,從小滴管灌入鎮定劑,讓藥劑跟葡萄糖一起流進身體。接著又離開。

  這期間,他一點感覺也沒有。

  他就像是擁有意識、也能活動的植物人般,神經全面癱瘓。

  想著想著,悲哀一股湧上。啊,他還是能感受到悲傷。不禁這麼想著。

  然後自己也沒查覺,流下泊泊的眼淚。

  這不是他,這不應該是他的人生!他本有錦繡前程,他有房有車、有錢有權,他不懂他怎麼會淪落到這麼悲慘的地步。

  腦海裡又浮出安琪拉兇狠的眼神。如果那天他沒有答應主任幫安琪拉看診的話,是否這一切就不會發生。

  鎮定劑的藥效應該要發作了,他得藉此好好地先睡上一覺。

  可是他卻沒有疲憊的感覺。但他應該要覺得愛睏想睡才對。點滴袋裡的水滴,滴答滴答地落下,像秒針般提醒著他時間消逝。

  但他沒有任何想睡的徵兆。

 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香甜的氣味,奇怪明明什麼感覺都沒了,怎麼還會有嗅覺?丹尼疑惑著。

  像是受到蠱惑一般,不自覺地下了床(奇怪的是,他明明沒有下床的感覺),隨著那香氣前行。像是被繩索拉走,迷迷糊糊地行走。

  他並不知道自己將前往何方。

  西區醫院一隅。

  「妳那裏怎樣?有看到人嗎?」喬治詢問愛咪,神色緊繃。

  愛咪搖頭,無奈,「要是看到人,我就不會在這裡跟你碰頭了。」

  「這不可能,他一定還在醫院裡。學長身上有戴識別環,要是他離開醫院,警報器肯定會響。但警報器沒響,他肯定還在醫院裡。」喬治說著,「肯定有哪的地方遺漏了、忘了找。」

  「不然從你學長的病房那裏開始,我們再查一次?」愛咪提議。

  因此,兩人又回到空無一人的病房,尋找些蛛絲馬跡。

  途中正好遇到正要查房的護士長凱莉,向他們打聲招呼,「呦,喬治、愛咪。」又特地對喬治說,「喬治,剛剛貝里醫生急著找你,然後又一臉氣沖沖的模樣。你到底做了什麼,讓他這麼生氣?」

  「先不管這個,妳有看到316號房的病患嗎?他是我學長,但是他突然不見了。」喬治急著對凱莉說,神色凝重。

  「你是說病患失蹤了?」看他這付模樣,凱莉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,「情況怎樣?是怎樣的病患?要發內部警報嗎?」

  「我們還不確定情況怎樣,先不要發內部警報,免得驚動到其他病患。」喬治回答,阻止發動內部警報,「凱莉,能不能請妳找幾個可靠的護士,幫忙找一下?」

  「當然沒問題。」凱莉一口答應,但有些猶豫,「喬治,發生這種事,你不跟菜鳥貝里解釋一下嗎?他可是氣瘋了。」她覺得喬治這樣不妥。

  「不了,我現在沒有這個心情。」喬治還是堅決不向貝里解釋,他也沒時間跟貝里好好解釋。

  「喬治,」凱莉不認同地搖頭,輕聲責備,「你在扼殺一隻雛鳥。」

  「那麼他該學著自己成長。這裡不是醫學院,這裡是醫院。」喬治白眼,不想再浪費時間在討論貝里上,喬治詢問凱莉,「三一六附近的病患有沒有什麼特殊狀況?」或許能問出什麼關鍵。

  「三二零的病患今天中午剛走。」

  「三二零?那個昨天送進來的病患?我記得他沒有身份證、也連絡不到家屬。」喬治說著,對那名病患有些印象。

  「是他沒錯。今天早上走的,肺部嚴重積水,沒有人發現。他沒按求救鈴、巡房的護士也沒發現,就這樣安靜地走了。」凱莉簡單描述當時情況。

  「通知到他家人了嗎?」喬治繼續追問。

  凱莉搖頭,「別說通知了,連人是誰都不知道,所以中午就送到停屍間,等社會局的人過來處理。」被列為無名屍。

  「等等!」愛咪抓住喬治,瞪大眼看著喬治,詢問他,「你有找過停屍間嗎?」

  「沒有。」喬治搖頭,自己也想通了什麼,對愛咪說,「妳想的跟我想的該不會是同一件事?」

  愛咪給予認同的眼神。

  「什麼事?」凱莉看這兩人一來一往,宛如打啞謎,一頭霧水地詢問兩位醫生,「你們在說什麼?要找什麼?三一六的病患?喬治的學長?在停屍間?怎麼可能!」不敢置信地發出一連串疑問。

  「嗯--」愛咪應了聲,又說,「我們也不確定。」

  「先看看再說吧。」喬治說著,急急忙忙掉頭前往停屍間的方向。

  跟上前去的,除了愛咪,還有凱莉。凱莉雖然懵懵懂懂、毫不知情,但看這兩人嚴肅的模樣猜測肯定是件大事。

  三人來到停屍間,停屍間就像邊陲地帶一般,鮮少有人靠近。此時此刻,除了看守人之外,沒有其他人。由喬治帶頭,向負責管理停屍間進出的人打聲招呼,詢問有無異狀。

  「沒有啊,沒有異狀。」對方回答著,「今天中午送來一位的新人(三二零的病患),除此之外,跟平常沒兩樣。」

  「那中午之後,你一直都在位置上、沒有離開過嗎?」愛咪詢問。

  「怎麼可能,小姐!拜託我也是人,我也是有生理需求,總會離開上個廁所。但這期間不會超過五分鐘,要是有人進去再出來,我肯定會看到。」對方說著。

  「如果真的有人進去,但一直都沒出來呢?」愛咪回應著,因為對方說得信誓旦旦,她忍不住這麼反駁。

  對方皺起眉頭,微怒,對愛咪說,「妳這是在質疑我怠忽職守嗎?」

  「不是,她不是這個意思。不好意思,能不能請你讓我們進去看看那位病患的情況?」喬治像對方道歉。

  對方碎念著,心不甘情不願地放行,帶領三人進入停屍間。四人還沒真正進入冰櫃,就聽到不尋常的窸窣聲。

  「死老鼠!連停屍間的屍體都吃!」對方氣憤難耐,急速前去,隨手拿起厚厚一本記錄本子,準備打死那吃屍體的老鼠。

  可停屍間的溫度極低,怎麼會有老鼠活動。

  正當眾人疑惑同時,早一步進入冰櫃的對方突然慘叫一聲,迴盪在整個停屍間。喬治等人趕緊前去探看,只見對方跌倒在地,回頭看著他們,指著前方,結結巴巴地說著,「吃、吃吃吃吃--吃人啦!」

  順著對方手指方向望去,其中兩三的櫃子被拉開,男人埋著頭啃蝕著躺在櫃子上的屍體,急促且非常饑餓吞食著血肉。滿臉血液,沾著些微碎屑肉塊,弓著身體低著頭。

  就算是喬治,也認不出對方到底是不是他的學長。因為模樣實在過於可怕。

  「丹尼?」喬治試著呼喚他的名字,但真的不確定對方就是他的學長。

  對方並沒有因為喬治的呼喚而抬起頭,埋頭猛吃,根本聽不見任何話語。他抓起屍體的一內臟,血盆大口,咬破表面噴出血汁,嘶咬著內臟一口吞下。

  「丹尼!」喬治怒喊一聲,猛地前去逼近對方。對方吃內臟時抬起手,露出左手上無名指戴的金色戒指,那是丹尼的戒指。他確定對方就是丹尼!

  一旁的愛咪與凱莉一左一右抓住喬治,制止他靠近吃人肉的男人。

  「喬治你冷靜點!你想想,對方擺明精神有問題,你這樣魯莽前去,對方可能會攻擊你!」凱莉提醒喬治,對方的危險性。

  喬治聽不進勸,自以為是地說著,「不會的,丹尼不會傷害我,他是我的學長,他不會傷害我。」固執地掙扎著。

  「別傻了,喬治!」愛咪差點抓不住他,咬牙切齒用力地說,「他現在不是你的學長,他現在是新型變形者!根本沒有理智可言!」

  「等等,愛咪,妳說什麼?」凱莉大吃一驚,詢問愛咪,「什麼新型變形者?妳什麼意思?最好給我說清楚喔!」帶著威脅的語氣。手不自覺抓緊喬治,差點勒斃他。

  「凱、凱莉大媽!我快不能呼吸了--」喬治痛苦哀嚎著。

  「誰是凱莉大媽!」凱莉不鬆反收緊。

  啊--真的快死人了啦。愛咪擔心地看著,微微皺起眉頭。

  喬治白眼一翻,凱莉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鬆力道。

  大媽不愧是大媽,手勁足可媲美摔角選手。喬治邊咳邊怒道,「凱莉妳平常都做什麼,力氣怎麼這麼大!?」

  「哼!如果你長期需要搬運病患換床、上床,你也能像我一樣強壯!」凱莉不以為然,哼說著,「你們這些醫生就是養尊處優,而我們這些護士都幹些苦力活!」

  「在說妳啊,愛咪,養尊處優。」喬治瞄向愛咪一眼。

  三人之中,確實檢驗科的人最優閒,不像待急診室醫生護士跟打仗一般忙碌。

  「都什麼時候了,你還有心情開玩笑!」愛咪輕喝一聲。這種危急時候幽默感,跟路德很像。真不愧是臭味相投的朋友。

  「我不是變形者。」打斷三人對話的,是前方的丹尼,他彷彿突然清醒般看著他們三人,炯炯有神的眼神逼近恐怖的地步。再度強調,「我不是變形者,我只是肚子餓了。」

  丹尼突然意志清醒,但他手上還拿著從屍體挖出來的內臟,鮮血淋漓。

  「我--」他低頭,看著自己所吃的食物,大吃一驚,將支離破碎的內臟丟下,驚呼,「我在吃屍體!?我怎麼會吃屍體!?」情緒幾乎崩潰。

  「學長!你先冷靜點!」喬治對他喊話。終於甩開左右兩人,立馬前去就站在丹尼面前,與他對話,「學長,可能是我剛才打的鎮定劑出了什麼問題。不是你的問題,你先冷靜下來。」勸導著,說著自己也不相信的謊話。

  「不是我的問題?」丹尼重複著他的話,充滿疑惑。

  「不是你的問題。」喬治複誦,給予信心。

  「是鎮定劑的問題?」丹尼詢問著,終於冷靜下來。

  「說不定是藥劑或是弄錯了,肯定是哪裡出了錯。」喬治說著。但他篤定當時失打鎮定劑時,藥劑份量、日期都屬正常。只是需要一個說法來安慰眼前的學長。

  丹尼聽著,漸漸地接受喬治的說法。由原本的害怕轉為憤怒,「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!?」暴怒的情緒來得過於突然,一股殺意湧上,突然撲向喬治。

  「喬治!」愛咪眼看情況不對,尖叫一聲,衝上前去一把拉住喬治往後拉。

  雙雙跌倒在地,撲向他們的丹尼神情恐怖、非常人模樣。

  「肉。」丹尼獸性眼光,貪婪且饑渴地望著他們所有的人。

  丹尼的猛撲露出完整的身體,才發現從丹尼身上長出來的詭異肉塊,像是畸形的腫瘤附著在他身後。醜陋且可怕,突兀的模樣。

  停屍間看守員與凱莉眼看丹尼完全形態,由於模樣過於可怕,兩人幾乎是同時放聲大叫!

  喬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倒在地上愣愣地看著丹尼。眼看丹尼就要再度撲向他們,但喬治連動都動不了。愛咪趕緊抓起喬治,往後逃,才躲過丹尼再度攻擊。

  愛咪邊跑邊尖叫著,「快走!快走!對方是新型變形者!」喬治被拉著跑,腳步倉皇,稍微慢些幾乎被丹尼抓住。

  愛咪嚇得放聲尖叫!

  伴隨著眾人的尖叫聲,丹尼發出憤怒的嘶吼,跨步追逐他們。

  「愛咪!你說那是什麼?」跑在前頭的凱莉驚慌失措地詢問,她剛才好像聽見變形者這字眼。

  「變形者!新型變形者!」愛咪再三強調,顧不得一切,不再隱瞞情況,「快把門關上!」四人逃出停屍間,由停屍間看守人關上門,將丹尼隔絕在停屍間內。

  「你說什麼!?變形者!我們醫院有變形者!?」看守人對著愛咪咒罵,不敢置信的語氣。

  就算把大門鎖上,丹尼仍不甘心地碰撞門板,發出碰碰碰的巨大聲響。

  「快想點辦法!這扇門絕對擋不住變形者!」凱莉見狀,焦急地說著。

  「愛咪去通知政府變形者的事、凱莉麻煩你去廣播室通知一聲,盡可能疏散院內的人。我跟他留在這裡擋一下,你們快去!」喬治終於醒來,指揮著眾人作業。

  「我去廣播室該通知些什麼?」凱莉詢問,總不能說院內出現變形者,這樣會造成恐慌、大暴動吧。

  「隨便想個其他的理由吧!」喬治說著。

  「我知道了。」凱莉點點頭,趕緊離開。愛咪就跟在她身後,一起離開,時時不安地回頭望。心心念念一個名字:喬治--

  一定要平安。

  碰、碰、碰、碰--

  喬治背抵著門,丹尼撞擊著停屍間鐵門門板,漸漸撞出凹凸形狀。

  「我還不想死!我還不想死!」看守人慘叫著,嚇得發抖。原本與喬治抵著門,一步一步地離開,恐懼地說著,「我還不想死!對不起對不起--」一連串的道歉之後,拔腿就逃。

  喬治並不意外對方丟下他一個人逃跑,只是多少還是有些受傷。

  碰、碰、碰、碰--

  他不知道這巨大聲響,究竟是重擊聲、還是他快跳出來的心跳聲音。

  我們在天上的父啊,救我們脫離險惡--喬治無聲禱告著。

  他身後的鐵門開始扭曲變形了。

  「注意注意,B棟緊急實施防災演習,請各位盡快疏散清空。」廣播人員接著報導各區疏散路線,A區由左側、B區由中庭、C區由右側疏散。

  藉由防災演習疏散院內的人,確實是個好方法。接下來就等政府的救援了。只可惜,他不知道能不能擋到那時候。

  「喬治!喬治!」丹尼大喊著喬治的名字,突然意志清醒,「放我出去!為什麼我會在這裡!你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裡?」詢問著喬治,感到荒唐的語氣。

  「學長,你生病了。我現在不能放你出來。」喬治回答著,很悲哀很悲哀,曾經勾肩搭背的兄弟,如今卻得這樣隔離彼此。

  「喬治!你放我出去!」丹尼拍門,大吼,對喬治直接的憤怒。

  我們在天上的父啊,不叫我們遇見試探。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  無法開起這扇門,眼前的男人還是他的學長,但本質已經改變了。他不敢回頭望。就怕是奧菲歐的兩難局面。

  上帝啊,你是在開玩笑嗎?喬治在心底詢問,望著白茫茫一片的天花板。

  在他之上的天花板沒有給予任何回應。諷刺的是,回應他的是防災演習的警鈴。警鈴一響,這才開始正式疏散院內人員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24-6bc556b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