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邀月]噬血者 Vol.1 Mutant 



未來,神祕生化病毒肆虐,
感染者不是喪失理智,變成以人類為食的怪物,
就是進化成具有異能,卻得以人血維生的異能者。
而如今,人類與異能者間薄弱的共存關係,
將因病毒的變種進化,面臨嚴酷考驗......

路德‧馬修斯的願望很簡單。
生為人,也想死為人,像人類一樣過一生。
可惜上天就是不讓他如意。
隱姓埋名當醫生的日子沒過多久,一個撿來的變種病毒感染者,
將他再次拉回異能者的世界,重新面對他當年拋下的族人,
還有因許久不見,怒火、慾火一樣高漲的戀人──

「我餓了。」威利以鼻尖摩挲著路德的手肘,然後停在手腕上的大靜脈處。
「上次你沒來,我找了個新成員代替你,然後他就被我吸乾了......」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  Family

  第一章

  「路德醫生今晚要在交誼廳辦跨年晚會,你要不要加入?」俏護士單手撐著下巴,偏著頭對眼前的路德醫生巧笑倩兮。路德醫生,今年二十八歲,未婚,幽默風趣、待人和善,是全醫院最棒的黃金單身漢。

  「不了,今天我有家族聚會。不能參加跨年晚會了。」路德推遲好意邀約的同事,對她歉然一笑。

  「那真是太可惜了。」俏護士遺憾地說著,「我會穿比基尼參加喔。不去就太可惜囉。」單眼一眨,誘惑這路德醫生參加。

  路德醫生吹了聲口哨。

  「就不能看在我的份上,推掉家族聚會嗎?反正家裡那些親戚,想見都見得到,跟我穿比基尼比起來,我比較少見吧!」俏護士嘟嘴,表現不滿。

  「我也想看妳穿比基尼啊。可我家裡那些人,不常碰面--」路德停頓,想起什麼,又說,「我去年家族聚會沒參加,家中管事的簡直氣炸。我這次真的不去不行。」

  「路德醫生--」俏護士還想盧,卻被護士長凱莉打斷。

  救了路德醫生一命(?)。

  護士長年近四十的凱莉匆忙趕到路德面前,喘著大氣通知,「路德,ER那裡有個C級病患九點十分進院,喬治已經在處理了,他要你快點過去。」(ER=Emergencyroom急診室)

  路德一聽,馬上跟凱莉走。

  「情況怎樣?」路德邊快走邊詢問凱莉。

  「呼,就不能讓我喘口氣嗎?」凱莉雖抱怨,但還是老實報告情況,「對方是負責邊際的巡警,似乎是誤觸防護罩,讓外面的『那些』抓到空隙,被咬了幾口。」

  「被咬了幾口!?」路德錯愕。情況很糟啊。

  「他撐了三小時,到現在還沒變形。」凱莉把人帶到手術室,準備離開,「路德,祝好運。」

  「謝啦!」路德皺眉,暗指凱莉有些空虛的祝福。

  「要是發生什麼事,別忘了牆上有槍。」凱莉笑著補上一句強而有力的提醒。

  「但願用不到喔。」路德不回頭直直走進手術室,揮手向凱莉道別。

  手術室裡,路德換裝後進入手術房裡,喬治正準備幫病患截肢,看到路德進來,停下動作。

  「怎麼這麼久?」喬治抱怨一聲。

  「幸好我來得快,你要做截肢啊?」路德詢問,看了一下病患狀況。

  「我手上的鋸子這麼明顯,難道你看不出來嗎?情況你應該聽凱莉說了。」喬治說完。指向病患被咬的傷口。類似人類的齒痕,歪七扭八的、格外怵目驚心。

  「對方還沒變形不是嗎?」路德不太同意他的做法。

  喬治白他一眼,「不然要等他開始變形,我們再一槍斃了他來得直接?」

  「拜託,喬治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我是想,也不是每個被感染的病患都會變形。」路德解釋自己的理論。

  「你是說他會跳過變形,直接進化?」喬治緊皺眉頭。

  「說不定可以。」路德說著,「你看他都熬過這三個小時了。」

  「你應該知道進化的機率有多低吧。」要不是喬治手上有鋸子,他還真想一巴掌打醒路德。

  「狼族裡的那些人,都有熬過變形直接進化了。」路德舉例。

  「狼族--」喬治充滿疑惑詢問路德,「你是在說童話故事嗎?這個人不可能撐過變形,變成狼族那類人。」他是打從心底不相信。

  「我要把感染的部分鋸掉,你若不幫忙就走開吧。再聊下去,要鋸的部分又變多了。」喬治嫌麻煩地把他打發走。

  不被同事認同的路德沮喪地離開手術室。到樓上的小房間觀看手術情形。

  途中巧遇凱莉,和她打聲招呼。

  「怎麼了,路德?被喬治趕出來?」凱莉說著,她身後的兩位實習護士向他點頭招呼。凱莉不只一次埋怨,都年底了,還要帶實習生。

  愛抱怨的凱莉開始碎念,「我說整個醫院這麼大,居然就只有兩位醫生能負責C級病患,我真的要跟院長上訴,多增加負責C級患者的醫生。」

  路德無奈回答,「治療C級患者太危險,沒人會想要這份工作。」

  「那你幹嘛做?」凱莉反駁,揮手驅趕,「去去,我忙得很,不跟你閒聊了。」

  哪有閒聊,明明是單方面的抱怨而已。路德無奈一笑。

  帥氣醫生面帶憂鬱的苦笑,讓兩位年輕實習護士看呆了。

  「還不快跟上!」凱莉揚聲催促。一點也不在意醫院裡保持安靜的警告標語。

  路德到小房間時,沒想到裡頭還有個實習醫生。

  「路德醫生。」對方向他點頭招呼。

  「嗨,」路德回應,眼尖看到名牌,又說,「貝里。」叫出對方的名字,才想起對方的身分。貝里‧辛普森,院內附屬大學的準畢業生,是喬治帶的新人。人格特點,工作努力、態度認真--超無聊的性格。

  說真的,他其實不太會跟這種人相處。

  「你也被喬治趕出來啊?」路德乾笑,試著尋找話題不要讓氣氛尷尬。雖然他知道最不尷尬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,不過也應該要意思意思講點話,反正對方應該不會理他。話題立刻結束,非常完美。

  事與願違,向來不擅於交際談天的貝里破天荒地開口。語出驚人地說,「喬治醫生應該直接殺了他才對。」

  路德聽完,愣了許久,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。

  貝里忿恨地說,「只有截肢是不夠的,一定要殺了他才行。他被咬這麼久,C病毒早就漫延全身,變形只是早晚的事。」

  「貝里,」震撼於貝里強烈的憤怒,路德猛地回過神來,出聲反駁,「被C病毒感染的人,不是只有變形這一種情況。有些可以忍過變型階段,直接進化。」

  「不可能!」貝里怒說,大大反駁他的理論,「能夠熬過變形的人,只有從小培養C病毒的實驗體而已。況且就官方報告上的資料,熬過變形而進化的人數只有十人。」

  「你知道的資料已經是十五年前的舊資訊了。」這種官方說法真實性又有多少。路德不認同貝里的說法,「你所謂的十人,就只是官方公開的十位狼族成員,說不定私底下還有許多未公開的成員。」

  「如果真的有更多進化的人存在,為什麼那些人不參與官方,一起守護我們的城市?你不覺得,我們的防護罩越來越薄弱,巡警只是誤觸就被外面變形的人咬傷。搞不好哪天防護罩就這麼沒了,變形的人通通湧進來。」貝里想像到那畫面,咬牙說,「我真不敢想像會有這麼一天。」

  由狼族十人成員做出來的防護罩,已經薄弱到誤觸就損壞的地步,確實不得不令人擔心。但只讓十個人來維護一個城市,或許真的太勉強了。

  可,這也得怪過於依賴防護罩的政府。若要追根究柢的話,政府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研發康普雷克斯病毒(簡稱C病毒)。感染者,不是進化成異能者、就是變形成吃人的怪獸。

  話題意外地結束,氣氛微妙、雙方保持沉默。

  「奇怪?」盯著透明牆面往下觀看手術的貝里突然發出疑問。

  路德轉頭望向手術台,詢問,「怎麼了?」

  「我剛好像看到病患的手抽動。」貝里指著病患的左手,「沒有人注意到嗎?」難道說是麻醉藥效過了?怎麼可能!不可能阿。

  「我去通知。」路德才剛說完,手術室裡立刻發出異變。

  感染C病毒的巡警突然全身抽搐,猛地抓住一旁護士的手,面目猙獰似乎有話要說,突然從他欲言又止的口中湧出深紅近似黑色的血。

  「喬治,牆上有槍。」路德用樓上的撥音器說話。最壞的打算,同時,可能也是最好的方法,就是在巡警變形到想吃人前,一槍斃了他。

  「就跟你說是童話故事了。」喬治抱怨。眼睛盯著患者,緩慢移到擺有槍枝的牆。

  其它人慌亂地逃走,手術室裏只剩喬治、病患、及被病患抓住的護士。

  病患持續抽搐與吐血,抓著護士的手之緊,嵌入護士的手臂,護士痛得大聲呼救,哭著向眾人求救,但沒人敢接近他們。

  「救我--醫生、救我!」護士向喬治求救,哭慘了一張臉。

  「妳忍耐一下,我就快拿到槍了。」喬治靠到牆上,趕緊拿下牆上的槍。將槍上檔後,對準病患的腦袋。

  「快開槍!」被抓住的護士激動地大叫,催促喬治開槍。

  病患轉頭對上喬治,痛苦的表情,向喬治求饒,「不、不--不要殺我--」從眼角流出血紅色的淚。

  就一瞬間,喬治遲疑了。

  「住手!喬治!不要開槍!」路德也阻止他。

  「醫生!快開槍!」護士急得猛拉扯自己的手,讓病患的手指抓傷她。

  「不要開槍!那個人進化了!你快看他的腳!」路德指示喬治看向病患的腳。

  原本截肢到一半的大腿自動痊癒,又合在一起,變成完整的腳。一般變形的人,是不會痊癒傷口,只有進化後的異能者才會。喬治瞭然,但還是不敢掉以輕心。依舊持著槍,對病患大喊,「放開你的手!」

  病患這才緩緩地放開護士。護士一得到自由,馬上退到牆角,不敢再接近手術台。

  「貝里,快去通知政府的人過來。我下去幫忙。」路德交代一聲調頭就走。匆匆趕到樓下手術室。

  可路德還沒進入手術室,隔著門就聽到一聲槍響。嚇了他好大一跳。趕緊開門探看,依舊持槍的喬治,奄奄一息的病患,以及被槍殺的護士。護士的血噴滿手術室一角,怵目驚心的血泊泊流出她的身體。

  開槍的後座力、殺人的罪惡感及恐懼,讓喬治持槍的手劇烈顫抖著。與闖進來的路德對望一眼,緩慢地吞口口水。

  「喬治--」路德回過神,大約了解情況,「她變形了?」

  喬治緩慢且僵硬地點頭,顫抖著聲音對路德說話,「路德,我、我殺人了。她明明是跟我求救的人,我卻殺了她。」

  「不是你的錯。」路德看著他情緒就快崩潰,安撫他之後,請他離開,「喬治,你先出去,這裡交給我處理。貝里已經去通知政府的人過來,他們會來善後,並把異能者帶走。這不是你的錯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去喝杯咖啡,安定一下,ER還有很多病患等著你。」接過喬治手上的槍,扶著他的背,輕輕使力將他推出手術室。

  喬治緩和情緒,對路德說,「我不能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裡。」

  「沒關係的喬治,我手上有槍。如果有危險,我知道該怎麼做。」路德說得輕巧,將他推出手術室。

  「還是你跟我一起離開?」喬治提議。

  「不行,一定要有人看住病患。別擔心我,你快離開。」路德把人完全推出手術室後,立刻關上門。

  手術室只剩下路德醫生、進化後的異能者、以及已故的變形護士。

  政府派來的人很快就過來善後,向當時在場的醫護人員盤問些問題,確認無人被感染,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進化的病患帶走。

  病患瞪著大眼,臨走前還回頭望著路德,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為止。

  路德回醫生專屬休息室,喬治躺在裡頭附設的床,一聽見有人進來,立刻睜開眼睛。發現是路德,索性不休息,直接坐起身。

  「要喝咖啡嗎?」路德走到咖啡機,背著喬治詢問。

  「來一杯。」喬治聲音顯德十分疲憊,以手摀臉然後往後拉,讓自己有點精神。

  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路德詢問,他不是交代他去ER工作,怎麼會在休息室裡躺著。難道他不知道,忙碌才是逃避現實最好的辦法。

  喬治苦笑一聲,解釋,「剛盤問完,然後被凱莉大媽趕到休息室來。」

  他完全可以想像凱莉當時的模樣。路德笑說,「要是被凱莉聽到你又叫他大媽,肯定要對你碎念一整天。」將弄好的咖啡遞給喬治。

  「饒了我吧。她比我媽還要碎念。不是大媽是什麼?」喬治接過咖啡,嘆息,但笑得比剛才開朗許多。

  路德保持微笑、搖搖頭。看他這樣總算安心許多。

  「聽說你今天沒要去跨年派對?」喬治轉移話題詢問他。

  「你聽誰說的?」這麼慌亂的時刻,喬治還有空閒去八卦,路德錯愕。

  「我聽護士說的,護理站瀰漫著一股詭異而沉重的氛圍,想不知道都難。」喬治調笑,「別太小看自己,你可是全院最搶手的黃金單身漢呢!」

  「太誇張,我想大家應該是擔心C病毒的事吧。」

  「誰知道呢?」喬治聳肩,又問,「結果你那家族聚會是幾點開始?」

  「啊!糟!我都忘記這件事了!」都怪發生那種大事,路德趕緊看看手表,八點三十分,呼,幸好比想像中的還早。雖說比想像中還早,但等他趕到會場,肯定還是會遲到。二話不說趕緊脫下醫袍,到自己的置物櫃拿私人用品。順便交代喬治,「喬治我得先走了,接下來就交給你,我趕時間!再見!」語畢,不管喬治答不答應,轉身就走。

  「喂!喂,路德!我的自由意志勒,我的意願,我還沒答應耶!喂、喂!路德‧馬修斯!」再三確定人真的走了,喬治不敢置信地罵了句髒話,喃喃自語,「還真的就這麼走了,我可是才剛受到心靈創傷耶!」語末忍不住又罵了幾句髒話。

  路德走出醫院,途中不斷向眾人道別,多少擔誤到一些時間。走得很急,還沒到停車場就迫不及待掏出鑰匙,拿著車子那隻鑰匙疾步近乎慢跑前進。奇怪的是,停車場的路燈全滅,昨天晚上明明還很正常。只能靠著醫院的燈光照亮部分邊緣,但基本上停車場是完全的黑暗。

  路德停下腳步,閉上眼睛等待眼睛適應黑暗,隱隱約約聽見細微的求救聲。

  「救命--」

  那是被人以掌摀住嘴巴而發出的聲音。從聲音上判斷得出呼救的是位女性。路德猛地睜開眼,往聲音的方向走。

  他知道自己快遲到了,但還是往聲音的方向走去。眼睛漸漸能視應黑暗,隱隱約約還算看得見。

  「誰在那裏?」路德大聲一喊,期望對方能被他的聲音嚇到,進而放下人質逃離。可事與願違,對方比他想像中還要膽大妄為,還要更加凶狠。

  「嘿!老兄,我要是你,我會選擇假裝沒看到,趕快離開這裡。」對方說話同時一個影子突然向他撲來。路德反射性退了一步,可沒逃過攻擊,猛地被擊飛撞上對頭的一輛轎車,車上的防盜鈴大聲作響。

  路德扶著肋骨,咳了幾聲吐出血來,痛得他咒罵句髒話。一般人是沒有這種力量能將人擊飛,對方恐怕是異能者,而且有兩個人。

  「喂!搞什麼鬼啊。怎麼他還活著?你下手太輕了吧,像個娘們似的。」向路德挑釁的人不滿地向夥伴抱怨。

  「閉嘴!」對方不爽地回答,「只能說他運氣好避開要害。」

  換得夥伴不以為意的嘻笑聲。彷彿是嘲笑他無能還要牽拖運氣好壞一般。

  「你們是異能者?狼族的人?」路德擦掉嘴角的血,可惡,肋骨跟背部超痛。

  「就說你不行,你看他還能講話。」

  「給我閉嘴!」被嘲笑的一方拿路德出氣,藍光一閃直接攻擊路德,刺穿他的胸膛。被抓住的女人因藍光攻擊而看清這一幕,嚇得尖叫到直接昏倒。

  「喔,終於不用摀著她的嘴,逼她閉嘴了。早點昏倒不是省事多了,賤貨。」摀嘴的人開心放手。

  倏地,原本全滅的路燈突然亮起。

  面貌相同的雙胞胎異能者雙雙對看一眼,互相都是疑惑的神情。

  不是我幹的。雙方否認。

  「你們之中,誰下的手?」一句冷冷的詢問響起。

  異能者回頭望向聲音主人,雙雙一驚,來人竟是首領身旁左右手--羅伊。而羅伊正怒氣騰騰地瞪著他們。

  「羅伊,」雙胞胎異口同聲說話,「你怎麼會來?」

  「你們好大的膽子,我問你們,你們之中是誰對他下的手!」羅伊遙指被藍光穿透身體的路德。

  雙胞胎大事不妙互看一眼,又望向身後宛如串燒般被藍光插著的路德。

  他們該不會惹到不該惹的人物吧。雙胞胎共同想著,冷汗直流。

  「不說也行,那不重要。」羅伊手一揮,換成雙胞胎被橙色光芒穿透胸膛,像串燒般插著。雙胞胎一被攻擊,藍光立刻消失。

  路德猛地抽口氣,又能呼吸了。一睜開眼就看到:一、昏倒在地的女人;二、被橙光穿透的雙胞胎(應該就是剛才的異能者);三、熟人羅伊。

  「嘿,羅伊,好久不見。」他對羅伊打聲招呼。

  「好久不見--」羅伊想了一下,正確無誤地說出對方現在用的名字,「馬修斯先生。」怒氣早已退去,換上一貫冷漠的神情。

  「你還是老樣子,總是臭著一張撲克臉。」路德揉揉剛被貫穿的胸膛,媽勒比被摔出去還要痛上百倍,他剛才可是連呼吸都停了。

  「馬修斯先生,首領特地交代我親自接您過去,聚會再十分鐘就要開始了。請務必加快腳步。」羅伊自動忽略路德說的話,私毫沒寒暄的意思。

  「你這一板一眼的性格還是沒改。」路德說話的同時,胸膛的傷已經漸漸痊癒。

  是的,路德‧馬修斯(他現在使用的名字),也是異能者、狼族的成員。更精準的說法,是元老級的成員,第一批從C病毒實驗室存活下來的十人之一。

  「馬修斯先生倒是改變許多。」羅伊若有所指地望向路德黑色毛衣上穿孔的空洞,「這麼輕易就受傷的馬修斯先生,我倒是差點就認不出來了,還請馬修斯先生諒解在下怕認錯人而太晚搭救的過失。」

  路德聽出挖苦,尷尬地乾笑幾聲,「不晚不晚,來得剛剛好。你也知道,出來討生活不容易,在外面我可不能使用能力。要是被人發現我是異能者,我就混不下去了。」他可是千辛萬苦才得到現在的假身分,而且混得還算不錯,也很珍惜現在的生活。絕對不能被人發現他真正的身分。

  「混不下?那很好,首領會非常開心。狼族隨時歡迎您回來。」羅伊如是說。

  路德只能繼續乾笑,「羅伊,許久不見,你變得很幽默。」可他知道羅伊不是開玩笑,但他只能裝傻矇混過去。

  談話期間,他已坐上羅伊的車子,前往狼族一年一度聚會會場。

  狼,是群居的動物。

  而他卻是脫離群體,獨立自主的例外。

  安靜而不說話的車程,路德閉目養神。一閉上眼睛似乎能想到那人因為害怕自己又爽約,而派羅伊親自前來迎接他。

  「嘿,羅伊,跟我說。威利還在為上次爽約的事生氣嗎?」路德意思意思問一下,好讓自己心理有個底。威利,狼族首領的真名,只有少數人能直接稱呼的名諱。

  「是的,馬修斯先生。上次事件可讓族裏的人吃了不少苦頭。還請先生以後別再這麼做了。」羅伊冷聲請求。

  「這麼說來,此行不就凶多吉少?」聽聞,路德揚眉,臉皮繃緊,「族裏的人肯定恨死我了。我可受不了旁人關注的目光。」被一群異能者白眼以待,肯定非常壯觀。

  「關於這點馬修斯先生可放心,您只要專心面對首領即可。」羅伊回答,態度依舊冷冰冰。

  要他跳過小嘍囉,直接面對大魔王?這豈不是更糟?路德苦笑。

  只能認了,是他不對在先,誰叫他是真的爽約了。

  重重嘆口氣,對羅伊說,「羅伊,這時候你應該騙騙我,說他沒有生氣才對。你這樣的回答,讓我開始擔心待會跟威利碰面。」

  「馬修斯先生請放心,首領再怎麼生氣也不會動手傷你。」羅伊保證。

  路德倒是不認同地沈吟,「喔,是嗎?我很懷疑。」懷疑羅伊的保證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23-a600fec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