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血族的寵物戀人 
血族定稿刊物圖

文案:
寵物編號:19857
種類:人類(次級品)
年歲:十九
身高:170 cm
體重:58 kg
售價:一銀
販售情況:已售出

編號19857今年十九歲,作為待售的人類寵物,他已是年老色衰。照理來說,不會有任何一個血族會對他感興趣。
直到蕭仲軒的出現……
主人給他取新名字、給他一個家,他就是他的全世界。
他愛他,他也愛他。





  第一章

  寵物編號:19857
  種類:人類(次級品)
  年歲:十九
  身高:170cm
  體重:58kg
  售價:一銀
  販售情況:已售出

  19857得知自己售出後,心情異常沉重,作為一個不具有生育能力的人類,只能淪落為血族的寵物一途。作為寵物,他可能還算幸運,若是被管理員歸類到劣質品,就只有等著被抽光血液、任血族宰割的份。

  他祈禱未來主人別是什麼變態,他聽說過很多寵物被血族主人虐待的例子,一個個慘不忍睹,最慘的是被主人退回人類管理區,而管理員自然將其列為劣質品,一個人就這麼完了。

  19857最不願遇到這樣的事。

  管理員派了保鑣跟交易員過來,帶19857前往買家的住所,19857心裡忐忑不安,他將管理員交給他的主人資料看個仔細。

  他的主人名為蕭仲軒,年歲三百一十七,職業公務員,第一次購買寵物。對寵物要求安靜順從,懂得作家事。

  乍看之下,他的主人似乎只是想要買個整理家事的傭人,而且三百一十七歲才第一次購買寵物,要不是他對飼養寵物沒多大的興趣,就是沒錢。

  19857覺得是後者,他售價一銀,是一個不高不低的價格。真正有錢的血族,才看不起一銀的寵物,要挑就挑一金起跳的寵物。一金起跳的寵物那素質可說天差地別,容貌身材都得是上等才能入選。

  如果他的主人就如自己所想,是個不富裕的公務員,那麼他辛辛苦苦存了三百多年的錢終於買到一隻寵物,他應該會珍惜一點。

  19857暗自期待自己能被主人珍惜,雖然他還是緊張得流出一手手汗。

  他們的車在一棟高級公寓大樓前停下,交易員在前領路,19857隨後跟著,保鑣殿後避免商品逃跑。19857分神打量公寓,光是進門就得經過重重關卡,還有驗明正身的機器,高級得不像窮人家住的地方。19857在心裡打了個問號。

  「走快點!」保鑣不滿他的速度,推了他一把,催促他。

  19857跟著人抵達未來主人的樓層,一層一戶,訪客無論如何都不會搞錯需要敲響哪一戶的門。

  交易員忍不住耳根提命,「編號19857,待會你可要安份點,別出包,要是交易失敗,我就讓管理員將你編排到劣質品去!」

  19857被交易員恐嚇,嚇得他心臟一跳一跳,更加緊張,他沒有後路可退。

  蕭仲軒開了門,迎接他們三人入內。

  19857第一次與主人見面,對方是個很有文書氣息的男人,渾身散發的氣質與舉手投足間的禮貌。沒有人會討厭這樣的血族。希望他的主人能如表裡如一,這般溫文儒雅。

  相較於對方的初次見面,蕭仲軒卻早已見過19857,在管理區決定購買時候,觀察過在玻璃房裡頭的他。其他寵物為了離開管理區,在玻璃房裡盡力表現自己,有些跳著挑逗性十足的艷舞,有些不斷反覆舉著啞鈴展現身材。當時只有19857做著極端無聊的事,他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織著毛衣,半成品的毛衣與毛線以及鉤針都是他自己帶來,除了手部動作,他幾乎是靜止的狀態。

  蕭仲軒很欣賞這樣的寵物,耐得住性子,安靜且不動如山。所以從不買寵物的他,一時興起將19857買下。

  蕭仲軒帶領人到客廳坐下,交易員叨絮一會,很快進入正題,驗貨。

  交易員說明驗貨流程,他會在19857手指劃上一刀,先讓蕭仲軒聞聞19857血液氣味,滿意血液氣味後,再讓蕭仲軒嚐一口。一切都滿意,驗貨就算完成。

  這可是最關鍵的步驟,19857知道有很多寵物因為血液不合主人胃口,而慘遭主人退貨。他就怕自己的血不合蕭仲軒的胃口,交易員剛才跟他放話,要是他被退回,要讓管理員將他編排到劣質品去。

  他已經十九歲了,作為次級品的人類活到十九歲還待在管理區,只會越來越難賣出去,血族都愛童男童女。在二十歲之前他再賣不出去,就要被當作劣質品處理掉了。

  好像不管怎樣走,結局命運都是一道。

  19857覺得自己很悲劇。

  傷心歸傷心,程序還在進行,交易員拉起19857的手,準備給他一刀。

  蕭仲軒出聲阻止,「這道程序不能跳過嗎?我對他已經很滿意了。」

  「抱歉,蕭先生,這是公司的流程,不能不做到底。我們這還得押血印,代表確實讓您驗貨過了,無論如何這一刀都是得劃下去。」交易員解釋。

  蕭仲軒就不阻止他了。

  19857想著,未來主人對寵物的血果然沒興趣,又放心幾分。

  交易員動作熟練在19857手指劃一刀,立即見血。

  蕭仲軒聞到血味,受到刺激,直觀反應眼睛瞳孔放大。

  「來,您聞聞。」交易員作為人類,不被血氣影響,拉著19857的手指,遞到蕭仲軒的面前。

  蕭仲軒低頭聞他的血味。

  「如何?」

  「很香。」

  第一道關卡順利通過。

  「您嚐嚐。」

  蕭仲軒遲疑一會,卻還是舔了口湧出的血液。

  19857感覺指腹被舔,渾身顫慄起來。

  寵物的血液接觸到他舌尖,瞬間發麻起來,血液滑入喉嚨,好似連同喉嚨都在發癢,他從沒有過這樣的體驗。蕭仲軒很驚訝,抬頭直盯19857,仔細打量他。

  「蕭先生,怎麼樣?還、還滿意嗎?」交易員看他突然抬頭,嚇了一跳,很怕蕭先生不滿意,說要退貨,一切前功盡棄,他的獎金也會報銷。

  19857被看得也有點懵,不知道自己血液怎麼了,他的手還被準主人握在手中沒放開,到底是好現象還是壞兆頭。

  「還行。讓他蓋血印吧。」蕭仲軒輕輕放開他的手。

  交易員重重鬆了口氣,趕緊拿出文件,讓19857蓋上血印,最後請蕭仲軒簽章,合約完成,一切搞定。交易員不敢多做停留,怕蕭先生臨時反悔了,很快交代寵物注意事項後,帶著保鑣離開。

  屋子裡剩下蕭仲軒與19857,19857面對新主人還很戰戰兢兢,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打聲招呼。

  「我先幫你包紮傷口。」

  蕭仲軒拿了醫藥箱過來,這是他為了迎接新寵物特地去買的藥箱,因為他生平第一次養寵物,不是很清楚人類需要哪些東西,他跟養了好幾百位寵物的朋友請教,對方直呼不可思議,隔天快遞送了人類必需品的大禮包過來。

  蕭仲軒不會處理傷勢,將醫藥箱遞給寵物後,讓寵物自己看著辦。

  「謝謝。」19857接過醫藥箱,給自己上藥,他更加覺得這個主人很好,家裡還備有人類專用的醫藥箱。因為主人對他很好,19857反省,自己似乎反而沒有這麼好。

  「你有名字嗎?」蕭仲軒詢問他。他聽那位養了幾百位寵物的朋友建言,好像有些人類寵物會給自己取個名字,編號以外的名字。

  「我是編號19857,我沒有名字。」19857回答他。

  「我幫你取一個吧。喊編號實在太饒口了。」蕭仲軒想了想,很快有了主意,「我希望我的寵物能平和柔順,以後你就叫蕭和順,你是我的寵物,冠上我的姓,沒有意見吧?」

  19857搖頭,表示沒有意見,從今天起,他以後的名字就叫蕭和順。他會做一個和順的寵物,來討好他的主人。

  「謝謝主人賜名。」蕭和順微微一笑,聽話順從,這原本也是他的本性。

  「我屋子裡準備了一些人類會使用的器具,你可以四處看看。以後,你負責平時的家務,偶爾陪我聊上幾句。其他時間隨你怎樣編排。」蕭仲軒交代,給予寵物很大的自由空間與時間。

  「主人,我能問您一件事嗎?」蕭和順將自己包紮好,鼓起勇氣向主人提問題。

  「直說無妨。」

  「我的血液是不是有什麼問題?」蕭和順很在意主人嚐過他血液時候的反應。那樣驚訝又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  「確實是有點詭異……不過不礙事,我沒打算喝你的血過日子。」蕭仲軒回應,無所謂模樣,根本沒放在心上。

  這對蕭和順來說,可是得到大赦令。

  自己真是撿到一個大便宜,既能離開管理區,主人又是個只當他是傭人,不打算喝他血液的血族。還能有誰比他更幸運。

  蕭和順開心得眼睛都彎了。

  「你去參觀房間,我進書房了,有三間客房隨你挑選。你可以去房子裡的任何地方,書房與臥室除外,那是我的私人領域。」

  蕭和順表示明白,送主人回書房後,他開始新環境大冒險。他發現自己原先妄自揣測新主人很窮困是錯誤的,房子擺設展現出來的品味跟貧困沾不上邊。他想他的主人可能只是有點冷感,所以對吸食寵物的血液也沒興趣,他聽說血族吸活人血會得到極大的快感,而這種快感也會感染到被吸血的人。

  蕭和順沒試過,也沒膽嚐試,因為他看過太多在快感之中喪失理智與生命的人。雖然能得到很強烈的快感,卻是兩面刃。蕭和順很怕死,所以他想都沒想過,試都不敢試。

  新環境很棒,有客廳餐廳與廚房,客房三間,還有他不能參觀的書房與臥房,兩處陽台,共用衛浴一間。他最後挑了一間設有衛浴間的客房作為自己的房間,整理好自己帶來的衣服,又到廚房去晃晃。

  冰箱裡已裝有食物,很多在管理區吃不上的昂貴食材。血族不吃人類的食物,所以這些都是為他而準備。蕭和順很感動,自己真是跟到一個好主人。

  蕭和順給自己弄點簡單的晚餐來吃,期間蕭仲軒一直待在書房裡頭沒有出來,蕭和順吃飽飯後,在客廳待上一會,隨即回自己房間休息。

  蕭仲軒在書房接到一通來自好友喬成仁的通訊,對方算準時間打來,問他對新寵物的想法。

  「怎樣?還滿意嗎?」

  「沒什麼想法,挺安靜的。」

  「沒想法?這怎麼行!這可是你第一隻寵物,當初就應該讓你買下更高級點的寵物!」喬成仁憤憤,當初是他拉著蕭仲軒去買寵,沒想到蕭仲軒破天荒地給自己也買了一隻。他當時就應該盡到好朋友的責任,帶他去買調教得宜、更高段數的寵物。

  「安靜很好,其他的太騷,看得煩。」蕭仲軒對喬成仁的眼光不敢恭維,那一個比一個還要騷包的寵物,他沒一個看得入眼。

  「你不明白,吸血時候越騷的寵物越帶勁,我光聽寵物喊的聲音都能吞下一斤血。改天你來我家試試,我讓我家極品伺候你。」喬成仁說得大方,出借自己的寵物不痛不癢。

  「心領了。」蕭仲軒沒興趣,「今天我喝了寵物的血。」

  「我知道,那是交易的固定程序,怎麼樣,好喝嗎?」

  「說不上來,我喝他的血有種發麻的感覺,不太好受。」蕭仲軒想問個清楚,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血。

  喬成仁沉默幾秒,再開口,聲音低沉許多,不再那麼亢奮,「兄弟,你這寵物不好。」

  「怎說?」

  「你那寵物居然暗算主人,當然不好!兄弟聽我的準沒錯,我養過幾百隻寵物,還沒見過像你那位心狠手辣。」

  「他怎麼心狠手辣了,你倒是說個明白。」

  「你那個寵肯定吃大蒜了!大蒜對我們的刺激別說你不知道,人吃過大蒜,就算是隔夜,那血液對我們也是有影響。你是不是覺得嚐他血的時候,舌頭發麻,喉嚨發癢啊?」

  喬成仁得到肯定的答案,更加憤怒,「你這寵物不能留,明天就給退貨!太差勁了!」

  蕭仲軒靜默片刻,「他若是有心,倒是間接跟我表明了自己不願被吸血的意願。不過我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刻意食用大蒜來刺激我。」

  「那是你嫩!你不明白,人類是世上最狡猾且善於欺騙的動物!不能相信人類!人類不值得相信!」

  聽起來喬成仁跟人類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,蕭仲軒不願多談,直接與他做個結論,「總而言之,決定權在我,我要留不留,是我的事,你別煩了。」

  「我為你好!你說我煩!你這人什麼態度……」喬成仁罵道。

  「再說下去,我要結束通訊了。」

  「你!算我多事!不說了!總之你多注意點,免得被人陰!」喬成仁說完,先行結束通話。

  蕭仲軒關閉螢幕,沒點緊張感,喬成仁還不知道他買寵物不過是一時衝動想找個陪伴,他不打算吸食寵物的血液,不想將寵物當作玩物般對待。他一個血族生活確實太沉悶了,有個寵物陪伴或許不會那麼無聊。就像是養狗養貓,他養個人寵,本身具有智慧,懂得察言觀色,又不會無理取鬧。

  這還第一天而已,他對蕭和順的表現還算滿意,再觀察個兩三天,要是真有什麼不好之處,他就把寵物贈與喬成仁,請對方調教幾天,等懂事了再帶回來。喬成仁應付寵物無數,總有辦法馴服。

  蕭仲軒不再思考寵物的問題,打開桌上的文件資料,明天要開庭,案件有大有小,他得先做點功課才行。

  與晝伏夜出的血族不同,蕭和順很早上床休息了,不知該說他膽大還是粗神經,換個環境後,他依舊睡得香甜,從晚上十點整睡到早上十點,整整十二個小時。蕭和順睡醒後精神特別好,打個呵欠,起床梳洗,確認時間,相當訝異自己居然睡了十二個小時。

  血族懼光,屋子裡的玻璃不透光,且有獨特的遮陽設計,一點陽光都曬不進來,令人感覺不到時間早晚。

  光是這點就與人類集中管理區不同,管理區裡頭全是人類,白天受到日光照曬也不成問題。蕭和順喜歡陽光,他能體會到人類與血族的差別。

  白天是血族的休息時間,他在屋子裡盡量小聲動作,利用冰箱裡的食材,做個現成的果醬三明治。他怕吃東西所發出的聲音會吵醒主人,悄悄地拿著食物與果汁到陽台用餐。

  他所在之處,位於公寓的二十三樓,整棟公寓有二十九樓,整個社區沒有比這棟公寓更高的建築,因此鳥瞰風景,無限風光。

  蕭和順待在陽台許久,吃完早餐,看了一會風景,然後回屋子裡。

  躡手躡腳地將屋子裡裡外外打掃完畢,跳過主人的私人領域,他待在屋子裡沒事做了,他怕吵醒主人,他不敢有什麼大動作。最後將自己帶來的未完成毛衣給拿出來,繼續打著毛線打發時間。

  因為早上起得太晚,他將午餐時間延遲到兩點再吃,飯後,在客廳睡點午覺,直到被主人給叫醒。

  蕭仲軒沒料到自己會在客廳看見睡著的蕭和順,蕭和順以坐躺的姿勢,靠著沙發椅扶手熟睡,手上還擱著那天在管理區玻璃屋裡瞧見的未完成毛衣。

  他這寵物挺能為自己找事做打發時間,屋子裡明顯已經被打掃過,他一向淺眠,隔音板門牆隔著他都能聽見聲音,沒想到他的寵物將屋子打掃完,他卻沒聽見什麼聲響、沒被人吵醒。

  蕭仲軒覺得寵物表現很好,他回房間去,拿了毯子過來,給人蓋上。

  蕭和順在毯子蓋到自己身上的瞬間醒過來,眨了眨眼,還迷迷茫茫地望著對方,接著反應過來,猛地坐起身,慌張得不知所措,差點沒跪到地上,「主人……您醒了……」

  「你別這麼大動靜,不怕聲音傳到樓下去?」

  「對不起、對不起!」蕭和順戰戰兢兢道歉,低著頭不敢看人。

  蕭仲軒逗著他玩,他們樓層間的間隔打得厚實,樓上樓下的聲音除非敲打撞擊,否則聲音根本傳不過去。

  「吃過晚飯沒?」

  「還沒……」

  「過來一塊吃飯。」

  「是……」

  說是一塊吃飯,蕭和順還得煮飯,沒飯也得煮麵,不吃麵也得弄點三明治。血族就方便多了,一包血袋打開,咬個口子,吸食起來。

  蕭和順不敢看蕭仲軒喝血的樣子,他那雙受到血液刺激而放大的瞳孔,對他來說很恐怖,像是鬼魅一般。在上個紀元,血族被稱做吸血鬼,那個鬼字可說名副其實。

  蕭仲軒卻盯著蕭和順做飯菜的背影直瞧,好似一件有趣的事,眼看蕭和順切菜切肉,炒菜炒飯,煮湯試鹹淡,挺有一把架式。

  「一般寵物都像你這樣嗎?」蕭仲軒好奇提問。

  「主人指的是哪方面?」蕭和順反問,不懂主人提問的意思,不敢怠慢主人,停下手邊的動作。

  「我是指煮菜做飯,這是一般寵物都會的技能嗎?」蕭仲軒說完,讓他繼續炒菜,別受到他說話的影響。

  「是的,主人。一般寵物都得懂點家政,給自己做菜是基本,寵物得懂得餵飽自己。」

  「可市面上不也有專給人寵食用的現成飼料?」蕭仲軒有了興致,繼續詢問下去,這些小寵物怎麼不吃些現成的飼料就好,還自己動手做菜做飯,多麻煩。

  「回主人,現成飼料不比現做來的新鮮,再說長期食用飼料,人寵容易厭食,還請您諒解。」

  「我明白了。就像我偶爾也想喝點O型血是一樣的道理。在吃的方面,我沒意見,你喜歡怎樣就怎樣辦。」

  「謝謝主人諒解。」蕭和順應答,炒好兩道菜,一葷一素,一個湯。

  可惜就他一個人用餐,他炒兩盤還算多了。

  蕭仲軒幫忙端菜上桌,引來蕭和順誠惶誠恐,接著被蕭仲軒教訓一會,讓蕭和順態度自然些,別那麼戰戰兢兢。蕭和順哪敢,就是更加順著主人,他想幫忙,就讓他幫忙。

  兩人坐到餐桌上,一邊兩菜一湯、一碗炒飯,一邊兩包血袋。各自開吃,蕭仲軒繼續聊著剛才的話題。

  「編織毛衣也是寵物必修課業之一嗎?」

  「不……不是。」蕭和順臉紅一陣後,詳細與主人解釋,「這是我的修業之一,管理區有很多課程,編織毛衣是其中一項,我的年紀……比其他次級品的人類還大上許多。管理員說要是滿二十我再賣不出去,就要將我歸為劣質品。我問了管理區的長輩該怎麼辦,我不想死,老師建議我大量修課,等學會各種技能,或許我能升格成為管理區的教師。」

  在蕭和順解釋完這麼一長串的前因後果,蕭仲軒只抓到一句話。他問,「你不想死?」

  蕭和順抬起頭,堅定無比地對上蕭仲軒的視線,頭一次沒了戰戰兢兢,直觀的視線顯示他有多強的意念,他說得清晰,將那句話一字不改重複一遍,「我不想死。」

  蕭仲軒突然覺得眼前這個人類很美,他有著很強的求生意念,在他眼神中存在著生動的靈魂,那是很多人寵所沒有的純淨執著。

  他想,或許他撿到寶貝了。

  「很好。你……很好。」

  蕭和順收回視線,不清楚自己哪好了,他剛才的行為算不算忤逆主人。他是有那麼一點衝動,迫不及待地想告訴主人自己不想死的決心,要是因此惹怒主人,反而被打死,那太得不償失了。

  蠢得沒邊了,蕭和順想著該怎麼跟主人道歉。

  未料,蕭仲軒提起更加敏感的話題。

  「我還有個問題想問你,你明知檢驗流程得驗血,為何又要吃下大蒜?那天要是我提出不滿意,你可就得被送回管理區了。」

  「那是個失誤……大蒜是一個星期前吃的,是義大利麵中必定使用的原料之一,我以為自己永遠都賣不出去,所以沒多加注意而食用。我原以為過了一個星期,影響應該不大,沒想到還是被主人嚐出味道來了……」蕭和順低著頭,自知有錯,不敢看向主人。

  「當時怎麼不說清楚?」

  「我擔心主人責罰——擔心您認為我是不及格的寵物而要求退貨,我已經沒有後路可走,要是回去,恐怕得淪為劣質品了。」蕭和順語氣哀愁,充滿無奈。

  他所有行為動機,都符合他那句自白「我不想死」。

  蕭仲軒經此一談,明白自家寵物的性質,毫不遮掩的貪生怕死。

  挺可愛的不是?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09-b3b8eff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