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同]試閱:進擊的巨人衍生同人——幕後花絮 
文案:

艾連耶格爾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,
這個秘密要被人發現了……
當他抬頭,目光對上里維,
對方面無表情,同樣看著自己,眼神中帶著獸性。
他就像是獵物,被盯上了。

*平行世界的主角們演出【進擊的巨人】後的小故事!

其實沒有很S的里維VS超M艾連
  第一章

  他覺得自己的秘密被發現了。

  艾連結束一段挨打的戲份後,沒讓化妝師補妝,沒讓一旁待命的醫療人員看看傷勢,硬氣說聲我沒事,一個人匆匆忙忙躲進廁所的隔間裡頭。

  他剛才被裏維又踢又踹,導演明明說了點到為止,但裏維為求逼真,有好幾下真踢到他身上,毫不留情地出腳,他的身體疼痛不已。最恐怖的是,在他受虐的途中,他身體有了反應,下身某個部位居然硬了。

  艾連一直憋著疼痛帶來的快感,恐懼身體的異狀被人察覺。

  他感覺自己身體的秘密被發現了,被施虐的那人發現。

  完成鏡頭之後,艾連抬頭看了對方一眼,他很想質問對方,不是說好做做樣子而已嗎?怎麼真的踢他了?

  可當他抬頭,目光對上裏維,對方面無表情,同樣看著自己,居高臨下,睥睨著他,眼神中帶著獸性。他就像是獵物,被盯上了。

  艾連打了個冷顫,匆匆忙忙地逃走。

  他跑到離攝影棚最遠的化妝室,這裡人少,幾乎沒什麼人會經過,他躲在其中一間隔間,脫去身上的戲服,坐在廁座之上,情不自禁地自瀆。

  身體很疼。

  可是很舒服。

  痛楚讓他很興奮,情動之時,閉上眼睛,回想那人是怎樣踢踹自己的身體,他壓著已出現淤血的腹部,伴隨著痛苦呻吟,迎來第一波高潮。

  他失神地靠後,微弱喘息著。

  他才聽見腳步聲,緩慢地向他的方向走來,他知道不妙,他發現自己進來時候,太過情急,忘記鎖門了。

  他想反應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門板被人拉開。

  「找到你了。艾連。」

  裏維勾起淺淺微笑,盯著自瀆後失神、雙眼濕潤的艾連,空氣中瀰漫著艾連射出的體液騷味。

  被發現的艾連,覺得羞恥,又興奮不已。

  「居然躲在廁所裏手淫,還不鎖門。真是淫亂的小孩。」裏維走向前,一手抓住他的頭髮,讓艾連頭向後仰,面對著他。裏維彎腰,湊近他,輕舔艾連嘴角的傷口,他剛才下手可沒留情,往死裏踢。

  艾連吃痛,皺眉呻吟一聲。

  簡直勾人。

  裏維被他的呻吟聲搔得心裡發癢,恨不得一口吃了對方。

  但是他必須有點耐性,好吃的獵物必須慢慢享用才行。

  「你……你想怎樣……」

  「我想幹你。」裏維粗俗卻直接,對艾連要求。

  「不……」艾連拒絕,伸手抵著人,想要推開對方,但是裏維的力量比自己還強,他推不開裏維絕對的力量。對方的武力值也比自己高很多。

  「別反抗。」裏維拉著他的頭向後仰,始終維持一個姿勢,啃咬他的喉結,聽見他求饒抵抗,就咬他一下,直到他不敢再說什麼。

  裏維很滿意艾連的安靜,像是獎勵,舔了人喉結一口,對他說聲,「乖。」

  艾連敏感得全身都在顫抖,剛剛高潮過後的下身,又因為新的刺激重新微微抬頭。他眼中帶淚,卻又好像期待著。

  「你想要我怎麼做?」

  裏維在他耳邊輕聲細語,詢問他的意願。

  艾連像是被迷惑一樣,向面前的男人要求。

  「……弄痛我。」

  裏維低聲輕笑,答應一聲沒問題,更是肆無忌憚地虐待對方。

  他知道艾連的秘密。

  裏維放鬆拉扯艾連頭髮的力道,稍稍溫柔地揉揉他的後腦,接著帶著他的頭往自己的下身逼近。

  「會舔嗎?」

  艾連聽聞,誠實地搖搖頭,「沒有做過……」

  「沒關係,你只要放鬆就好。」

  在裏維要求下,艾連卸去裏維戲服上的裝置,皮帶與褲子,直觀面對男人的性器,他有些不好意思,卻難掩興奮。對方性器還沒有抬頭的跡象,他抬眼,看看對方的意思。

  「我現在還沒興奮起來,你來舔硬它。」

  艾連覺得羞恥,臉紅透了,「我沒有做過……」

  裏維揉頭的動作一強硬,稍微弄痛艾連,艾連呻吟一聲,向人求饒,儘管羞恥,還是答應舔硬男人的性器。

  艾連還想自己怎麼會落到這境地,這人也沒說什麼話,他怎麼就這麼聽話,讓舔硬就舔硬。難道是他心裡的偶像心態在作祟,他確實從小就很崇拜裏維,很喜歡他,作為演員他又是個大前輩。但他從沒想過會跟心目中的偶像發生這種關係。最丟人的是,他面對的是偶像疲軟的性器,而自己卻在偶像一再施暴下又硬了起來。

  「專心點。」裏維拍他臉頰兩下。

  艾連收回心神,好好面對裏維——的性器。

  他還想要怎麼伺候,心裡多少有點排斥。真的要舔嗎?可以迴避嗎?能不能只用手?他疑惑地抬眼看看裏維。

  裏維摸摸他的後頸,沉聲警告,「你最好快點,外頭還有人在等我們補完鏡頭,最重要的是——我的耐心有限。」

  艾連嚥下口水,裏維魄力十足,那股恐怖感籠罩著他。他不敢不聽話,張開嘴,伸出舌頭舔了一口。

  鼻息間全是男性的氣味,他的心跳猛地加速,感覺特別興奮,他真的有病,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「喜歡我的東西嗎?乖,聽話,將它含進去。」

  艾連在裏維的勸導下,真的張開口,鼓起勇氣,突破下限,將對方的性器含入口中,滿口男性氣味,超乎自己的想像,感覺性器在自己的口中壯大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艾連嚶嚀著,太不習慣,直覺想將對方的東西吐出來。

  裏維不讓他逃脫,用力一頂,將自己的分身完全沒入艾連口中,在他口中衝撞著,直頂著他喉嚨。

  艾連痛苦作嘔,流著痛苦的生理淚,抬眼看向裏維,想跟人求饒,向他伸手,推不開又無力,像是擾亂一樣,雙雙被裏維抓住手。

  艾連的頭不再受人固定,開始頭向後仰,想避開人。

  「不准逃。」

  裏維一個命令,艾連又不敢動了,只能張著嘴,為男人口交。

  他從沒給人口交過。

  縱使他知道自己的性癖異於常人,不太正常,但他不曾冒險尋找刺激,如今被裏維抓包,他簡直無處可逃。

  裏維對他越狠,他越覺得興奮。

  連同被男人逼迫著口交,他雖然痛苦,卻也感受到隱隱的快感。

  他想要被虐待得更慘一點。

  艾連閉上眼。

  裏維一個挺身,將精液全部射進他的口腔。

  很腥的味道。

  艾連眉頭緊皺,很想吐出來。

  裏維抽出性器後,單手掐著他的嘴,不准他將精液吐出。

  「吞下去。」

  吞下去?艾連搖頭,不想聽話。

  「吞下去。」裏維抬起他下巴,讓他仰頭。

  口中的腥液,流入喉嚨,艾連邊哭,邊將男人射出的慾望給吞入,滑過喉嚨,吞到肚子裡頭。

  「乖。」裏維湊向前,親吻他的嘴角,給予聽話的孩子一個獎勵。

  艾連聲音低啞,「爲什麼……」

  裏維沒回答他的疑問,將褲子穿好後,催促他,「趕緊收拾,片場的人還等著。」

  語畢,裏維離開隔間,前去洗手,留下一臉茫然的艾連。

  艾連被那樣對待,下身還硬著,自己動手擼出精液,第二次高潮,出來的東西稀了許多。他穿好衣物後,走出隔間,裏維已經不在廁所了。

  他洗了好幾次手,還有漱口,精液含在口中的感覺揮之不去。他站直身體,看看鏡中的自己,哭過的雙眼紅潤,被使用的嘴唇紅腫,因為釋放過慾望而明顯鬆懈的慵懶神情。

  他不能這樣出去,一看就會被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情。

  他洗了好幾次臉,直到恢復情緒後,才走出廁所。

  「花了不少時間。」

  艾連很驚訝,沒想到裏維居然還在。

  裏維雙手環胸,背抵著牆,顯然在等他出來。

  難道說,他一直待在廁所外頭等他?

  答案是明顯的。

  艾連太過意外,瞪大眼睛,不可思議看著裏維。直到裏維不耐煩地催促他,趕緊回片場集合。

  艾連乖乖答是,默默跟在裏維身後。

  一路跟隨,戰戰兢兢地時不時抬頭瞄瞄裏維背影。

  裏維不高,比自己矮了將近十公分,而且還有點娃娃臉,看不出實際年紀,奇怪的是他的氣場很強,他的外型直接影響到他接戲的路子,最常見到他演些不討喜的反派腳色。

  裏維本身練武,做起打鬥動作是乾淨俐落,有時動作指導老師來討論動作,他還能參與一些自己的意見。

  艾連很佩服他,更不用提這人一直都是自己努力的目標。

 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,這樣的裏維先生居然是個會強迫人幫他口交的變態。

  變態……

  在變態的脅迫下而數度高潮的自己,也沒有什麼指責人的資格。

  艾連想到剛才他還將人的性器含在嘴裡,臉又竄紅了,覺得羞恥,雙手掩臉,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  不是什麼厭惡噁心的情緒,而是難以啟齒的……喜歡。

  他覺得自己真的很有問題。

 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片場,導演指揮著群眾切換場景,場務助手與裏維的經紀人一見他們回來,立刻向前招呼。

  裏維的經紀人是位精明的女性,瞧見艾連眼睛紅腫,她彎腰向艾連道歉,「抱歉,我們家的裏維出手太重了,他這人經常為了演出的真實性而真的動手,這次真的太超過。你身體有沒有哪裡不適,要不我幫你跟導演請假,先去醫院檢查看看。」

  「不……不用……我沒什麼大礙。」艾連趕緊搖手,表示自己並無大礙。

  「我剛才檢查過了,確實沒什麼大礙。」

  「你也真是!說好做做樣子,你怎麼真的打人了!」

  「我得到導演同意,一條通過。省得重拍好幾次。」裏維顯得有恃無恐,回頭對艾連說,「喂,小鬼,快去補妝。」

  艾連點頭,在場務助手帶領下,趕緊去補妝。

  場務助手是個新手菜鳥,有點正義感,對裏維的態度頗有不滿,覺得艾連的遭遇可憐,這顯然是被裏維跟導演黑了,他勸艾連看開點,「這行業就是這樣,誰大牌誰說話。你別放在心上,千萬別跟導演、還有大牌演員過不去。唉,你雖然是主角,卻得受這樣的委屈,難為你了。」

  艾連抿嘴,搖頭,「不委屈,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。」

  場務助手很欣慰他能明白事理,導演要是扮黑臉,他就得來扮白臉,安撫男主角的情緒,免得他罷演。要知道找人重拍,得燒很多錢,他們也沒這時間浪費。

  說來艾連處境實在可憐,導演之所以同意裏維這樣荒唐的做法,恐怕是吃定艾連是個剛出道的小演員,酬勞低又耐操,而且外型很符合男主角的形象。最重要的是,艾連還沒有固定經紀人,跟其他發包過來的小演員們共用一個經紀人,經紀人根本照顧不過來這麼多人。他再委屈,也只能和血吞。

  場務助手安慰完人的情緒後,心安理得地將人交給化妝師補個妝,自己出去忙活。

  艾連忍受化妝師的碎念,抱怨他把妝全弄花了。剛才他哭得那麼慘,又猛洗臉,妝不花才怪。他卸了妝,重新化妝,要補幾個他被揍得很慘的鏡頭,粉撲打滿後,還得做特效化妝。

  等到艾連走出化妝的小隔間,都過了三十幾分鐘,導演在現場等得發飆,直罵他作為男主角能有多金貴,還要全劇組的人等個老半天。

  艾連回到片場,跟導演頻頻道歉,接著補鏡頭特寫。

  裏維的鏡頭已經補拍完畢,那邊已經收工了,還卸好妝,待在一旁觀看艾連補拍鏡頭。他待在鏡頭之外,與工作人員站在一塊。

  艾連原本沒注意到他,一直到拍攝快結束時候,他才發現裏維。

  用那種玩味的表情盯著他看。

  艾連突然覺得憤怒,瞪向他的方向。他的神情被鏡頭完整捕捉下來。

  導演覺得這眼神不錯,可以用,沒有責怪艾連沒有對上鏡頭,反而是讓鏡頭去抓取艾連的視線。

  補拍鏡頭完畢,導演總算宣佈收工。

  「待會一起吃飯。」

  裏維走向下戲的艾連,對人說話,命令語氣,不容拒絕。

  艾連很不想面對男人,就算是偶像約吃飯,他都覺得是黃鼠狼給雞拜年,尤其在他們發生那樣的事情之後。

  「是該請吃飯!讓我們好好賠罪,你有沒有特別想吃的餐廳?」裏維的經紀人在一旁搭腔,對艾連挺抱歉的,自己帶出來的藝人對他動手了,說什麼都想請吃飯賠個罪。

  艾連搖頭。他不想答應,一心想拒絕。

  「如果沒有特別想吃的餐廳,那就我們這邊決定了。」對方經紀人理所當然地接話,自然不會覺得艾連搖頭是拒絕飯局的意思。多少也是有些先入為主的觀念,總覺得小牌演員不可能會拒絕巴結大牌演員的機會。

  艾連一臉尷尬,說了一句,「我去卸妝。」

  說完,他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  艾連還想趁卸妝時候趕緊逃走,對方居然守株待兔,待在外頭等他出來,裏維的經紀人佩托拉一見他走出化妝室,跟他揮手招呼。他逃不掉,只好硬著頭皮,跟裏維他們一道晚餐。

  佩托拉態度親切,一路上與艾連交談,從艾連口中問出不少現況。

  「原來如此,導演為了讓你們這幾位主演培養感情,所以給你們安排住進公寓,又能省錢又能朝夕相處,真是一舉兩得。你們是幾個人住一層?」

  「六個人一層,阿爾敏、米卡莎、約翰、莎夏、柯尼跟我同一層,我們住五樓。六樓是貝爾、萊納、亞妮、克裏斯塔、尤米爾跟馬可。馬可結束戲份後,這幾天就要搬出去了。」

  「六個人住一層會不會很不方便?」

  「不會,大家下戲後都累翻了,幾乎都是倒床就睡。我們的房間都是衛浴獨立的套房,所以也不會有搶著使用廁所的情況發生。」

  「感覺挺熱鬧的,改天有空,能讓我們去參觀參觀嗎?」佩托拉說得興致都來了,對他們住的公寓很好奇。

  「這禮拜六,克裏斯塔說要辦馬可的歡送派對。你們想參加的話,我可以跟克裏斯塔說一聲……」艾連提出邀請,但很心虛,基於禮貌他不得不開口邀請。然而他又不是那麼有誠意的邀請他們,他希望他們不答應。他現在面對裏維會害怕,總會想起他們做過那樣的事。

  事與願違。

  「好。反正禮拜六沒事。」一直沈默聽著他們對談的裏維,主動開口了,居然是一口答應了艾連的邀約。

  佩托拉暗自意外,裏維竟然會答應幾名小演員群的派對邀請,但她想他們都接了這部戲,跟主演群打好關係也是必要,以後大家好工作。只是沒想到裏維會答應艾連的邀約,她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  佩托拉開了三十分鐘的車,終於抵達餐廳,她選的是一間法國餐廳,有格調、上菜慢,最適合聊天培養感情。她算盤打得啪啪響,沒辦法,她家大爺脾氣不好,很怕自家大牌把主演男主角嚇得不輕,要是從此對戲不在狀態,影響到拍攝進度,他們後頭的行程會被打亂,這種慘劇萬萬不能發生。

  艾連一看是法國餐廳,臉色刷白,想到他們不知道要在餐廳裡耗多久,他的胃因為緊張開始隱隱作痛。

  「怕什麼?我能吃了你?」裏維注意到艾連刷白的臉色,湊近他,在他耳邊低語,說完話,還刻意伸出舌頭舔了他耳朵一下。

  艾連身體一縮,震驚萬分地瞪他。

  他怎麼能在車裡舔他耳朵,要是被前面開車的佩托拉注意到該怎麼辦!

  裏維卻是無所謂的態度。

  艾連別開臉不說話,他刷白的臉轉變成紅,他緩和之後才意識到自己的心態很不對勁,他應該先責怪對方舔他耳朵的舉動跟性騷擾沒兩樣,而不是在意會不會被前方開車的佩托拉發現。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好像他在默許他的行為。

  佩托拉已有定位,事先特別交代請餐廳給他們準備一個小包廂,一張原桌三人坐定,裏維右手邊是艾連,左手邊是佩托拉。

  佩托拉讓服務生介紹餐點,裏維隨意點了幾樣,只交代要瓶紅酒。艾連隨他們安排,選擇今日主廚推薦。

  「要開酒啊?我得開車不能喝,艾連你能喝酒嗎?我是說你年紀有到嗎?」

  「雖然我扮演的角色才十五歲,其實我已經十九歲了。」艾連解釋,他已經是可以喝酒的年紀。他們那裡很多人都是超齡演出,跟角色年紀完全吻合反而是少數,像阿爾敏跟柯尼就真的是十五歲。

  「看不出來十九歲,你跟裏維一樣是娃娃臉呢!」

  艾連靦腆笑了笑,他沒說,裏維才是真正的娃娃臉,可以跟東方人的米卡莎比拼,米卡莎也是完全看不出年紀的類型。

  「十九歲,已經是成年人了。」

  「爲什麼我總覺得你說這句話的時候,特別猥瑣……」佩托拉皺眉,好好端詳自家藝人。

  裏維神情淡定,沒特別古怪樣子。

  倒是一旁的艾連紅透整張臉,酒還沒來,已經先醉了模樣。

  服務生上前菜,準備餐前酒,艾連緊張得口渴,酒是一口接著一口喝。主餐來之前,他已經有些暈眩。他們都點了肉類料理,紅酒一來,他又是一口接著一口喝。

  裏維很好心地爲人斟酒,讓艾連的酒杯沒有空的時候。

  佩托拉還奇怪裏維怎麼突然這麼好心,隱約覺得哪不對勁,卻說不上來。她原本想勸人少喝點,但艾連臉紅醺醺的酒醉模樣太過可愛了,讓人忍不住也想鬧鬧他。

  「還要喝嗎?」裏維詢問他,一瓶都快見底,最後一小口,不知道要不要留給他。

  艾連神情恍惚,聽著裏維的問題,便對他說,「要。」

  眼睛晶亮,閃耀著貪婪的光芒。

  勾得裏維想做點壞事,正巧佩托拉去趟洗手間,包廂裡頭只剩下他們兩人。

  他將最後一小口酒倒入自己的酒杯。

  「啊——」艾連看著紅黑色的酒液落入他人杯中,失望地盯著酒杯,發出失落遺憾的單聲。

  「想喝,就來搶。」裏維挑釁完,將酒一口飲下。

  艾連醉昏頭了,撲了過去,狠狠地搶他嘴裡的那口酒。兩人唇舌交纏在一起,酒液從兩人口中的縫細流出。分開後,艾連舔了裏維嘴角一口,把流出的酒舔去。他衝著人傻傻地笑了笑,向人告白了,「裏維……喜歡你。一直……一直都喜歡……崇拜你……」

  意猶未盡地,又親了人嘴巴一口。

  艾連醉迷糊了,跟他分開,咂巴咂巴舔自己嘴巴,回味無窮享受嘴裡殘餘的酒味,還有裏維口中的淡淡味道。

  他還想著,那個人的嘴巴真甜,有很好吃的味道。

  佩托拉從洗手間回來,錯過了剛才的精采畫面。發現裏維一臉錯愕,卻又好像挺高興的模樣。偏偏不管她怎麼問都問不出個所以然,只能扼腕她幹嘛上廁所還順便補妝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03-827b1ec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