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區 
對我來說,寫這種文章很紓壓哈哈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那天,溫完成某交易的合作長談,談判順利,他方獲得極大勝利,他覺得機會難得,值得好好慶祝。回程路上,拐了個彎,繞道城裡那頭的中國餐廳,買了幾分餐點回去,當做宵夜,打算和愛人一塊分享。

時速逼近一百,迫不及待趕回家。

溫將車開進車庫,熄火,拎好物品下車,進到屋裡頭。

「雷?」

溫在屋內大喊他愛人的名字,卻不見回音,心裡奇怪,按照雷的行程,他今天應該是在家的沒錯。

溫上樓,尋找,卻在樓上的走廊發現眾多卸下的衣物,不屬於他的衣物,一路凌亂到臥室去,更不用提從臥室那扇門傳來的淫聲浪語。

溫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,他站到臥室門口,門沒關好,從門縫依稀可見裡頭放浪形骸的景象。

陌生的男孩,隨著男人的動作搖晃著身體,發出像是哀求又像是舒服的呻吟。漂亮的白人男孩,臉上癡迷的模樣,連門外有人看著他都沒發覺。

溫悄悄推開門,要把裡頭的景象看著仔細。

他男人的黑撞擊著漂亮男孩的白,膚色那樣對比,體型多大差距。

男孩滿十八歲了嗎?成年了嗎?溫突然想著。

他其實早已氣炸。

雷衝刺男孩的身體,男孩早抵達高潮,頻頻求饒。

他們的性事肯定持續很長一段時間,因為男孩身上到處都是精液,連同他癡迷的臉上都有。房內衝刺的那股歡愛腥味。

溫一度茫然。

當他再為他的愛人跟敵對幫派談生意時,他的愛人正在幹漂亮男孩,背叛得毫不手軟。

正如雷發現他,毫不意外,也偷情被發現的愧疚與驚慌,只是淡淡看著他,持續侵犯男孩。

「嗚、嗚不要了──」漂亮男孩哭喊著。

溫看著他的愛人,許久發不出聲音。

他知道雷在外頭,偶爾也會玩些男孩女孩,但他總是百般縱容、眼不見為淨,那些外面的事蹟任由雷為所欲為,他管不著也不會插手參與。

但是這是他們的家。

他怎麼能將外人帶進屬於他們的絕對領域!

溫震驚得無法動作,只能傻愣地看著他們。

雷終於達到高潮,完成射精的動作,他退出男孩的身體,扯掉保險套,往地上亂丟。

「回來了。」

雷對他說話,雲淡風輕的語氣。

溫走向床鋪,雷對他挑眉,戲謔說話,「怎麼?要加入我們嗎?」

溫沒回答,打開床頭櫃的第三格,雷的臉色立刻沉下,冷眼看他動作。他們都知道第三格放的是什麼東西。

一把槍,溫拿起槍,對著失魂的漂亮男孩開槍,打在他大腿上。

男孩發出淒厲的慘叫聲,溫置若未聞,又要開第二槍。

「溫!住手!」雷爬起,抓住他,甩他一巴掌。

溫才從震怒中醒了過來,槍是抵在雷身上,只要扣下板機,就能跟雷說掰掰。

但他沒有開槍射殺雷,因為對方是他愛了十幾年的男人,他把槍交給雷。沒說一句話,倉皇著腳步走出臥室。

「你去哪?」雷在他身後詢問。

溫沒回答,執意往外走去。

「救我,我還不想死!」漂亮男孩痛苦打滾,向雷求救。

雷只是越過他,頭也不回地,跟隨溫的腳步出去臥室。

溫掏出手機,撥通電話給雷的手下,讓他們派人過來處理男孩,他走到樓下客廳,坐入沙發。

雷跟在他身後,跟坐入沙發。

溫對雷說,「我買了宵夜。」

雷觀察著溫的反應。

「今天的談判很成功。」溫說話,正常得像是甚麼都沒發生,只是神色始終茫然。他拿起中式餐點,使用筷子吃麵,咀嚼咀嚼,索然無味。

雷挑選一份消夜,在他身旁也跟著吃起。

後來,雷的手下來了,跟他們打聲招呼,接著將男孩給帶走。

溫把麵吃完,期間沒再多說一句話。

「溫。」雷喊他一聲。

溫看向他。

「男孩是別人送來的玩伴,你明白的。不要跟我鬧彆扭。」他說。

好像解釋,卻又那麼理所當然。

「雷,晚安。我今天睡客廳。」

「溫。」雷沉聲,帶有警告意味。

「等你把床給換了,我會回去睡。下次,跟別人玩時,到客房去,別在我們的臥室裡,我不喜歡其他人的味道。」溫停頓一會又說,「或是給我一個獨立的房間……」

「夠了。」雷起身,上樓。

等人一走,溫捲曲身體,橫躺在沙發上,挪了一個自己覺得舒服的姿勢,沒梳洗,沒換衣服,僅拿掉領帶,解開鈕扣,和衣睡了。
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301-e61395c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