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一滴眼淚 
一滴眼淚文宣





  第一章

  江子禛第一次見湯書翰既不是在報章雜誌,也不是哪台電視節目,而是在他工作飯店的廁所。當時的湯書翰還要紅不紅,在娛樂圈最邊緣的地帶浮浮沉沉。江子禛沒認出他是誰,卻一眼看上對方。

  其實他們初遇並不美好,尤其湯書翰正處於極度狼狽的狀態,人單手扣著馬桶,大吐特吐,空氣都是嘔吐的酸味跟酒氣,本該沒什麼美感。

  可江子禛盯著湯書翰的背,即使隔著白襯衫卻依舊充滿力量感且緊繃的背肌,他看著看著,慾望瞬間湧了上來。

  他嚥下口水,走進隔間,將門反鎖,動作俐落。他假好心地詢問,「先生,您需要幫忙嗎?」

  對方沒回應,可能吐得太厲害,沒聽見他說話。

  江子禛伸手拍拍他的肩膀,用心感受碰觸到他時的手感,對方體溫燙得嚇人。

  男人回頭,雙眼迷濛,嘔吐造成他的雙眼泛著淚光,他開口卻回不了話,只呻吟一聲,差點往一旁地板倒去。

  「先生!」江子禛喊了一聲,及時抓住他,更是貼近對方。男人的氣息充斥鼻間,那股酸味也一同刺激他。

  他媽的,他整個人來勁了。

  狠不得上他。

  江子禛開始糾結,他做了這麼久的飯店服務生,他當然知道一些店裡不能說的小秘密。像是這些有錢人的遊戲,看上誰就帶來吃飯下藥,下完藥,就打包上樓開房間好好玩上,搞搞各種不同口味的男男女女。作為一名優良服務生,他明白自己不能打客人的獵物的主意。

  但這男人太合他胃口,太吸引人。他多看幾眼,都像根羽毛直搔心臟。

  「幫我……」湯書翰呢喃,尋找幫助,他試著站起,才發現自己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。

  江子禛幫他扶起,心裡還在天人交戰。幫人一站好,他驚覺這人比想像中高大又重,實打實的精壯,看起來瘦,摸起來有肉。他更加滿意了,心癢難耐,動了那個本不該動的念頭。

  他扶著對方,突然假裝站不穩,刻意蹭過對方早硬挺的下身,如願聽見那人仰頭呻吟。江子禛欣賞他仰起的模樣,真是太好看了,他還想咬人突出的喉結一口。

  「先生……」江子禛喊他一聲,語氣充滿慾望。接著又蹭了對方一下,他說,「先生您這樣情況不好出去吧?我能幫您用手解決……不過得跟您收點小費……」

  「你要多少?」湯書翰咬牙切齒詢問。

  上鈎了!江子禛簡直想放聲大笑。不過這種事他是第一次做,畢竟不合飯店的規矩,行情價他是不清楚,他就意思意思說了,「半套五百,全套一千。」

  湯書翰臉色很難看,遲疑半會,才開口。

  「做半套。」

  江子禛有些遺憾,但是能做半套也算他撿到。他拉著人轉個半圈,將人推到門板上,動手解對方皮帶。

  「你……」湯書翰低頭看他,眼看他動作俐落,已經卸掉自己的褲子,他還想叫暫停或是等等,但他什麼話都還來不及說,江子禛的手已經摸上他的東西。

  「你真的好燙。」江子禛靠緊他,盡量在他耳邊說話,故意逗弄他。他摸著對方的性器,觸感極好,形狀又直又粗,肯定沒怎麼用過這裡,「你是不是處?」

  湯書翰瞪他一眼,不悅罵道,「閉嘴!」

  好,閉嘴就閉嘴。江子禛專心弄手活。因為他比湯書翰還矮上許多,感覺對方粗喘的鼻息全灑在他頭頂上,情緒一度激動。很想跟他一起擼擼,但糾結於職業道德,還是忍著,只幫對方摩擦。

  聽著對方越來越急的喘息聲,還時不時發出一點一點克制不住的呻吟,他知道對方要衝頂了。光聽對方忍不住的聲音,他也快被喊出來了。

  這男人真他媽的性感。

  好想幹他。

  也想被他幹。

  幹。

  江子禛想不起什麼職業道德,仰頭對著男人的嘴就是一吻,對方不掙扎也沒推開他,隨他吻著,更加粗暴的回吻他。

  這是一個從裡到外都充滿力量的男人,男人中的男人。

  江子禛感覺手上的性器射出點點精液,停不下來的射出,大概是受到藥物的影響,量多得嚇人。男人釋放過後,身體稍軟,靠在他身上。

  害他心臟直跳,江子禛想著,喔,慘了,他現在不想放開他了。

  突然,男人用力推開他,像是突然驚醒一般,震驚地瞪了他一眼,隨後拉起褲子逃也似的跑走了。

  江子禛錯愕,看著他的背影,茫茫然。

  「先生……還沒給小費呢……」

  好吧。雖然他也不算虧。

  這就是他跟湯書翰的第一次會面,回想起來,那場面真不好看。

  後來,他在某電視劇上看見他,演著一個反派角色,他盯著電視仔細尋找演員列表,找到他的名字,湯書翰。

  居然是個小演員,那天他是被潛規則了吧。

  嘖嘖,遺憾啊,這可是多好的一個男人。早知道他那天就應該更強勢一點,把人給吃了。他看他那裡形狀這麼好看,像是沒怎麼用過的樣子,搞不好就是被那些老闆壓的份。所以說人就是要有錢,有錢了,要什麼樣的貨色沒有。江子禛胡思亂想著,還給自己下個強而有力的結論。

  江子禛是有志氣的人,他可不想當個萬年服務生,他現在雖然是服務生的領頭,但早晚是要升經理、管更多人的份。

  他想,那次的豔遇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機緣,是他沒有好好把握。

  現在懊悔也沒有用,該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了。

  但他作夢都沒有想到,那樣的好運居然能讓他碰到第二回,該說他幸運呢,還是對方老學不會教訓,又扣著馬桶吐得淅瀝嘩啦。

  「先生,您需要幫忙嗎?」

  江子禛看見人,心花怒放,但他沒表現出來,照舊官方說辭,好生詢問。

  湯書翰回頭瞄他一眼,緊皺眉頭,「又是你。」

  「哎,是我。」江子禛聽他這麼一說,心裡更高興了,這人還記得自己呢。一個沒忍住,跟對方多說了幾句,「這一區都是我負責的,連廁所都得定時巡視。」

  「……你…過來。」湯書翰沒聽他囉唆沒完,打斷他,向他招招手。

  江子禛照舊,走進隔間,關上門、鎖上門閂,有點飄飄然。是不是又讓他做半套?他這次可要極力爭取做個全套。

  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湯書翰聲音低沉、富有磁性,跟他說話像在他耳朵搔癢。

  「江子禛,這是我名字。」江子禛將制服上的名牌給他看看。

  湯書翰皺眉將那三個字看進眼底,點點頭,表示明白了。

  「把衣服脫了。」

  「咦?」

  「我說把衣服脫了。」湯書翰重覆一遍,語氣明顯上了火氣。

  江子禛露出為難表情,問個清楚,「先生,您這是要我做全套服務?」

  湯書翰停頓一會,最後微微地點頭。

  江子禛見狀,心裡大喜,也不矯情,爽得當場就把衣服給脫了。

  湯書翰看他脫,自己也脫了起來。

  江子禛滿是期待他把內褲脫下,卻見他一件一件把他剛剛脫的衣服給穿上。他錯愕看著換上飯店服務生制服的湯書翰,還傻傻問他一句,「先生,你幹嘛?」

  湯書翰冷眼掃他,沒說一句,穿著他的衣服走了。

  江子禛身高一七零,湯書翰身高一八五,兩人身高差距十五公分,褲子穿在他身上硬是短了一截。湯書翰沒管一身不合適的制服,快步走出飯店。

  邀湯書翰來飯店的老闆意識到情況不對,前期被耍過一次,沒道理這次又被耍,派人去廁所抓人,卻只見半身赤裸的江子禛。

  「人呢!」來者怒問。

  江子禛擺出無辜模樣,以受害者的姿態回答,「有個先生過來搶走我的衣服,然後就走了。」

  「該死!讓他跑了!」對方怒拍牆壁,命令自己身旁的人,「快去追人!媽的!連續兩次耍我!他真不想混了!」

  江子禛低頭不語,他不過一個路人角色而已,等到所有人撤離,他才撿起湯書翰的衣物給自己套上,接著回員工休息室,換上自己備用的制服。

  他將湯書翰的衣服摺疊好,看著衣服突然笑了,他兩次遇見湯書翰,兩次都有那麼一點損失。一次是少給半套費用五百塊,一次是搶走他的制服。制服一套可不便宜。他下次要是再遇見湯書翰,是不是應該明哲保身拐彎走啊?

  但那可是身材好得不得了、長相又特別對胃口的好男人。

  江子禛回想對方半赤身裸體的樣子,身上精悍肌肉真不是蓋的,精而不壯,該有的形狀都有出來,練家子的身材。光是這一幕能讓他配好幾碗飯。

  「領班,在想什麼?」

  「噓,別吵他,他剛被人搶衣服了。可能餘驚猶存。」

  「哇!誰啊!」

  「我知道是誰,偷偷跟你說,就是演那個大反派的湯書翰!」

  「咦!」發出驚訝聲響的人接著說,「誰?」

  顯然地不知道湯書翰這人。

  畢竟湯書翰只是個要紅不紅的三流演員,還沒到家喻戶曉的地步。

  江子禛聽見他們對話,回過神,驅趕他們,「去去,換好衣服就下班。別在休息室嚼舌根。這件事誰也不能傳出去,小心飯碗不保。」

  「是的,長官!」做個行軍禮。

  江子禛搖頭,看他們嬉鬧一陣後陸續離開休息室,而他還得回去繼續上班。他關上置物櫃前,多看幾眼躺在裡頭的衣物,明明被搶衣服了,卻莫名的好心情。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。

  江子禛第三次遇見湯書翰,是在大街上不期而遇,僅一眼,江子禛很輕易認出對方,他還想著,是不是上天注定他們要在一起?不然他怎麼老是碰到他。

  湯書翰穿著T恤牛仔褲,那是多一般的衣著,就他那副身材硬是穿出肌肉線條,充滿力量感,湯書翰的身材真是太好了,怎樣看都好看。別怪他老是強調這點,他光是盯著人的背影,幻想那結實屁股的手感,他都控制不住自己了,下身有微微抬頭的跡象。

  等到他回過神,已經跟著人走過一條街了。

  他想跟對方搭訕,卻又猶豫著。每次搭理他似乎都沒什麼好下場,對方還欠他五百塊錢小費、跟他的工作制服……眼看人要走遠了,他腦一熱,決定衝了。

  「嗨!好巧,又遇見你了。」江子禛用了超俗濫的開場白,跟著湯書翰走過一條馬路,對方走得極快,他只好配合對方也走得快,還自顧自地聊起,「其實我本來很糾結要不要和你打招呼……」

  「你誰?」湯書翰被煩得受不了,眼看甩不掉對方,乾脆停下腳步,上下打量江子禛,一個結論沒印象。就是一個滿大街都看得見的二十五六歲的男子,他想不起自己在哪裡見過他。

  「你不記得我啦?在東館飯店的服務生,我兩次在廁所遇上你,一次給你做半套服務,一次被你騙走工作制服,想起沒?我就是那個超倒楣的服務生。」江子禛笑著解釋,也不怪他貴人多忘事。

  湯書翰終於想起他,臉色更加難看,還帶點惱羞。他用那獨特低沉嗓音,說聲,「是你。」

  江子禛從耳到心一陣酥麻,聯想到他在廁所吐得難堪的樣子,心癢難耐,他真真喜歡他,無意識向前一步,想更接近對方。

  湯書翰卻是後退,明顯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江子禛一愣,頓了好一會,沒想到他會這麼排斥他。他心裡苦笑,雙手舉起做投降姿勢,並退後一步,跟他保持距離,「抱歉,我無意冒犯,只是想跟你打聲招呼。」

  湯書翰聽他這麼說,臉色緩和許多,不好意思地回答,「我……只是想起不好的事,還請你別放在心上。」

  他真可愛。江子禛又開心了,欣然接受他的歉意。

  「你衣服還在我那,我改天還你。還有我的制服,你也得還我,沒制服我可沒辦法工作。」江子禛故意說得誇張,其實他有兩套制服,但湯書翰不知道。他打算騙騙湯書翰,最好能把他帶回家去。

  「抱歉……我把你衣服丟了。」湯書翰致歉。

  江子禛沒想到對方手腳這麼快,還打亂他的如意算盤,一時間忘了該怎麼反應,只是錯愕地盯著對方。湯書翰不是那種一眼會讓人覺得很帥的類型,但看久了不膩,很順眼。他看得癡迷。

  湯書翰還想他是不是生氣了,想著要給人道歉。

  「要不我請你吃頓飯,向你賠罪?」

  江子禛回過神,把他的話聽清楚了,重新豁然開朗,他不敢表現得太明顯,輕咳一聲,假裝自己並不是那麼欣然接受,「好吧……看在你是名人的份上,吃頓飯……就當賠我那套工作制服吧。」

  「我真的很抱歉……」

  「沒事,你別太放在心上。」江子禛假惺惺極了,自己都覺得噁心。

  湯書翰說要請他吃頓飯,江子禛還以為他會帶他去餐廳。結果不是,湯書翰居然帶他回家,太出乎他意料之外。

  「你不是要請我吃飯?怎麼帶我回家?」

  「呃……其實我現在手頭有點緊……我想親自下廚給你吃,一方面代表我的誠意,一方面省點錢。希望你別介意。」湯書翰老實交代自己的狀況。

  江子禛當然不介意,還正中下懷,但他盡量不顯露自己情緒,脫口詢問,「你不是演了八點檔嗎?怎麼會……」

  說到一半,他驚覺這話題不好,太敏感了,挺戳人痛處的。他趕緊揮手,「不不,你當我沒問。」

  雖然他真的很好奇。

  「跟你說也無妨,只是你別跟媒體說。」湯書翰苦笑,將自己的處境說了。他因為惹到上頭老闆,老闆要封殺他,非逼他出走,一出走又得賠上百萬違約金,以至於他現在欠債還債,戲演得再多都只是在補洞。更何況,沒有大經紀公司作為後盾,像他這樣要紅不紅的演員,能得到角色不多,而且絕對不可能是大角色。

  「可你不是演了八點檔的反派?」

  湯書翰臉色瞬間變得難看,江子禛注意到了,安靜等他解釋。

  許久,才聽見他說,「為了那個角色,我現在幾乎每月上一次東館,你在那裡工作看得多,肯定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」

  江子禛幾秒鐘的啞口無言,眼看人炒飯炒菜,做好兩菜一湯。他一直想著該說些什麼緩和氣氛,他腦中空白一片。

  湯書翰招呼人坐下吃飯,江子禛呆愣走向餐桌,聽見動筷子聲音,才回過神來,他知道他該說些什麼了。

  「下次……他再找你去東館,來找我,我幫你躲起來。」他說。雖然這不符合規矩,有違一個優良服務生的作為。

  湯書翰訕笑,想婉拒他的好意,但轉念一想,有一就有二,很難說那位老闆不會再招他。

  「我要怎麼找你?」

  以此為契機,兩人交換電話號碼。

  江子禛看著湯書翰的手機,現在誰不是拿觸控式的手機,而他的手機卻還是諾奇亞3310。是念舊還是捨不得換,他胡亂猜測著。

  江子禛很意外的是,那天自己居然沒有試圖強上湯書翰,按照他的性格,肯定早把人帶上床。他想,可能是湯書翰是個練家子,讓他不敢輕舉妄動。也可能是,湯書翰散發出很強烈的直男光波,讓他有點退縮。

  在他們往來很長一段時間,江子禛都沒有動過這念頭。他是喜歡湯書翰,他的外型太合自己胃口,這是無庸置疑的事。他甚至說服湯書翰,搬出原本的小公寓,跟他一塊租套大一點的公寓,兩人同居。

  可一年兩年的過去,他都沒有更進一步的慾望。

  他甚至有了,跟他做一輩子好朋友的想法。

  湯書翰在他們認識的第三年,終於把前任公司的債務還完,加入一間大經紀公司,且接了一部動作電影主演,劇本寫得好,導演也有名,他演得不差,本身又是練家子,電影好看,自然有票房。事業如日中天,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。

  江子禛有心理準備了。

  可能哪天,湯書翰突然回來,跟他說他要搬家了,搬去更好的地方住。然後,他們會就此斷了聯繫。

  每當想起這非常有可能發生的未來,他悲從中來忍不住想哭。他其實不是這樣纖細敏感的人,他幹嘛小心翼翼守著他們薄弱得要死的友情。

  更不用說這本來不是他想要。

  他是打算跟人培養感情,日久生情,才提議住在一起。

  結果反而是他成了對方的男傭,日夜打掃家裡,還幫對方洗內褲。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趁機打過幾炮,弄髒多少條乾淨內褲。

  公寓用的通訊響起,江子禛前去接聽,來者是湯書翰的經紀人小泉。今天是慶功宴,湯書翰喝醉了,差點回不了家,全靠小泉扛人回來。江子禛開了門,將人接過,對方一身香檳酒氣,衣服還沾上蛋糕奶油。

  江子禛皺眉,「衣服上有奶油很難洗耶。」

  「抱歉、抱歉,一群年輕演員玩瘋了,連老闆都遭殃。」

  小泉是湯書翰請的私人助理兼經紀,年紀雖比湯書翰大上兩歲,但私底下都叫湯書翰老闆,因為付錢的是湯書翰。小泉很有兩把刷子,善交際人面廣,幫湯書翰接了不少好工作。

  「你也辛苦了。要不要進來喝杯熱茶?」江子禛將人扛進房後,順道問問小泉,準備給客人泡茶。

  小泉趕緊搖手,「不用了!你照顧他會更累,我就不打擾了。」

  江子禛送他出去搭乘電梯,目送他離開,才再回去湯書翰房裡。

  湯書翰睡得死,江子禛幫他翻身都沒醒來。這時候他特別大膽,把人的衣服脫了,連內褲都沒放過。

  多美好的景象。

  「嗯……小泉?」湯書翰一度醒來,迷迷糊糊的喊聲。

  江子禛不怕,因為他連眼睛都沒睜開。湯書翰酒量特差,一喝就醉,醉死了睡,只要環境是他熟悉的,他就不會醒來。

  「是我,江子禛。」

  「子禛……」他放鬆了,是他信任的人,重新倒下。

  睡死了。

  對他完全信任,殊不知自己赤身裸體、展開身體。

  江子禛欣賞他身上每一吋肌膚,全都是他喜歡的,他就是他的標準。

  「我真該趁這時候強姦你。」江子禛咬牙切齒說著。

  但他什麼都沒做,給人蓋上被子,離開房間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97-a5bc86a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