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邀月]糖衣忠犬(原書名:胖子沒有喊餓的資格) 
BL216.jpg


文案:

【青梅竹馬‧忠犬攻VS.毒舌受】
打從小學五年級迷路時被沈威豪幫了一把,
打從沈威豪幫他出氣,打了罵他胖子的壞同學一頓,
沈威豪在他唐彥恩心底就有至高無上的地位,
他可以為了老大去學合氣道,不只保護自己也能保護老大,
他可以去做重量訓練雕塑體型,只因為老大嫌他太胖,
甚至可以一輩子不交女朋友,只要能跟老大在一起……
雖然他從來沒有說,但他早就愛上了老大,
而他感覺得出來,老大也是喜歡他的,
不然不會縱容他對他為所欲為,答應他同樣不跟別人交往,
可不知為什麼,老大對他總是若即若離,
等到他考上大學,與老大分隔兩地,老大還越來越冷淡,
甚至說不要他了,要停止這樣的關係?!
不行,實驗課業什麼的都無所謂了,
趕快了解老大生氣的原因,不要分手才是重點啊QAQ

購買網址

第一章

沈威豪第一次遇見唐彥恩是在國小五年級的暑假,那時候唐家一家五口剛搬到鄰近小區裡的高級公寓,大人們都忙著,唐彥恩跟人走散了,找不到路回去,在小區附近徘徊,正巧被沈威豪遇見。
沈威豪對唐彥恩的第一印象是圓圓胖胖。他心想著,這個看起來吃好穿好,打扮得跟少爺沒兩樣的同齡胖子,好像很慌張害怕的模樣。
沈威豪就問他,「你迷路了嗎?你要去哪?」
唐彥恩像是看見救星一樣,猛點頭又搖頭,他迷路了沒錯,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的新家在哪。
唐彥恩睜著蓄著眼淚的大眼,很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,但是他慌恐著,或許自己回不去了,找不到家人了。
沈威豪看著唐彥恩的臉,有一瞬間好像被人猛地敲擊到心臟,覺得對方好可愛。柔軟淺色的頭髮,肌膚白皙,濃密睫毛與大眼睛,泫然欲泣的模樣,還有只能夠依靠自己的求助感。
每個小細節都打動著沈威豪,讓他那正義使者的使命感油然升起。
沈威豪拍拍胸膛,答應他,「不用怕!有我在,我會帶你去找你的爸爸媽媽!」
兩個小孩就結盟了,沈威豪帶著唐彥恩四處尋找家人所在,不料卻越走越遠,最後只好向警察叔叔求救。
結果搞了半天,原來唐彥恩的家就在沈威豪家附近的鄰近小區而已。
唐家人找到唐彥恩激動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又是抱又親。警方也通知沈家人來接孩子,沈威豪倒是被打了一頓。沈家人不斷向唐家人鞠躬道歉,明明沈威豪沒做錯什麼,還幫忙人找到家人。沒褒獎就算了,還換來一頓好打。
真倒楣。
沈威豪看看自己,再看看備受寵愛的唐彥恩,真心覺得人生而不平等,一樣米養百樣人,有像唐家這般溺愛孩子的父母,也會有像他這樣不分青紅皂白責怪孩子的父母。這個新搬來的胖子真令人羨慕。
這就是沈威豪認識唐彥恩的經過。
因為兩家人小區住得近,所以沈威豪就算跟唐彥恩不同校,也常常玩在一起。
沈威豪特別喜歡去唐彥恩家裡玩,因為唐彥恩家裡有很多玩具,經常是泡在家裡打電玩,直到吃飯時間才回去。當然有時候也會留下來跟唐家人一塊吃晚餐。
唐家是雙薪家庭,唐彥恩上頭還有兩位哥哥,但大哥要打工、二哥要補習,所以沈威豪很少接觸到他們。沈威豪一般吃完晚飯就回家,所以平日根本碰不到面,僅有假日時候,能非常難得遇見他們。
對沈威豪而言,唐彥恩就跟自己收的小弟沒兩樣,和唐彥恩一起,他可以隨意使喚他,享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爺生活。唐彥恩對自己是完全性的服從,言聽計從,叫他幹嘛就幹嘛。
沈威豪看上什麼玩具,跟唐彥恩說一聲想要,隔沒幾天唐彥恩就會從父母手裡弄到那個玩具,遙控飛機、遙控船、電動玩具、摺疊式腳踏車,甚至是寵物狗。
沈威豪家裡是不準養寵物的,按照媽媽的說法,人都養不活了,還養什麼狗。所以他們家不能養狗。
有次,他們騎車出去玩時,看見母野狗生了一堆小狗,奄奄一息的模樣非常可憐,一共有三隻,只有一隻存活。母狗看見他們來,就逃跑了,剩下唯一苟延殘喘的幼犬還在。
沈威豪就讓唐彥恩帶狗回家養了。
唐彥恩花了好大的功夫說服家長,沈威豪知道唐家溺愛么子,溺愛得不得了,所以篤定狗肯定能養成,早就幫狗已經取好名字了。唐家人喜歡用兩個字暱稱小孩,唐彥恩的暱稱是糖糖,沈威豪的暱稱是豪豪,有時也會稱作好好。
而狗是他們一起撿的,所以他也有份,所以他就把狗叫做好糖。
唐彥恩肯定是沒意見,唐家人覺得蠻有趣的,也沒阻止他,就把這隻未來肯定是大黑狗的米克斯取作好糖。
因為有好糖的加入,沈威豪跟唐彥恩更加經常出去玩,不再窩在家裡,幾乎天天往外頭跑,唐彥恩體力之差,經常跟不上他們的腳步,邊喘邊喊著等等我。
沈威豪才不管他,只有好糖會在他們之間來回穿梭,確認唐彥恩有跟上來。
等唐彥恩終於趕到目的地,狼狽喘氣時候,沈威豪邊沒心沒肺的笑話他,邊遞上茶水給他。
那真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。
國中時期,他們上了同一個國中。有些國小同學也巨集到同一個班級,開學第一周,沈威豪才知道原來唐彥恩在學校根本沒有什麼朋友。
因為胖子在同學之中,沒有基本人權。
唐彥恩因為體型而被人排擠,被叫做唐胖子、死肥豬、油糖糖,只要在他身邊就能聽見那些人的冷嘲熱諷。
沈威豪覺得很憤怒,唐彥恩是胖,而且有越來越胖的趨勢,但是這人是他的小弟,作為大哥的人怎麼能夠坐視不管。
有天,真是忍無可忍,跟嘲笑唐彥恩的人大打一架,桌子椅子都搬起來砸,唐彥恩在一旁嚇得邊看邊哭,一直喊著不要打了。但是雙方都沒有人停手,直到大人趕來將他們制止住。
沈威豪很慘,頭破血流,鼻血直流,但被對方也沒好到哪去。
那天,唐彥恩拉著他的衣角直哭,不管怎麼勸都不放手,還跟著他回沈家住了一晚,直到確認他真的沒事後,他才放過他。
本來對方父母要控告打人的沈威豪,但是對方也因長期羞辱唐彥恩而站不住腳。最後這件事,雙方父母和解作收。當然唐家人從中幫了不少忙。
沈威豪才知道原來唐家背景很硬,家族從商也有些地方勢力在,是城裡喊水會結凍的人物。
不僅是沈威豪知道,沈家人也後知後覺地知道。經此一鬧,連老師同學也對唐彥恩另眼相待,嘲諷霸凌事件就少了。
「早知道我就快點跟人打一架,讓你爸媽出面,這樣你就不會被欺負這麼久了。」沈威豪看著那些人的改變,不屑哼說。結果都是些欺善怕惡的人,欺負人時,都是那副把人往死裡整的模樣,現在卻像縮頭烏龜似地,看見唐彥恩還會躲避三分。
「老大,你以後別打架,太可怕了。」唐彥恩回想起沈威豪直流血的模樣都會覺得害怕。
沈威豪哼個幾聲,沒答應他以後還打不打架。
唐彥恩了解自家老大,當機立斷,決定自己也學個幾招防身,練起合氣道,還信誓旦旦的說,「以後換我保護你。」
先不提以後誰保護誰,沈威豪光看油糖糖穿著合氣道的制服,一副我要練功的模樣,他就覺得幽默滑稽到不行。
「你慢慢練功,我陪好糖去散步。」
「啊,不等我下課後一起去啊?」
「怎行呢,叫你憋尿一整天,你行嗎?」所以沈威豪就一個人帶著好糖去散步了,好糖在好人家裡吃好睡好,黑色毛髮特有光澤,體型健壯,咆吠聲也是中氣十足。最令人欣慰的是,好糖並不會隨便亂咆吠,訓練有素得跟警犬沒兩樣。
沈威豪在街上走一會,在附近便利商店買冰來吃,巧遇隔壁班的女同學,因為彼此互不認識,所以沈威豪被叫住時,心裡充滿疑惑。
「沈、沈同學……我、我喜歡你,請你、請你跟我交往。」
被告白的沈威豪錯愕得把手上的冰淇凌給弄掉了,好糖鑽在他腳邊猛吃著掉在地上的冰,沈威豪花很久的時間,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人告白了。
「你、你不用現在回答我,我……禮拜一再問你答覆!」說完人就跑掉。
沈威豪甚至還不知道隔壁女同學的名字,人已經一溜煙的跑走了。
啊啊,大爺我人緣真好。沈威豪送好糖回家時,被人告白心裡難免暗爽。就是損失一枝冰有點遺憾。
沈威豪打個電話,讓唐彥恩回家時順道買冰回來,他要吃。
唐彥恩二話不說就答應。
沈威豪就在唐家大大方方地玩電玩遊戲,等唐彥恩回家。
今天禮拜六,唐家人不約而同的晚歸,就只有他一個人看家,一直等到五點半,唐彥恩才提著食物回來,食物有速食晚餐跟他要吃的冰淇凌。
「今天伯父伯母他們不回來嗎?」
「嗯,讓我自己出去吃,所以我就買飯回來了。」
「既然這樣跟我說一聲,我讓家裡煮,我們回我家去吃飯啊。幹嘛浪費錢呢?」沈威豪嘴上這麼說,看到麥當當的袋子眼睛都亮了。
「我想說你前陣子才說想吃麥當當,我就買回來了。」
「你真懂我。」沈威豪給他比個讚,毫不客氣地拿出餐點來吃,指揮唐彥恩去把冰淇凌先拿去冰。
唐彥恩收拾好後,才回來餐桌坐下,一塊吃飯。
沈威豪有那麼一點迫不及待,想要跟他的小夥伴分享他的小秘密。
「糖糖,我跟你說。」
「嗯?」唐彥恩打開漢堡來吃。
「我今天在街上巧遇隔壁班的女生,然後──她跟我告白了!」沈威豪睜大眼睛,跟他分享。
唐彥恩手上漢堡裡的料啪啪啪啪全掉在盒子裡,錯愕得嘴巴一時間闔不起來。
「什麼?」
「我被告白了。」
「誰?」
「隔壁班的女同學。」
「那、那──那……」
唐彥恩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,最後安靜下來,看著沈威豪,不發一語。
沈威豪看著他顯得可憐兮兮的模樣,不知道爲什麼居然暗自將唐彥恩跟今天遇到的女同學做了個比較。
女同學的眼睛沒有唐彥恩的大,眼睫毛也沒有他濃密。女同學綁著馬尾,但從髮絲上看又黑又硬又剛強,好像不是很柔軟的樣子。唐彥恩的頭髮就很柔軟,而且還是淺淺的柔軟髮質。
如果對方有唐彥恩的大眼睛跟柔軟髮質,他肯定馬上就答應對方了。
沈威豪停頓一下,驚覺自己怎麼會把女同學跟唐彥恩做比較,實在太不對勁。
「所以你有答應對方嗎?」唐彥恩詢問。
「嗯……沒有,對方說完話就跑了,說我可以考慮到禮拜一。」沈威豪低頭吃東西,掩飾自己莫名其妙的心虛。
重新振作後,抬頭,搶著沈威豪的薯條吃,很快恢復正常。
「那你打算答應她嗎?」
「不知道呢,我考慮考慮。」沈威豪聳肩,裝作不在意的模樣,卻頻頻偷看唐彥恩的表情。
唐彥恩那張圓胖臉,顯得落寞許多。
沈威豪總覺得挺過意不去的,開口安慰他,「放心,你老大就算交女友,也不會忘記你的。」
「老大你可不可以不要交女朋友?」
對於唐彥恩的請求,沈威豪就是笑,沒有正面回應。
但是對方楚楚可憐的模樣,真不是一點兩點地打中他的心臟
晚餐過後,隔一段時間,又把冰拿出來吃,全部吃完後,沈威豪就回家了。唐彥恩是很想挽留他,但是沈威豪找了很多藉口,沒有留下。
沈威豪覺得很混亂,明知道不應該再多想,卻一直想著如果他女朋友跟唐彥恩一樣聽話,或是唐彥恩其實這樣也蠻可愛的想法不斷冒出來。他自己都覺得很危險。他回家後,早早洗澡上床睡覺。
睡一覺應該就沒問題了。
可這一覺,卻睡出問題來了。
他夢見唐彥恩在跟自己做愛,肥胖的身體坐在自己的身上,上上下下自己動著,他覺得很舒服,唐彥恩好像也很享受的模樣。
不是沒有看過A片,所以他知道過程。
但他沒有經驗,不可能知道做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可是在夢中,那種感覺真的真實得令人非常嚮往。好像那麼肥胖的身體壓在自己身上也沒有關係似的,唐彥恩叫聲淫蕩,就跟A片女優一樣,好爽好舒服喊著。但是他看不見唐彥恩的表情,被肥胖的身軀給擋住了,他想知道唐彥恩究竟是怎樣再跟自己做愛的表情,所以試著爬起看看。
然後他就醒了。
還夢遺了。
一大清早的就在洗內褲。
過程與夢境太過舒服,讓他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
作為春夢對象的唐彥恩跟他一樣──都是男生。
天吶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?
沈威豪糾結了很久,原本說好早上要跟唐彥恩晨跑,順便帶好糖去散步。結果他太心虛了,隨便找個藉口塘塞,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好好冷靜冷靜。
那天唐彥恩結束完合氣道的課程,就跑來找他。
兩家人都很熟,媽媽一下子就讓唐彥恩進來,還讓他自己來找他。
沈威豪打開房門看著站在門前一臉討好模樣的唐彥恩,心裡是又開心又沉重,看見他來很開心,但又想起這樣那樣的事情。
他真的覺得自己這樣不太對勁。
「我拿了遊戲機來,我們可以對戰……」唐彥恩唯唯諾諾地提議,深怕被拒絕似的,偶爾用擔心的眼神偷看他。
這一切沈威豪全看在眼底,心裡一軟,退開身,讓他進來。他猜想或許唐彥恩知道自己是裝病,故意不想跟他出去,所以特地找上門來。
不然就是他真的很無聊,想要找他玩。
「我跟你說,我新買的遊戲,還可以組隊一起破任務喔!」唐彥恩得到應許後,興高采烈地說著,將手上的PSP交給沈威豪,準備開啟遊戲。
沈威豪停頓幾秒後,才有反應,對他說,「快點對戰,我要殺個你片甲不留!」
唐彥恩抬頭對著他就笑,好像鬆了口氣的模樣。
沈威豪覺得胸口一緊,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對方的事,他催促他一聲,「快點啦,不要拖拖拉拉!」
趕緊地轉移注意。
沈威豪全神貫注在遊戲機上,跟唐彥恩認真對戰。
事情好像就這麼不了了之,他們本來也沒吵架,後來送唐彥恩回去,沈威豪看著唐彥恩的背影一直有衝動,想要衝上前去做點什麼。他感覺下腹疼痛,好像身體還記得昨晚的夢境。
但是理智控制住他,告訴他這樣不行。
那天送走唐彥恩,他也下好決定。
沈威豪開始跟隔壁班的女同學交往,加上唐彥恩自身要上合氣道的課程,他跟唐彥恩一塊回家的機會又減少許多。
他們有一段時間關係淡了不少,沈威豪隱約能察覺得唐彥恩的不開心,但是他又想迴避著對方。
他跟女朋友之間倒是挺打鐵趁熱,第一個禮拜就牽手,第二個禮拜就親吻,再這樣下去,好像很快就能做這樣那樣的事情。
但是他卻沒了興致。
他覺得很可怕,自己也上網查過資料,他並不是那種有勃起障礙的人,他看A片也能勃起,自己擼也能達到高潮,但是他對他女友就是沒有興致。
匿名上網諮詢過其他人,說是年紀太小,性功能還不完全。但他最近越來越常做著跟唐彥恩做愛的夢,而且每次都能達到高潮。
他覺得自己真的很奇怪,非常不對勁。
他居然會對唐彥恩有了不該有的情慾。
「老大……」
那天唐彥恩來找他,他想他當時的臉色一定很不好看,他因為這件事鬱悶好幾天找不到排解的辦法,偏偏事主又自己找上來。唐彥恩又來他家,找他玩。
「你家現在有人嗎?」沈威豪問。
唐彥恩搖頭,「他們去小琉球玩,我因為還有合氣道課程,所以沒去。」
「你去得挺勤的。」
「嗯,我要保護老大。而且我因為參加訓練,瘦了五公斤呢!」
沈威豪輕笑,戳戳他充滿彈性的肚皮,揶揄他,「怎麼瘦五公斤了,也還是胖胖的,好像沒什麼差。」
唐彥恩嘿嘿笑了,搔搔頭不好意思的模樣。
「走吧,我們去你家玩。」
「好啊!好啊!你好久沒來,好糖很想你呢!」唐彥恩很歡迎,興高采烈的模樣。
沈威豪沒多說什麼,拿了房間裡一塊磁片就走。
「老大,你手上拿了什麼?」
「好東西。」沈威豪回答他,臉色卻異常難看。
兩人到了唐家,沈威豪就到他房間去,唐彥恩的房間有電腦,可以撥放影片,就在裡頭看起小電影。
唐彥恩一見是那種電影,尷尬又害羞,向他老大求助,但沈威豪吃了秤砣鐵了心,就是要在他房間看A片,他拿人沒轍,只好陪著看。
女優連連呻吟,淫靡的氣氛迴盪在房間裡面,插入後又幫男方口交,熟捻地吞吐著對方。
「糖糖,你有感覺了嗎?」沈威豪湊了過來,詢問唐彥恩。
唐彥恩羞愧,低下頭,自己的褲檔架起帳篷,雙手想掩飾,卻被沈威豪給擋住。
「我也是。」沈威豪抓著他的手,摸向自己。
「老…老大……」唐彥恩不解地看著他。
「你是不是什麼都願意幫我?」
唐彥恩遲疑著,緩慢地點頭。
「那你能學學那女人,幫我舔嗎?」沈威豪提問,臉色卻沉重。
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要這樣要求對方,為什麼要拿片子來到他家看。好像要把自己逼到無路可走。他想確認些什麼。
「如果老大希望我這麼做──我會做。」唐彥恩回答他,回望著他的眼睛沒有一點雜質。
他是有那麼一點罪惡感。
然而,他卻說,「那麼你幫我吧。」
他拉下自己的褲子,掏出自己的傢伙,讓笨拙的唐彥恩掌握自己的東西。唐彥恩一度排斥抗拒,但還是接收他的,仿造女優的動作吞吐他的性器。
「唐彥恩──」
「嗯──?」唐彥恩回應,不明所以。
沈威豪抓住唐彥恩的頭,緩慢動作,就像在強姦他的嘴巴。唐彥恩一點技巧都沒有,就是提供一個嘴巴,被動含著。他卻覺得很刺激。
他很清醒,他是看著唐彥恩那張胖臉達到高潮。
他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受到女優的淫靡而勃起,而是幻想著唐彥恩會跟女優一樣感到舒服呻吟而勃起。
在唐彥恩口中射出的瞬間,他覺得自己完了。
唐彥恩因為沈威豪射出的東西而猛烈嗆咳著,沈威豪卻抱著頭側過身,完全背對唐彥恩,極度小聲地哭泣著。
「老、老大?」唐彥恩聽見哭泣聲,驚愕。明明他才是要哭的那位,他受到的打擊可不是一點兩點的大。他還想跟他說,這種事還是要跟女朋友做,可是一想到老大跟女朋友做這種事,又是說不出口的爽快。
沈威豪無暇顧慮他,就是一直抱頭痛哭。好糖在外頭聽見裡頭的動靜,頻頻咆吠著,關注他們的動靜。
「老大?你是怎麼了?我──我咬到你了嗎?很痛嗎?」唐彥恩很擔心,向前要推他,想看看他的情況。
「別碰我!」沈威豪反手擋開他的手。
「老、老大──」唐彥恩錯愕地看著他。沈威豪卻用羞憤與憎恨的眼神瞪著他,他到底做錯了什麼?
「你這胖子別碰我!我看到你就覺得噁心!」沈威豪口出惡言,遮掩自己的真心,推開唐彥恩,穿好褲子,逃也似地離開他家。
他也不管自己說的話會不會傷害到唐彥恩,他自己都自顧不暇,就這樣說完傷人的話後,逃走了。
因為那是他第一次意識到,自己的性向問題。
他對同樣作為男人的唐彥恩懷抱著情慾,看著他幫自己舔的臉,會覺得興奮刺激,在他口中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。甚至一直做著跟他做愛的夢。
他從來沒有做過跟女朋友做愛的夢,卻接二連三地夢到唐彥恩。對女朋友也沒有性欲,但是一想到唐彥恩的樣子,卻能很有精神地勃起。
雖然他不想承認,但他喜歡唐彥恩。
他是同性戀。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93-fdaf0b6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