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催眠 
《催眠》試閱
催眠正文在鮮網連載完畢,出書版僅添加番外+漫畫而已。

  催眠

  一

  讓我想想該從哪裡開始說這個故事。

  嗯,我想故事應該要從升上大學時的那個暑假開始說起。

  當時的我,遇到了一位完美先生。

  是的,先生,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男性。

  身高一百八十三,體重七十公斤。扁瘦纖細且高大的身材,長相清秀,性格爽朗,待人和善。所有人都喜歡他。

  嗯,我也喜歡他。

  當時大家都排擠我,因為我性格陰沉,還有人誣賴我是小偷。只有他沒有,待我與其他人一般,所以我喜歡他。

  一開始只是欣賞,後來就變質成喜歡了。

  沒有什麼道理可言,常常關注一個人,久而久之就變成這樣。

  完美先生偏向哪種風格的穿著,完美先生上課的動態,完美先生周遭有哪些朋友,完美先生平時喜歡聊哪些話題,完美先生最常參與的哪些活動。

  每一個小細節,我都不想放過。

  我就像變態一樣,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,無時無刻追隨著他。

  「噁,他又看過來了。」

  「煩不煩,老是看過來。媽的。」

  「瑞瑞,他一定是喜歡妳啦!」

  「靠,誰被他喜歡誰倒楣!」

  我聽得見那些人的耳語,距離並不算遠。被稱作瑞瑞的女生,唾棄地瞪了過來。我下意識地低下頭,迴避她的眼光。

  我才不是在看妳咧,少臭美了。眼睛雖然沒再看他們,但耳朵豎直,偷聽完美先生的反應。

  「你們不要這樣啦。大家都是同學。」完美先生打圓場,笑了笑,要大家消消火氣,不要針鋒相對。

  你看,他人多好。

  我低著頭偷笑,就為他還幫自己說話開心。真想看看他是怎樣正氣凜然的表情。

  喔,我好喜歡這個人啊。

  大二下學期,我刻意修了一堂很冷門的課,只想避開班上的其他人。我作夢也沒想到,完美先生居然也修了同一門課。

  那堂課真的、真的非常冷門!要知道全校就只有十五人選修那堂課,而且是低空飛過開課標準人數。

  授課老師自嘲,他原以為這堂課會開不成,他就可以去HAPPY了。

  哈,想得美。

  二年級的學生就只有我跟完美先生,所以我們很理所當然地坐在一起。他真的一點都不介意我是這麼陰沉的人。

  「呼,幸好開成了,我昨天還很擔心要是有人退課,人數不足該怎麼辦。」完美先生很輕鬆自然地聊著。

  我簡單搭上幾句,「是啊,太好了。」

  完美先生對我笑了笑,我不禁感慨,世界真是無限美好。

  完美先生本名彭允洲,偶爾他遲到時,我會幫他簽到,一字一劃用心寫好。

  可以幫喜歡的人簽到,我太開心、太榮幸了。

  他每次遲到都一臉歉然,向我道謝。他都不知道,我其實很高興能幫他簽到。就好像我是他的好朋友一樣。

  完美先生在學期末的時候,跟女朋友瑞瑞吵翻天了。整間教室的氣氛很差,瑞瑞是個很真性情的女生,她一不開心,周遭都會瀰漫著低氣壓。

  我其實很怕這類型的人,所以盡量避而遠之。

  只是,因為他們吵架的關係,完美先生已經三次沒有去上選修課,老師派了報告他都不知道。再這麼下去,完美先生遲早被當掉。

  我不希望他被當掉,所以就雞婆了一次,主動靠近跟他說話。

  「彭允洲。」我說。

  氣氛尷尬得可怕,好像所有人都在瞪著我一樣。

  「怎麼了嗎?」

  「我們選修的那堂課,老、老師派作業了。是期末報告。」

  「喔喔,抱歉,我連續翹了三堂,所以期末沒有考試嗎?」

  我搖了搖頭。又說,「因為有分組,你、你要不要跟我一組?」

  「好啊。只是我最近搬家,比較抽不出時間。」

  「你、你搬家啦?」你跟你女朋友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才吵架?我很想問,但不敢問出口,況且我也沒有立場提問。

  「對啊。」完美先生完美一笑,結束話題。

  結果,期末報告我們一次也沒討論,由我一人獨力完成。

  但,說真的,我一點也不難過。

  因為完美先生跟瑞瑞(他女朋友)分手了!

  多令人開心的消息。

  哈!

  我真有那麼一點幸災樂禍。

  大三開學時,再見完美先生。他氣質變得有些冷漠,爽朗的感覺變淡,反而憂鬱起來。女生們對他這樣的轉變又驚又喜,一方面誇他變得成熟、一方面又心疼他。

  我不知道在他身上發生什麼事情,我同班上的那些人一樣好奇。

  只是我已經沒有藉口能夠再去接近他,上學期坐在一起上課的光景,彷彿夢境一般化成泡影消失殆盡。

  我們曾經當過很短暫的朋友,至少對我來說,是這樣沒錯。

  我還是老樣子,陰沉寡言沒朋友,一個人自由自在活動。

  我是荒野的一匹狼,誰也別攔我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  好吧,我得承認,有的時候,會覺得有點寂寞。

  完美先生跟瑞瑞那群似乎做了某種程度的切割,兩人在班上有種王不見王的微妙感覺。

  有次,午休時間,完美先生端著餐盤出現在我面前,很理所當然地坐到我身邊。沒問我旁邊有沒有人坐,也沒跟我打聲招呼,什麼動作都沒做,就只是安靜地坐到我身邊吃飯。

  我嚇傻了。一時之間,也不知道要不要抓緊機會攀談幾句。偏偏我又不擅於言辭,保持我一貫的沉默,吃完午餐。

  然後,我吃飽飯,我就走了。

  完全一句話都沒說。

  事後,我一邊懊悔,一邊覺得這就是我。要我突然變得多話起來,除非我被鬼附身,或者是中邪。

  唉,我討厭不善交際的自己。

 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,隔天一模一樣的場景上演一模一樣的戲碼。

  完美先生又坐到我身邊吃飯,還是一句話都沒說。

  天氣晴朗,夏日炎炎,我的五臟六腑好像快要融化。

  怎麼學校餐廳的飯越吃越美味啊!我一定是味覺壞掉了,它明明是在PTT上被媲美為餿水的廉價伙食啊!

  怎麼辦,我幸福到快爆炸了,誰快點來阻止我。

  二

  一個禮拜有兩天,完美先生會到學生餐廳,跟我一起用餐吃飯。

  但時間非常不固定,禮拜一到五都非常有可能。

  我為了不錯失任何可能跟他一起用餐的機會,每天中午都跑去學生餐廳吃飯。

  情況一直維持到期中前一個禮拜,完美先生突然頻頻來學餐,一連四天都一起用餐。就好像做夢一樣。

  第五天,完美先生終於開口跟我說話。

  「上學期的報告,老師打了很高的分數,不過全部都是你做的。我一直很想跟你道謝,但找不到機會。」

  「這沒什麼。」我回答他。希望我沒有臉紅。

  他停頓許久,又說,「改天我請你吃飯吧。」

  「不用。你不用放在心上,真的。」回絕掉他的邀請。其實我很想去的。

  餓鬼假細哩。內心默念這句俗語。

  完美先生就笑了笑,沒多說什麼了。

  我本來以為就這樣了,暗自失望一整天。我怎樣也沒料到隔天第四節下課,完美先生會出現在教室門口等我。

  一開始還不確定他等的是誰,直到他走進教室,來到我面前,對我微笑。

  「我們走吧。」

  完美先生對我說話,一時間我反應不過來,震驚地看著他。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傻。

  「昨天說好要請你吃飯了,不是嗎?」完美先生解釋,「還是說你等一下有約誰一起行動嗎?」左顧右盼,周遭的人幾乎都走光了。

  怎麼可能會有!我僵硬地搖頭,表示沒有。

  「那正好,走吧,我請你吃飯。」完美先生鬆了口氣,笑說,「我得好好謝謝你才行。」

  我緩慢地收拾書本,放進包包,還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態。

  完美先生好脾氣地等著。

  我揹上包包,準備好了。跟他說,「走吧。」

  我想,這時候就算他說要請我吃餿水,我都會欣然接受。

  我們當然沒有吃餿水。不僅如此,完美先生還騎車載我到附近某間吃到飽的餐廳,說這樣才能吃個夠。

  「太破費了。」我說。其實吃旁邊附近菜市場的東西就可以了。

  但完美先生堅持,還說就當作是他拖這麼久才請的利息。況且他自己也想吃,所以要我隨心所欲,不要介意。

  我哪能不介意,我高興到快飛上天了。

  我暗想,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,也是最後一次約會,我得好好把握才行。

  所以我吃很多,狂吃猛吃,吃到吐了,還是捨不得走。

  完美先生看我這樣,從一開始的微笑,都變成苦笑了。

  哈哈哈哈,完美先生不愧為完美先生,就連苦笑都這麼好看。

  「抱歉,我吃過頭了。」一道完歉,走出店外,我又吐在店外的水溝蓋,情況慘兮。完美先生扶著我,拍拍我的背,一直跟我說沒關係。

  他人真的好好,我真的好喜歡他。我都想哭了。

  「許家民同學,你實在太貪吃了,下次要節制點啦。就算吃到飽很划算,但也用不著吃到吐啊。」完美先生拍拍背,幫我順氣,開玩笑般地柔性勸說。

  我背對著他,笑了出來。我不知道我在笑自己,還是在笑他。

  我知道他不喜歡我,他怎麼可能會喜歡我。我們就像兩條平行線,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可能。我居然還癡心妄想什麼。居然還覺得我們可以成為朋友。

  他連我的名字都叫錯。

  我姓崔。

  那次之後,完美先生沒再出現學生餐廳。他就像是夏日煙火,曇花一現。

  我也想過,他之所以會到學餐,難道就只是為了報答上學期我幫他寫報告的恩情?越想越有這個可能。回想起那些沉默用餐的日子,想像完美先生為了向我開口而百般掙扎的模樣。

  感覺還蠻可愛的嘛,哈。

  慘了,我真的中毒太深了,不論完美先生做了什麼,我都想原諒他。

  叫錯名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某方面來說,我們也確實不熟啊。

  哇哈哈哈哈哈,哇哈哈哈哈哈。我好開朗。

  話說回來,我們之間,也不算是完全沒進展。至少我進教室的時候,他會主動跟我舉手簡單打聲招呼。我也會點頭回應。

  完美先生雖然跟瑞瑞那群人切割,但他的朋友還是有很多,經常是眾人包圍的對象。我在想,可能是因為那些人知道完美先生會固定跟我打招呼、而我也會禮貌性回應的關係,所以現在比較沒那麼排擠我了。

  我在班上,托福輕鬆很多。真的很感激他。

  不知不覺,我已經盯了他好一會,他似乎發現我的視線,抬頭對我一笑,又轉頭跟其他人繼續聊天。

  他不知道,他一兩個無心之舉,卻可以讓我開心很久。

  他不知道,他什麼都不知道,他連我喜歡他都不知道,他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  我跟他根本不算是朋友啊,他又怎麼會知道呢。

  那是個很奇妙的狀態,很容易滿足,也很容易不滿。我徘迴在快樂與痛苦之間來來回回,最後不管怎樣都不能得道昇天。

  我有時失眠,有時好睡。有時候遠遠看著他就覺得開心,有時候恨不得自己能離他再近一點。

  我似乎快瘋了。

  我有些懼怕這樣的自己,壓抑著一股無法聲張的情緒,我有預感再這樣下去,說不定我會做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來。

  為了宣洩這樣的情緒,我翹了一天的課,跑去旅行,買了張車票,到遠方城市隨便走走。直到平復掉那種莫名的情感,才又搭車回去。

  翌日,完美先生出乎意料地前來關心我,他說,「你昨天請假,是生病嗎?身體還好吧?」

  你看,他還來關心我!多麼良善的一個人啊。

  我搖搖頭,簡單解釋,「我去旅行。」

  「喔喔,」他像是鬆了口氣,坐到我身邊的位置,似乎打算繼續這個話題,「跟家人一起去嗎?」

  「沒有,我一個人。」

  「怎麼突然有興致去旅行?」

  他隨口問出口的問題,卻不知自己就是問題的關鍵。我沉默地盯著他,盯到他都尷尬起來。

  「怎麼了嗎?」他問,一頭霧水地摸摸自己的臉。

  「沒什麼。」我低下頭,不再盯著他。

  話題詭異地結束。相當尷尬的氣氛。

  正好,他被其他人叫了過去,離開我身邊。

  我鬆了口氣。

  因為你,我才去旅行散心。差一點就脫口而出的真心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77-76e8889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