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如果你也是愛的魔術師 
試閱部分
*鮮網開放更多,這裡我就只放前兩章了
第二頁試排

  第一章

  今天下午第三節課結束,有位二年級的學姊來到二班找人。

  「李凌皓!外找!」同學們對教室裡頭的人大喊。

  真不知道是好心還是有意,學姊瞬間臉色垮下,相當尷尬。

  李凌皓本來趴在桌上小憩片刻,結果被人破壞,心情大壞,一臉不耐煩地往外一看。是完全不認識的女生。

  暗自嘆口氣,因為對方是女生,所以把臭臉收起。面無表情地走到門邊。

  從座位走到門口的這段期間,他有想過對方的來意。

  八九不離十,肯定跟他鄰居徐宗樺有關係。

  「有事嗎?」身高一百六十八的李凌皓與學姊相差不過四五公分,幾乎是平視對方。學姊長得相當漂亮,白裡透紅的臉蛋,因為被剛剛一鬧得臉紅,好像嬌羞一般。長長的直髮,瀏海旁分。像是卡通裡面才有的美少女。

  「學弟,我、我有事想拜託你幫忙──」正妹學姊開口,對他一笑,試圖化解尷尬。

  但李凌皓始終冷漠。

  「這個、這個是我親手做的餅乾,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拿給徐宗樺。」學姊提起手上一直拿著的粉紅色包裝袋,裡面裝著一堆手工餅乾。

  果然是為了徐宗樺的事!李凌皓暗自咒罵。

  「他的班級在七班,在對面而已。」李凌皓刻意這麼說著,顯得有些苛薄。但他受夠每個人都想透過他來跟徐宗樺牽線。

  「唔,我知道他在七班。」學姊露出為難苦悶的表情,「但是我擠不進去他們班──外面人太多了。」

  到底是怎樣的場景啊!李凌皓不難想像。

  「看在手工餅乾的份上,下不為例。」李凌皓接過學姊一直高舉著的餅乾。

  「謝謝。」學姊甜美一笑,「麻煩你了。」

  學姊,好可愛啊!瞬間被萌殺了。男同學們在教室內一陣喧嘩。

  李凌皓不為所動,「嗯。」

  粉紅色包裝袋上還釘著一張小卡片,小心對折用膠帶貼上,讓外人看不見裡面的內容。學姊還蠻聰明的,薑果然還是老的辣。

  鐘聲響起,學姊道聲謝,快步離開。

  「二年級的學姊找你幹嘛?」同學湊過來,盯著餅乾猛看。

  「沒幹嘛。」對方明知故問,李凌皓白眼以對,現在就可以擺臭臉了。

  「又是請你把東西轉交給徐宗樺的嗎?」同學沒退縮,緊接著問。

  「不然是學姊喜歡我,來跟我告白的嗎?」李凌皓沒好氣的反問。

  「怎麼可能!」同學毫不客氣的吐槽,「你又矮又陰沉又沒才華。」

  靠杯。李凌皓瞬間受傷。心想自己幹嘛這麼蠢,問一個會讓自己受傷的問題。

  「我才不矮!一六八是平均身高好不好!」李凌皓怒說。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  「但我比你高。」同學也回座,座位就在他後面。

  才高一公分!

  右邊男同學接上話,「我也比你高。」

  才高兩公分!

  左邊男同學也搭上話,「我也比你高。」

  才高三公分!

  前面女同學轉身,也搭上話,「是說,我也比你高。」

  對方高他───四公分!李凌皓雙手重擊桌面,「妳不要莫名其妙加進來啦!」

  「哈哈哈哈哈。」同學大笑。

  老師一進門,立刻噤聲。

  「都上課了還吵什麼吵!」老師嚴厲掃視他們。

  低下頭,都忍著笑。

  李凌皓晚上回家後,跟家人說了一聲,就到隔壁徐宗樺家玩。

  「徐媽媽,徐宗樺回來了嗎?」

  「凌皓啊,宗樺還沒回來,你要先進來等他嗎?」

  「好啊。不好意思,打擾囉。」

  「不會。快進來。」

  李凌皓進門,向徐媽媽再打聲招呼後,就直接上三樓,熟門熟路地進去徐宗樺的房間。徐宗樺房間擺設最多的就是魔術道具,魔術帽子、魔術白鳩(名叫波波,平時非常安靜,幾乎不會出聲音)、魔術撲克牌、魔術絲巾──那個魔術控,腦中除了魔術就是魔術。

  女生都是被他的魔術花招給騙走少女心。

  花心大蘿蔔。

  想來就有氣,李凌皓拿出漂亮學姊給的餅乾,憤怒地在餅乾上面揍幾拳,本來想把餅乾都弄得粉碎。但沒想到,學姊做的手工餅乾比想像中還硬。連揍好幾拳,居然沒有粉碎的跡象。

  「我回來了!」

  「回來啦,凌皓在樓上等你喔。」

  樓下傳來徐宗樺跟徐媽媽的聲音,沒多久人就上樓了。

  「李凌皓!既然要來我家,你放學後幹嘛不等我,我們一起回家就好啦!」徐宗樺進門,劈頭就是抱怨李凌皓不跟他一起回家。

  「才不要咧,等你突破重圍,我都回到家了。」李凌皓白眼。

  「才沒那麼誇張!」徐宗樺辯解。

  「相去不遠啦。」李凌皓說,「喂,我可以吃餅乾嗎?」

  「可以,要我拿給你嗎?」徐宗樺翻找櫃子裡的餅乾。

  「不用了,我這邊就有。」李凌皓說,打開漂亮學姊的餅乾。拿了其中一塊,用力咬一口。

  漂亮學姊做的應該不是餅乾,應該是電腦。

  堅若磐石──

  李凌皓把餅乾吐出來,欲哭無淚。趴在和式小桌子,無聲哀嚎。

  徐宗樺湊過來端詳他手上的餅乾,「你這是什麼餅乾?不像是市面上賣的。」也咬了一口李凌皓手上吃過的餅乾,「靠,好硬喔。」一口咬不斷。

  是、是人間兇器。

  「你這餅乾是哪來的?」徐宗樺不悅,「誰送你的?」

  李凌皓趴著看向徐宗樺,鬱悶地說,「不是送我,是送你的。有個漂亮學姊要我轉交給你。」

  徐宗樺喔了一聲,表情稍緩,笑說,「那你幹嘛收。你平常不會收的。」

  「但對方真的很漂亮,而且我想吃手工餅乾。」但沒有想到居然這麼難吃。李凌皓深感後悔,原來並不是每一種手工餅乾都非常好吃。

  「想吃手工餅乾叫我媽做就好啦。」徐宗樺二度不爽,「對方是有多漂亮?」

  「就很漂亮啊。」李凌皓說,「她還有留一張小卡給你,在餅乾袋裡面。」

  「喔?」徐宗樺喔了一聲,突然離開小桌子。打開衣櫃,換輕鬆的居家衣服。

  「喔什麼,你不看嗎?」李凌皓盯著餅乾裡的小紙條,心裡相當在意。

  「你想要我看嗎?」徐宗樺反問。

  李凌皓不說話,沉默地看著他。

  「你看我的手。」徐宗樺手指一收,然後一根一根張開,一朵大紅的玫瑰花出現手中。

  「老把戲。」

  徐宗樺笑了笑,「老師說,女朋友生氣的時候,用這招很有效果。看來是失敗了,我改天再問老師,要是男朋友生氣了該怎麼辦。」

  「你白癡喔。」李凌皓起身,用力一拍徐宗樺手上的玫瑰花,「這種把戲我都看好幾遍了,要變也應該要變新招。」

  「新招還在練。」徐宗樺輕笑幾聲,握住李凌皓的手,往自己的方向猛力一拉,「啊哈,被我抓住了。」

  「喂!」李凌皓推拒不能,抬頭瞪他。

  早料到李凌皓會抬頭,徐宗樺冷不防地低頭親吻,一開始還會奮力掙扎,後來就隨便他親了。

  「喂,明天我爸媽回鄉下,一整天都不在家,你來住我家?」徐宗樺提議。

  不知道為什麼都親到床上來了,李凌皓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相當危險。

  感覺好像隨便動一下,都能惹火上身。

  糟糕啊。

  「我不要。」李凌皓拒絕。

  「為什麼?」徐宗樺喪氣地倒在李凌皓身上。

  李凌皓低下頭,悶悶地說,「我、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。」

  「──我又沒說要做什麼。」

  徐宗樺促狹一笑,「李凌皓,你好色喔。」

  唔!

  徐宗樺的頭就埋在他肩膀上發笑著,震動傳到身體,感覺全身發癢。

  「走開啦!」李凌皓身體一縮,一手撥開徐宗樺。

  徐宗樺邊笑邊退開,「好啦,不鬧你。總之你明天過來我家就對了。」

  「才不要咧。」李凌皓二度拒絕。

  「幹嘛?我又不會做什麼。我保證。」徐宗樺皺眉,難得兩度邀約都被拒絕。

  李凌皓轉身抱住枕頭,把臉埋在枕頭,悶悶地說,「我明天跟小陳他們約好要去打羽毛球。」他承認自己有點心虛,可是在今天之前,他壓根不知道徐宗樺的計畫。嚴格來說,不能怪他跟別人有約。但還是莫名地感到心虛。

  徐宗樺愣住幾秒,又反應過來,就一句話,「推掉。」

  李凌皓埋在枕頭裡,沒有回話,拒絕推掉的意思。

  徐宗樺二度上床,把他從枕頭拉開,「我說,推掉!聽到沒有。」

  「好痛!放開啦!」李凌皓求饒,放開枕頭,被迫順著徐宗樺的方向,整個人倒在對方身上。

  「我警告你,去把約推掉喔。」

  李凌皓沉默很久,眼看徐宗樺打算二度施暴,自己先承認,「推不掉啦。其實我跟小陳他們一起參加了羽毛球比賽,有交錢的,人數不到就得全體棄權。」

  「你這傢伙!」徐宗樺聽得咬牙切齒,揉捏李凌皓的臉頰,「你跑去參加什麼羽毛球比賽!假日就應該把所有的時間都留給戀人才對!況且你羽毛球打得又沒多厲害!幹嘛參加比賽?」

  「就──湊人數。」李凌皓皺眉,「是說,你也用不著這麼說我吧!就算是事實,也不要在當事人面前戳破!」

  「好、好。你推不掉,是不是?」徐宗樺宣告,「那好,我跟你去。明天幾點?我們一起過去。」

  「你不要來啦。」李凌皓面有難色。

  「理由?」

  「沒有理由。」李凌皓眼神飄移。

  徐宗樺在他面前打了個響指,將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,「不讓我去的理由?」

  李凌皓最討厭、最怕徐宗樺這追根究柢的個性。支支吾吾地說,「也沒有什麼理由啦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」

  「說!」

  「我不想讓你看到我輸的樣子。」李凌皓低下頭,逃避徐宗華的視線,然後抬起頭狠狠瞪他,「你幹嘛逼我說啊,又沒有什麼大不了的!」

  「皓皓,」

  「幹嘛!跟你說過幾百次,不要學我媽那樣叫我!」

  「皓皓,你好可愛,我好愛你!」徐宗樺充耳不聞,用力抱緊他。

  「你這樣很像我姑婆。」李凌皓訕笑,掩蓋自己的害羞跟不自在,試圖推開對方,「走開啦,很熱耶!」

  「所以明天幾點開始?」徐宗樺笑問,心情好上許多。

  「你真的要來喔。」

  「嗯啊。」

  「那你要負責幫我們顧東西。」

  「沒問題。」

  「明天七點集合,所以六點就要出發,搭七十三號公車到會場。車程大概半個小時,然後吃個早餐,就差不多時間了。」李凌皓說著,「難得的假日,難道你不想睡久一點嗎?」

  「沒差。」徐宗樺笑說,「況且我們這樣很像是約會。」往李凌皓臉頰一親,終於肯放開他。

  「帶你去是可以,但是你要答應我,不要太招搖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「變魔術和玩把戲之類的通通禁止。」

  徐宗樺苦笑,「誰會在比賽會場幫人打氣加油的時候變魔術啊?」

  「那就好。我先回去了,還要跟小陳說我會多帶人過去。」李凌皓從床上站起。

  「你要走囉。」徐宗樺還依依不捨,拉住李凌皓的手。

  「明天見啦!」李凌皓甩了甩,把徐宗樺的手甩掉。

  不管徐宗樺在身後哇哇叫,關門下樓,跟徐媽媽道別,回家,馬上撥電話給小陳。

  「喂?」

  確認是小陳,李凌皓開口,「小陳,我明天會帶人喔。」

  「誰啊?」小陳很理所當然地問。

  「就我鄰居徐宗樺,七班那個,很會變魔術的。」

  「啥?我知道他啦!他幹嘛來啊?」小陳的提問非常合理,因為大家都跟徐宗樺相當不熟。

  「他說要來加油。反正閒著也是閒著。」最後那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,又說,「不行的話,我就叫他不要來了。」

  「也不是不行。他要來就來啊。」小陳這麼說,算是答應。

  「喔。他說他可以幫我們顧東西。」李凌皓補充,「可以盡情使喚他沒有關係。」

  「這哪好意思啊,那明天早餐就順便幫我買一下。」馬上得寸進尺。

  「靠,帶屎過去你要不要?」

  「幹嘛這樣?不是說可以盡情使喚他嗎?」小陳反問,覺得自己很無辜。

  李凌皓嘖了一聲,沒說話。心裡不爽,還是覺得只有自己可以盡情使喚徐宗樺。

  「好啦,不說了,就這樣。我掛了,掰。」小陳沒繼續話題,摸摸鼻子結束通話。

  「掰。」李凌皓應了一聲,掛上電話。

  總而言之,他連絡也連絡完了,就等明天了。算是小小的約會。

  哈。不知道為什麼開心之餘,還有點尷尬。哈。

  明天要穿什麼才好?

  禮拜六早上六點,李凌皓準時出門,沒看到徐宗樺,掏出手機準備叫人出來。看著手機突然遲疑了一下。嗯,還是就這樣丟下他、自己去報到算了。

  「你在想乾脆這樣把我丟下,自己先走,對不對?」徐宗樺突然靠近,湊到他耳邊說話。

  「哇啊!」李凌皓嚇一大跳,「你啥時站到我身後的!」一點聲響也沒有。

  「這就是魔術。」徐宗樺故弄玄虛地說,「MAGIC!」

  靠杯。李凌皓冷眼,又說,「知道嗎,你一直在訓練我的笑點。」

  「我哪有,你笑點本來就很高。」徐宗樺聳肩,早習慣李凌皓的態度。

  「是,但你讓它變得更高了。」李凌皓搖頭,無限感慨,「高處不勝寒啊。」

  「喂、喂!」

  「你早餐想吃什麼?」李凌皓問,順便轉移話題。

  「不知道,看體育館附近有什麼就吃什麼。」徐宗樺說,兩人一塊往公車站的方向走,「喂,李凌皓,你真不夠意思。」

  李凌皓瞪他,語氣不爽,「我哪不夠意思?」莫名其妙,都讓人跟來了,他還不夠意思嗎!?

  「我說,我們這樣也算是約會吧。」

  一聽到這開頭,李凌皓突然一陣臉熱。嗯,是約會沒錯。

  「為什麼你卻穿著學校的運動服?」徐宗樺上下打量,跟平時上學沒啥兩樣。

  他也是經過一番掙扎。李凌皓說,「我是去比賽,況且大家都說好穿運動服。」

  「運動服可以帶過去再換。」

  「如果你覺得丟臉的話,你也可以不要跟我走在一起。」李凌皓說著。低著頭,心情很冷,有點想哭。

  「我又沒這麼說。」徐宗樺反駁,看著李凌皓頭上的髮旋,「喂,李凌皓。」

  「幹嘛?」李凌皓悶悶地應了一聲。

  「你看。你快點看啦!」徐宗樺催促著。

  「又要耍什麼花招?」李凌皓白眼,抬頭瞪過去。

  徐宗樺突然彎腰,在李凌皓嘴上蜻蜓點水親吻。

  李凌皓整個人都傻了,僵直地停住腳步。

  大、大庭廣眾之下──是說,這附近都沒有人。光、光天化日之下!

  「喂,李凌皓,回魂啊。」徐宗樺一響指。

  「徐宗樺!你這神經病!大清早你幹嘛啊你!」李凌皓真想一拳揮過去。

  「身體力行我喜歡你啊。」徐宗樺理所當然地說,「我一點都不覺得丟臉。」笑得燦爛。

  李凌皓冷哼一聲,別過臉,「你別亂來啦。被看到就慘了。」

  徐宗樺笑了笑,沒多說什麼。

  搭公車到會場,時間六點二十五分,比預想中還早。漫步到會場附近的早餐店,李凌皓點了當日特餐漢堡與奶茶,徐宗樺點了雞肉三明治、蘿蔔糕與紅茶。

  一直吃到六點四十分,再回到會場,跟大家集合。

  「早。」小陳已經到了,過來跟他們打招呼。

  「早。」徐宗樺點頭招呼,露出示好的微笑。

  「喏,你的早餐。」李凌皓將早餐塞給小陳。

  「哇靠,你還真的買啊。」小陳喜出望外,驚奇地接過蛋餅與飲料,「你人真的是太好了。」

  「哼,你現在才知道啊。」李凌皓哼說。

  「咦,你們已經來啦,好早喔。」另外兩名同班女生過來招呼。發現多了一個人,而且還是帥哥,雙雙互看一眼,交換驚訝的眼神。然後疑惑地看向顯然是同路的李凌皓。

  「這是七班的徐宗樺,我鄰居。」李凌皓介紹。

  「廢話!這誰不知道。」很爽快的吐槽。

  「他說要來幫我們加油。」李凌皓面不改色,繼續解釋,「大家可以當他不存在沒關係。」

  「怎麼可能!」兩位女生擠了過來,把李凌皓擠到小陳身邊,圍著徐宗樺驚奇地說,「可以秀幾招魔術嗎?我們從來沒有近距離看過!好想看看喔。」

  徐宗樺苦笑,為難地說,「可是我今天被禁止表演魔術,怕你們比賽會分心。」

  「不要這樣啦。只變一招,無關緊要啦。」、「對啊對啊!變啦變啦!不要這麼小氣嘛!」兩人一搭一唱,彷彿雙簧。

  徐宗樺望向李凌皓,詢問他的意見,「我可以變魔術嗎?」

  「你要變就變啊,幹嘛問我。」李凌皓退一步,站到小陳身後,躲避兩位女生傳來憤怒的視線。

  「那我就小秀一段。」徐宗樺得到許可,對兩位觀眾笑一笑,然後又說,「因為手邊也沒有道具,我想就弄一個簡單的吧。我先說一個故事,然後請兩位在心中默念一個數字。」

  「啊。」李凌皓知道這個魔術的手法,突然叫出聲。

  徐宗樺對他點頭微笑,然後要他噤聲,不要破梗。接著繼續說他的故事。

  什麼嘛。李凌皓冷眼以對,「走吧,小陳,我們先去報到。」

  「咦,可是我也想看魔術──」小陳依依不捨地盯著徐宗樺。

  「好,那我去報到。」李凌皓自己一個人走。

  到門口跟工作人員報到,寫下人數跟隊員名稱,花了不少時間。等他完成手續,發現小陳他們都過來門口了。

  「辛苦了。」徐宗樺對他說。

  李凌皓沒說話,不理他。把入場的單子交給小陳。

  小陳還沉浸在剛剛魔術的威力當中,疑惑地對李凌皓問,「到底為什麼會是七啊?我們三個人想到的數字都是七耶,也太巧了吧!我都毛骨悚然了。」

  「他是超能力者嗎?」

  聽到小陳一臉嚴肅地這麼說著,李凌皓忍不住反問,「你是笨蛋嗎?」

  「我認真的,他可以操控人心吧?」小陳一臉恐怖。

  「怎麼可能。」李凌皓解釋,「剛剛的魔術是一種潛意識的誘導,先講一個故事把你們催眠──嗯,類似催眠,然後讓你們想到同一個答案。喏,他故事裡是不是出現一堆無關緊要的數字。」

  「是啊。」小陳猛點頭。

  「他就是利用那些數字,對你們的潛意識進行誘導。」李凌皓做結論,「就是因為這樣,所以最後大家想到的數字都一模一樣。」

  「喔?真的假的?」女生們聽見李凌皓的解說,湊向徐宗樺面前,詢問本人正確答案。

  「是真的。」徐宗樺點頭,大方地說,「還請大家幫我保密。」

  「這真是太神奇了!」小陳讚歎。

  「我都把方法告訴你了,還有什麼神奇的地方?」李凌皓不甚理解。

  「就是很神奇啊。」小陳反問,「你不覺得很神奇嗎?」

  「有有,我現在覺得很神奇──你的腦子很神奇。」李凌皓譏諷。

  「喂,李凌皓,有必要這麼憤世嫉俗嗎?」、「就算我知道箇中道理,我還是覺得很神奇啊。」、「就是說啊。」

  大家一搭一唱,圍攻李凌皓。李凌皓頓時變成標靶。

  「各位,這本來就是個小把戲,不用太在意。」徐宗樺出來解圍,「說穿了,的確也沒什麼。不要因此傷了和氣。」

  大家這才收起怨念,小陳催促,「走吧,要進場了。」

  李凌皓正準備跟上大家的腳步,徐宗樺手搭上他的肩膀,彎腰在他耳邊輕說一句,「你活該。」

  李凌皓錯愕地瞪著他。

  「我都叫你不要破梗了。你看,被數落了吧。」徐宗樺無奈聳肩。一副我早就警告過你,誰叫你不聽的模樣。落井下石之後,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,摟緊李凌皓向前走。

  李凌皓被堵得無話可說,氣得深呼吸吐氣,一再反覆這動作。

  奇怪奇怪奇怪奇怪,真的很奇怪!為什麼沒有人發現徐宗樺這惡質的本性呢!他到底憑什麼這麼大受歡迎!

  「喏,我知道你不喜歡看到人環繞著我,我會盡量收斂點,你就別吃醋了。」徐宗樺嘻笑著,要不是這裡人多,他還真想偷襲李凌皓。

  李凌皓一聽,瞬間臉紅,結巴地反駁,「我、我我、我才沒有!」

  「喔?」徐宗樺臉湊了過來。

  李凌皓別過臉,又說,「少、少少臭美了!」

  看他這樣,徐宗樺笑了起來。

  「你笑什麼!」李凌皓轉頭怒瞪。

  「沒笑什麼。」徐宗樺忍住笑,但嘴角上揚。

  「你說喔。」

  「我真的沒笑什麼。只是覺得你很可愛而已。」

  「我又不是女生,才不可愛咧。」李凌皓臉色一黯。

  你比女生還要可愛。倔強又彆扭,不老實的地方也相當可愛。徐宗樺微笑,不發一語。

  他才不會開口解釋或出口安慰李凌皓,因為他最喜歡李凌皓困擾的表情。

  他就是這樣喜歡著李凌皓。

  套一句皓皓最愛說的話,他本性真的是差勁透了。

  徐宗樺心情愉快,微笑欣賞著李凌皓不悅的表情。

  第二章

  羽毛球比賽開打,李凌皓參加男子雙人團體賽,比賽採淘汰制,他與小陳一贏一輸,很快就落敗。多虧徐宗樺的福,他的狀況不佳。

  小陳的男子單人比賽還進行著,他卻得到邊上休息區坐著。還跟害他狀況不佳的罪魁禍首一起。

  「心情不好?」徐宗樺詢問。

  李凌皓盯著場上比賽,沒說話、不理會他。

  「幹嘛不理我?」徐宗樺手肘推推李凌皓,要他轉頭過來看看自己。

  李凌皓還是不轉頭。

  「生氣囉?」徐宗樺身體向前傾,湊過去探看。

  李凌皓冷眼,看著他,說著,「我超氣的。都是你害我得坐在這裡。」

  徐宗樺一臉無辜,「至少你贏了一場。不然你以為能打進前十六強嗎?」

  「我預計至少要贏兩場──」李凌皓嘟囔,「小陳這麼強,靠他贏兩場不是問題。」

  「那也是靠他啊。」徐宗樺反駁,「更何況,你本就只是來插花的,不是嗎?」

  李凌皓惡狠狠瞪他一眼,「為什麼我輸了,你反而很高興的樣子?」

  徐宗樺笑說,「當然高興,因為這樣你就能陪我了。」

  「早知道就不要帶你來了。」什麼加油,漏油還差不多。李凌皓念念有詞。

  「你今天的時間,本來就應該要陪我。我已經很大發慈悲,讓你跟大夥玩了。你還有意見嗎?」徐宗樺突然說,帶著危險的笑容,詢問他。

  我哪敢啊。李凌皓感受到徐宗樺笑容底下隱隱的怒意。陪笑一聲,不敢再吭聲。

  突然哨聲響起。李凌皓望向吹哨的場地,男單那邊的比賽結束,他激動地說,「小陳又贏了。哇賽!這樣就擠進前三名了!」

  小陳走了過來,帶著勝利的笑容。

  「小陳!你太強了!好樣的你!看不出來你這麼厲害!」李凌皓推了推小陳的肩膀,讚歎著。

  「哈哈。我是猛虎出閘啦!」小陳笑了笑。

  「殺小啦!」李凌皓吐槽。

  全身都是汗的小陳,到位子上拿自己的毛巾擦汗。瞬間感受到一股黑暗氣息。但轉頭過去,卻是笑得燦爛的徐宗樺對他祝賀,「真不簡單,接下來就是前三強爭奪戰了。加油。」

  「謝謝。」小陳回道,心想大概是錯覺吧。

  休息前後不到五分鐘,又被叫了過去繼續比賽。

  小陳一離開,徐宗樺不耐煩地說,「這比賽到底是要比到什麼時候?!」

  哨聲二度響起,女雙比賽結束與男單比賽開始重疊。

  女雙的人回來,垂頭喪氣地說,「我們輸了。」

  「不用太在意,妳們已經很棒了。」徐宗樺笑著安慰她們,順手變出衛生紙揉成的花送給她們,「送給妳們,開心點。」

  「哇啊!好厲害喔。」、「謝謝!」女生們瞬間走出陰霾(超快!),笑得花枝招展。

  「你啥時做出來的花啊?」李凌皓湊過去,小聲詢問他。

  「剛剛。」徐宗樺反問,「你要嗎?也有做你的喔。」

  「不用了,謝謝,給小陳吧。」如果小陳輸了的話。呸呸呸!小陳會贏啦!李凌皓心中暗罵自己烏鴉嘴。

  幸好,小陳後來贏了。

  因為贏得比賽的人可以領三千塊獎金,所以大夥圍著他嚷嚷著,「請客請客請客!」

  最後,小陳抵抗不了眾人,只好請大家吃冰。

  大家開開心心準備轉移陣地,徐宗樺突然拉住李凌皓的手臂,停了下來,對小陳說,「我們就不必了。」

  「咦?」、「為什麼?」女生們一同發出疑問聲。

  「我們還要去別的地方,時間會有點趕。」徐宗樺面不改色地說謊。

  「喔,這樣喔。」

  「太好了,省下兩個人。」小陳比出大拇指,大笑著。

  「那我們先走囉,掰。」

  「掰!」小陳向他們用力揮手,巴不得他們快離開。

  看他們走遠,李凌皓滿臉疑惑,詢問徐宗樺,「我們還要去哪啊?」

  「回家。」

  「咦!?」李凌皓瞪他,「只是要回家?就因為這樣你害我沒冰吃!」

  「我請你。」

  唔!啞口無言。

  「你想吃什麼冰?我還蠻想吃ColdStone的。」

  「ColdStone咧,我想吃Häagen-Dazs,你請不請?」

  「請啊。」徐宗樺隨興地說,「又不是請不起。」

  「你這個月零用錢很多是不是?」

  「沒有,就跟之前一樣。」徐宗樺又說,「不過因為跟師傅去表演的關係,所以有賺一點小費。」

  「小費有很多嗎?多到可以讓你亂花嗎?」李凌皓皺眉,不爽他的態度。

  「我把錢花在我男朋友身上,這那算亂花?」徐宗樺反問。

  二度無言。李凌皓白眼以對。

  最後,買了黑砂糖剉冰回家吃。而且是回徐宗樺家。

  因為徐宗樺一句,我請吃的冰,就來我家吃。

  很霸道地逼人到他家去。李凌皓心不甘情不願地進門打擾。就如徐宗樺所說,徐家的人都出門了,沒有人在家。

  好像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。站在玄關上,李凌皓遲遲不敢再更進入裡頭。

  「皓皓,還不快進來?冰都快融化了。」徐宗樺催促著,自己已經到客廳。

  「來了。」李凌皓應了一聲,脫鞋進入裡面。

  「你在玄關拖拖拉拉做些什麼?藏鞋子嗎?」徐宗樺開玩笑說著,把兩個人的冰都打開來了,就準備人來一起吃。

  「我幹嘛藏鞋子。」李凌皓走到客廳,坐在徐宗樺左邊、有些距離的沙發。

  「你坐這麼遠幹嘛?」徐宗樺看他做到一旁的沙發,拍拍身邊的沙發墊說,「過來,坐這邊。」

  「呃,我坐這邊就好。」李凌皓遲疑著。

  「我又不會吃了你。」徐宗樺看他這麼戒備,失笑出聲,瞇眼詢問,「還是說,你很期待我把你吃掉?」

  李凌皓盯著他,不發一語,咬牙切齒著。

  徐宗樺笑了笑,又說,「開玩笑的。快點坐過來啦。」

  他雖然臉上笑著,卻明顯生著氣。李凌皓戰戰兢兢地靠了過去,直挺挺地坐著。

  「別這麼拘束,吃冰啊,都快融化了。」徐宗樺說著,怒氣消退。端著李凌皓的那份,遞給他。

  「謝謝。」李凌皓道謝,接過冰跟湯匙,戳幾下,把底部的料翻出來。

  「不客氣。」徐宗樺微笑回應,回頭,吃自己的冰。

  打開電視,正播放著泰國恐怖片,主角眼睜睜看著犯人肢解著自己的姊姊,一刀一刀狠狠落下。

  李凌皓皺眉盯著螢幕,片刻,終於忍不住開口,「看別台啦。這部片也太恐怖了吧。而且我們還在吃東西耶。」

  「怕的話,你可以躲在我身後。」

  「我才不要咧。」李凌皓拒絕,「看別台啦,看海綿寶寶好了。」

  「你是幼稚園小朋友嗎?」徐宗樺邊吐槽邊轉台,「哪一台啊?」

  李凌皓說出頻道,接著道,「海綿寶寶哪裡幼稚,明明就很寫實、很成人耶!你看,派大星是你人生中甩都甩不掉的惡友、蟹老闆是你人生中一定會遇到的老闆,又摳又小氣恨不得二十四小時剝削員工、章魚哥是你人生中總是看不慣你行徑,進而陷害你的人。」

  「被你這麼一說,我總覺得海綿寶寶這卡通應該要被歸到保護級才對。」徐宗樺笑說。

  「我是認真的。這卡通之所以還能保持這麼歡樂的氣氛,完全是因為海綿寶寶的天真樂觀,美化了這一切。」李凌皓說著說著,突然覺得認真解釋的自己好像有點愚蠢,越說、聲音越小聲。

  「是喔,原來你這麼喜歡海綿寶寶。」徐宗樺順著李凌皓的話,隨口說了一句。

  「也、也還好啦。」埋頭猛吃冰,李凌皓一臉尷尬。

  「那我跟海綿寶寶,你比較喜歡哪一個?」徐宗樺沒頭沒尾地、突然冒出這一句問話。

  李凌皓愣住,勺著冰的湯匙僵在空中,不知道該放下還是送進嘴巴。目瞪口呆地盯著徐宗樺。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。

  「你喜歡哪一個?」徐宗樺重複問題。

  不是聽錯,徐宗樺真的在問他一個幼稚到不行的問題。

  李凌皓尷尬笑了一聲,「這是什麼蠢問題?」

  「這是個蠢問題嗎?」徐宗樺表情異常認真。

  「還、還蠻蠢的。」李凌皓吞下口水,慘了,不知道是剛吃冰太猛還是怎樣,他居然冷得想發抖。

  「那麼,給我你的答案。」徐宗樺瞇眼,追問著答案。

  李凌皓緩緩放下湯匙,把冰放到桌上,正坐,低著頭,眼睛盯著自己放在膝蓋上的手,支支吾吾地說,「我、我當然是、比較喜歡──你。」語末,吞吞自己的口水,完全不敢轉頭看徐宗樺的表情。

  偏偏這個時候,徐宗樺一點動靜都沒有。

  莫名地覺得羞恥與尷尬,李凌皓語氣不善地說,「你、你倒是說句話阿!」

  「皓皓,」

  「幹、幹嘛?」

  「我喜歡你喔。」徐宗樺湊了過來,在他耳邊說話,熱氣都吹到他耳際。

  李凌皓身體一縮,轉頭過去,嘴裡沒好氣說著,「廢話!這還用說!」

  徐宗樺無預警地親過來,強勢地將他壓倒在沙發。

  「等──(一下)、你──(幹嘛)!」李凌皓的話都被吞沒,被吻到難以呼吸。

  他有種不妙的預感。

  李凌皓掙扎閃躲到後來,發現自己無計可施,僵直身體任由徐宗樺吻著。

  「喂,你幹嘛這麼害怕。」徐宗樺發現身下的李凌皓宛如殭屍,停下動作,調侃地笑著,一手撐著自己,一手揉著李凌皓的腰。想讓他放鬆身體。

  「你不要這樣啦──」李凌皓一方面覺得癢、一方面又有一種異樣感覺。彎著腰,後面就是沙發,他根本無處可逃。

  「皓皓,你放鬆點啦。」徐宗樺執意地揉著。

  「你放開我啦。」李凌皓羞恥得臉都紅了。他們現在的氣氛真的很不妙啊!

  徐宗樺在他耳邊嘆口氣,無奈地放開他,退回去坐好。

  「吃冰吧,都快融化了。」他說。拿起自己的冰,沒事般一口一口吃著。

  李凌皓躺在沙發上,一時間反應不過來,呆愣地看著天花板,意外這發展。

  「還躺著幹嘛?再不吃,我就要繼續剛剛的事囉。」徐宗樺狀似無心說著,眼角偷瞄著李凌皓的反應。

  李凌皓倏然坐起,尷尬一笑,「哈,我吃我吃。」拿冰來吃,冰都融了一半。變得湯湯水水,冰冰涼涼的。

  「冰變得好甜、好膩。」

  「吃不下就不要吃了。」徐宗樺隨意說著,盯著李凌皓。

  「吃。你請的,我哪敢不吃。」李凌皓說著,怕他生氣般,變得諂媚許多。大口大口吃著幾乎是糖水的冰。

  徐宗樺輕笑一聲,宣告,「那好,先跟你說,等把冰吃完,我要繼續剛才的事。」

  噗!李凌皓被卡到一半的湯圓嗆到,水竄到鼻子,刺激得害他飆出眼淚。

  總而言之,把冰吃完還是要繼續剛才的事就對了!

  「你要是很迫不及待,我們也可以別吃了。」徐宗樺惡質地笑說。看他咳嗽,順手拍拍他的背,讓他緩口氣。

  「不,不要浪費。我全部都會吃完。」雖然橫豎都是死,但能拖一秒是一秒。李凌皓緩口氣後,一口接著一口,緩慢地吃著。

  一碗冰吃上兩個小時,夠拖延了吧。

  徐宗樺竟也不催促他,帶著令人猜不透的笑意,漫無目的地轉換頻道,耐心十足地等他吃完。

  這期間,李凌皓腦袋一直轉著,沒停下來。

  徐宗樺意圖很明顯,就是想要更進一步。可是、可是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。

  總覺得自己會因此變成另外一種生物,心裡很不踏實、很不安。

  吃下最後一口,李凌皓糾結得哭了。

  他很害怕。

  「皓皓?怎麼哭了?」徐宗樺沒料到李凌皓居然會哭出來,遙控器沒拿穩,一個不小心掉在地上。但他也沒多心思撿起它,眼睛盯著李凌皓,無法移開。

  「我們先不要做啦。」李凌皓說出自己的煩惱,哀求著徐宗樺。

  徐宗樺聽聞,皺起眉頭,「可是皓皓,難道你不想跟我有更進一步的接觸嗎?你不是喜歡我的嗎?」

  「我、我是喜歡你──」李凌皓坦率承認,「可是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。我覺得很恐怖。」

  「那麼,我做到讓你不會感到害怕的地步就好?」

  「真的嗎?」

  「真的。」徐宗樺堅定地看著他,不是說謊。靠了過去,「可以吻你嗎?」

  「我要是說停,就要停下來喔!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「吶、你親吧。」李凌皓遲疑一會,而後答應。閉上眼睛,壯烈犧牲的表情。

  徐宗樺笑了笑,俯身給予一個輕柔、不具殺傷力的溫和親吻。

  不再像剛才那樣強勢,讓人安心不少。李凌皓原本緊繃的身體微微放鬆。

  「皓皓,我可以摸你嗎?」徐宗樺問著,非常有禮貌地向主人打通關。

  李凌皓倒希望他不要問,紅著臉,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回應他。

  「嗯?」徐宗樺發出疑問的單音,耐心等著李凌皓的答案。看著皓皓害羞又困擾的表情,心情相當愉快。

  李凌皓別過臉,面向沙發靠墊,真想把臉埋進去。

  「可以摸你嗎,皓皓?」徐宗樺欺負人似的,把問題重複一遍。

  「可以啦!要摸就摸!你很囉唆耶!」李凌皓丟臉地豁出去,怒說。

  「好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」徐宗樺得到許可,手放膽地探進李凌皓衣內。

  唔!李凌皓沒想到會直接探進來,慌張地看著徐宗樺,突然有點害怕。

  「放輕鬆點,我什麼都還沒做。」徐宗樺皺眉,感受到手下的李凌皓身體相當僵硬,還起了雞皮疙瘩。

  「我、我看還是算了。」李凌皓哭喪著臉,手抓住徐宗樺的短袖袖子,輕微抵抗,試圖拉開他的手。

  「嗯──可是我好想摸喔。」徐宗樺感慨,手亂動著,「就只是摸一下。」往下探進李凌皓的褲子。

  「徐宗樺!」李凌皓嚇一大跳,驚呼,「住手啦!」

  徐宗樺抓到李凌皓的傢伙,輕輕揉了起來。

  「你不要這樣啦!」李凌皓緊張又害怕,最莫名其妙的是,他還勃起了。

  男人真是可悲的動物。李凌皓很欲哭無淚。

  「皓皓,我幫你弄出來好不好?」徐宗樺對李凌皓的拒絕假裝沒聽見,笑著詢問他,一邊加重力道。

  「不要啦!唔!」李凌皓倒抽口氣,被揉到有點疼痛,但是還有快感。

  「舒服嗎?」徐宗樺促狹地笑著,「我發現皓皓喜歡痛一點的方式。接吻的時候也是,太溫柔的對待你,你反而不用心、容易走神。」

  說得他好像是被虐狂一樣,李凌皓想出聲反駁,偏偏徐宗樺手的動作讓他顧不得說話,光是要壓抑住尖叫出聲就已經很費力氣了。

  「皓皓,要射了嗎?」徐宗樺詢問。

  李凌皓手摀著嘴,臉紅得可以,猛地點頭,溢滿眼淚的眼睛哀求著他。他早就想射了,可偏偏徐宗樺壓著前端,害他不能順利解放。

  「那我們一邊接吻,一邊讓你出來吧。」徐宗樺湊了過來,停在咫尺。

  擺明要他主動吻他。李凌皓哭喪著臉,哀怨地看著他,祈求能放他一馬。

  「沒關係,我有的是時間。」徐宗樺警告,打算慢慢跟他耗下去。欺負得徹底。

  「好──」李凌皓摀著嘴,發出極小的聲音。

  「好什麼?」徐宗樺又靠近一些,側耳傾聽。

  「好過分。」李凌皓控訴著。

  「哪裡過分?」徐宗樺反問,「我只是希望你能主動吻我而已,這樣會很過分嗎?」抓著李凌皓的手,微微加重力道。

  「很痛啦!」李凌皓哀嚎著,拍打著徐宗樺的肩膀。

  「皓皓,不只是痛而已吧。」

  你真的很過分。李凌皓忿怨瞪了徐宗樺一眼,然後湊了過去吻他。接吻的時候,還感受得到徐宗樺開心笑著。

  這個人真的是太惡質了。

  徐宗樺吻著,像是逗他玩一般,一下又一下。他想要更加、更加激烈一點的──李凌皓下意識地依照剛剛徐宗樺吻他的方式,親吻他。

  不夠、還不夠──

  徐宗樺摸著李凌皓,終於放開禁錮,讓他射出。

  「皓皓,你舒服嗎?」徐宗樺退出親吻,在他耳邊低語。發出低低的笑聲。

  李凌皓發愣地看著徐宗樺的臉,意亂情迷地盯著他的嘴唇。

  還想要接吻。

  徐宗樺清楚接受到訊號,靠了過去,親吻李凌皓。意外地發現,高潮過後的皓皓特別乖巧,不管怎麼吻他、摸他都沒有意見。

  讓李凌皓二度勃起時,徐宗樺思考著,不知道能不能試試一起達到高潮。

  「徐宗樺──」

  「嗯?」徐宗樺應著,看著李凌皓眼神迷離,色情得可以的表情。

  「我喜歡你。真的。」

  李凌皓無預警的告白,讓徐宗樺愣了一會,然後突然倒在李凌皓身上。

  「唔,好重。」

  徐宗樺不發一語,壓著李凌皓,動也不動。李凌皓只聽見他的喘氣聲,在耳邊呼出熱熱的空氣。

  打死也絕對不要承認,他居然因為皓皓主動的一句告白,而到達高潮。

  啊啊,這麼想來自己還真有些悲慘。

  喜歡上一個彆扭又害羞的人。總是要強迫對方才能聽見的喜歡,終於讓他主動說出來,結果自己居然立刻棄械投降。

  太丟臉、太不濟了!

  「徐宗樺?你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李凌皓問著,對方身體動也不動,讓他有些擔心。

  「我沒事。」徐宗樺嘆息,「只是有點自我厭惡而已。」

  自我厭惡?為什麼?李凌皓充滿疑惑。

  徐宗樺二度嘆息。

  「你要是更坦率、更會撒嬌一點,我大概什麼都願意犧牲。」

  「你是在嫌我不夠坦率、不會撒嬌嗎?」李凌皓從他的話裡推測意思,緊皺眉頭,忿忿想著他又不是女孩子,撒嬌什麼的、他才做不到咧。

  「不是。」徐宗話說,「你現在這樣就很好了。」

  「到底是什麼意思?」語焉不詳的,到底是在說些什麼。為什麼他有聽沒有懂。

  「意思就是,你現在這樣,我就已經非常喜歡你了。可別讓我更加喜歡你,不然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。」徐宗樺好心地解釋,最後又問,「這樣你懂了嗎?」

  李凌皓停頓許久,回答他,「懂了。感覺有點可怕。」話雖這麼說,但整張臉紅得跟番茄一樣,無法抑制嘴角上揚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76-0bbed02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