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邀月]噬血者II Vol.2戀人的安息 



作者:朱莉
繪者:玥KEI
邀月出版

文案:
最近的路德很忙碌,死而復生的貝里已經成為變形者,
偏偏他一時心軟,把人留在人類都城看顧,
貝里卻趁所有人沒注意的時候,偷偷逃離了……
他還發現,解毒劑已經不再適用於所有人類,
然而不適用名單之一的瑪莎,卻有可能被感染了;
最令他心煩的是,已經開始咳血的身體,
將瞞不住日夜照顧他的威利……

最近的威利很心慌,產生高階變異的變形者很棘手,
甚至漸漸能突破他不斷加強的防護光罩,
還能有智慧的試圖用下水道突破他們的防線;
另一方面,路德的身體越來越虛弱,
而他無法相信只是喉嚨問題,
尤其當路德提起一些像是在交代後事的話時,
他總覺得,路德自己好像知道──他正在邁向死亡……







第十一章 Welcome 歡迎
他的名字叫做貝里.辛普森。
城裡剛爆發變形者入侵時,是他年紀還小的時候。
當年,他的父親為了幫家人買食物而出門,但出門後再也沒有回來,後來有個跟父親同行的人來向他們致哀,說父親被變形者活生生咬死,他們甚至連父親的遺體都沒能看見,因為,屍體已被變形者扯散、分食。
他的母親向來是個樂觀開朗的人,那天卻抱著他哭得慘兮兮。他當時還不明白死亡所代表的涵義,只隱約知道—他的父親不會再回來了。
後來,人類經歷了一段可怕又黑暗的時光。
接著,狼族成員們—一群擁有奇特光能的人出現,他們將城裡的變形者一一趕出都城,並架設能阻隔變形者的光罩,最後在人煙稀少的北區定居。
狼族成員們生活的北區,限制一般人類進出,這讓狼族成員顯得更為神祕,沒有人知道到底由哪些人組成,也搞不清楚他們是怎麼運作的,所有相關消息都由政府提供,他們從不接受媒體採訪。
他只知道,狼族是替人類帶來安定生活的群體。當時的人們,十分感激這些狼族成員,當然也包括他自己。
可惜他的母親還是很早就逝世了,在他十六歲時,她因為長期擔心變形者入侵,心理影響生理,加速蒼老,當生活一安定下來,身體立刻崩潰。他母親走得很快,從生病到離開人世,前後僅僅兩個禮拜。
求學時期的他,向來是師長眼中的優等生,打從學校恢復上課後,他從來不缺課,但在母親生病的那段時間,他不去學校了,一直守在母親床邊不肯離去。
看著日漸消瘦、臉色越來越差的母親,他感到傷心又無助。
當年父親離開的時候,他年紀太小,對死亡沒有什麼真實感。
但當他看到向來開朗的母親、健壯守護著他的母親,突然變成那副瘦弱無力、毫無生氣的模樣時,他難過得連話都說不出來。
可是母親不喜歡看他難過,總是要他笑著,就算是纏綿病榻、意識模糊時,都還要他笑幾聲來聽,要他不要為此感傷。
他求過醫生,求醫生救救他的母親,然而醫生對母親的病也束手無策,只說心病無法用藥物治療,更何況是長期壓力造成的結果。醫生只交代他好好陪著母親度過最後的時日。
此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跟死神偷來的,所以他努力在母親面前展現堅強的一面,卻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偷偷地哭—他無法想像沒有母親的日子,他還只是個孩子。
他永遠記得母親離世的前一天,突然變得很有力氣,眼神也特別清明,還能和他正常說話,甚至能自己喝下一碗燕麥,還跟他說些他小時候鬧的蠢事,有說有笑。
當時的他一度以為母親的身體好了,之前的病痛都已經過去,情況並沒有醫生說的那麼糟。
「貝里,這幾天你躲在別的地方哭哭啼啼的,別以為我不知道。」
母親唸他時的表情帶了點感傷,這讓他內心有些不安,他只輕輕應了一聲,沒敢否認。
「孩子,如果我真的離開了,你應該要笑著祝福我。」
他激動的問:「為什麼?」
「因為我要去找你爸爸了,這是好事,我非常想念他。」
「但我更需要妳。」他難過的說,眼眶泛紅,又想哭了,但母親不愛看他流淚,他只好咬緊牙,苦苦忍著。
「真是令人心疼的孩子。」
母親將他抱在懷裡,待他像對五、六歲的孩子一般,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背,像是要安撫他。
「妳要是真心疼我,就不要留下我一個人。」他在她懷裡哭求,也像個孩子一般。
母親也哭了,卻沒答應他的請求。
隔天,母親就離開人世了,安祥地睡了一個長覺,從此再也沒有醒來。
自此,他變得更痛恨變形者,因為變形者帶走了他的家人;自此,他立誓成為醫生,他想救更多像他母親一樣生了病的人。
失去家人的他努力生存下來,比以往更加認真學習,但性格也變得更加孤僻,他不擅長與人交際往來,因為他寧可讓生命的每分每秒都投入學習。最後他順利進入醫學院,並以優越的成績畢業,進入西區醫院實習。
他時常在想為什麼政府要研發C病毒?為什麼要製造出那麼多怪物?為什麼那些異能者不將外頭的變形者趕盡殺絕?為什麼異能者除了阻絕變形者之外,其他事都不管不顧?
他有太多的疑問,卻沒有辦法得到答案,而這些不滿讓他的內心時常感到憤怒,他時時憎恨著這看似和平卻埋藏不安種子的現狀。
曾經,他也想過,如果自己是異能者,如果他擁有光能,他會用盡生命將那些變形者一個個清除,總有一天會清理乾淨,到時人們就不用再恐慌度日。
絕不會像那些吃白食的狼族成員一樣,放任外頭的變形者存在。
是的,他漸漸覺得狼族成員守護人類是義務,因為人類提供狼族血液,狼族就該盡心工作,就好像人民向政府繳稅,政府得服務人民一樣。
而對於他的工作,他也覺得不滿,當然,工作本身並沒什麼好抱怨的,但他的直屬上司讓他有些無力。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72-77562d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