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威向]妖怪奇譚之魔蟲附體 
1025797B.jpg
作者: 怪盜紅
繪者: 默犬

言深與狐狸原本甜蜜平靜的生活,
被意外遇見的蟲妖打亂,
才發現毫無異狀的事件背後,
竟衍生出了種種糾葛──

一個幾世輪迴下的靈魂,
在殘存的記憶執念驅使下,
暗中織起一張吞沒所有人的網……
命運輪盤轉動之際,誰也無法逃過。

生命並非永恆,誰知來世如何?
──吶,狐狸,如果我死了,你會難過嗎?
──少囉嗦,我們定會長命百歲!
第十三案‧生日禮物
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,狐狸府上兩位主人正在臥室裡睡午覺,暫時不准式神前來來打擾。
狐狸府中三隻式神聚在一起,小聲地嘰嘰喳喳討論某件重大事項。
是的,一年一度陸主人的生日又來臨。
眾式神們煩惱應該要送什麼禮物才好,生日當天應該要做怎樣的料理,蛋糕要作幾吋、什麼口味。
大前年,陸主人生日,小式神問陸主人想要怎樣的蛋糕,陸主人只是笑說,大家喜歡就好。然後困擾他們許久。結果做出來的蛋糕,全部都被狐狸主人吃掉。當時狐狸主人邊嫌棄邊吃光,想來就萬分喪氣。
前年,陸主人生日,小式神問陸主人想要怎樣的蛋糕,陸主人只是笑說,就做狐狸喜歡的就好。然後又困擾他很久。結果做出來的蛋糕,被狐狸主人唾棄到邊界,連吃都不吃了。最後是由他們自己吃光,想來就更加難過。
去年,陸主人生日,小式神問陸主人想要怎樣的蛋糕,陸主人只是笑說,他們喜歡就好。然後困擾他們更久──式神基本上是沒有喜好的,除非成形久到精,才可能會有一點感情。讓他們真的非常困擾。最後勉強總算做出他們可能喜歡吃的蛋糕。
回想起當時蛋糕一端上桌,狐狸主人錯愕地打量蛋糕的模樣。
式神可能喜歡的蛋糕,中間主要基座還是普通的奶油蛋糕,但旁邊裝飾點綴物就十分驚人了。是傳說中的活魚三吃,煎魚烤魚生魚片,是這樣的鹹魚蛋糕。
當時狐狸主人不可思議地指著鹹魚蛋糕,詢問小式神,『你們現在是在玩整人遊戲嗎?從哪借來的膽子敢做這種東西、還擺上桌啊?』
他們哪敢啊。想到就洩氣。三位式神垂頭喪氣地重歎一聲。
所以今年的生日,說什麼都要扳回一城!
大式神展開從各個蛋糕店收集來的目錄,與小式神們討論。有形有體,這樣就不怕做出太奇怪的蛋糕了。
式神們為了陸主人的生日,全神貫注研究蛋糕目錄。
臥室內的狐狸與言深正熟睡。
陸言深睡醒,大約是下午三點左右。原本枕的枕頭變成狐狸的腿,不知道是怎樣的睡姿才能睡到狐狸腿上。
『你醒了。』狐狸發現他醒來,低頭詢問他。手正有一下沒一下地摸著他的肩膀。
謎題揭曉,是狐狸讓他睡到他腿上。
原本是想起來,現在卻更想賴在他腿上。言深躺了許久,睜著眼睛發呆,感受狐狸一下一下撫摸的手。
這動作平常都是他對狐狸做的,現在立場顛倒,換狐狸這麼摸他。
嗯,很溫暖的感覺。感受得到寵愛。
狐狸開始不滿足,低下頭親吻他肩頭,吸吮啃咬,做出一個印記。
「狐狸──」
『嗯?』漫不經心的回應。
「現在才三點。」
『嗯,我知道。已經三點了。』
見狐狸沒有罷手的打算,言深歎口氣,滿是縱容溺愛,「算了,隨便你。」
聞言,狐狸輕笑,『是你說的。那就隨便我了。』翻身徹徹底底壓倒他。
下午五點,言深又一次醒來。
整個人都快散架了,腰痠背痛,大腿可能有點拉傷。
『你昏過去了。』狐狸倒了杯水給他,親吻他臉頰,『抱歉,都是我害你舒服到厥過去。』完全感受不到狐狸的歉意,反而有些得意洋洋。
是他讓言深舒服到厥過去的。這不是很振奮人心嗎。狐狸很開心地笑著。
「你確定我是舒服得厥過去,而不是痛得厥過去?」言深白他一眼,忍不住潑他冷水。接過杯子,一口喝光裡面的水,乾燥的喉嚨經過水的滋潤總算好多了。
『怎麼可能。』狐狸抱住他,反駁他剛剛說的話,『我怎麼捨得讓你痛。』
「剛剛啊,就剛剛啊。」言深直說。將杯子放到床頭櫃上,就怕待會有什麼動作會打破杯子。
『咦?剛剛會痛嗎?』狐狸語氣天真,又開始上下其手,『可是你出來很多次,比我的還多。』
言深無言以對。這麼下流的話題,虧他說的出口,不愧是老妖狐狸精。言深臉皮薄,將臉埋進枕頭,羞說,「不要說了啦!」
『你說什麼?我聽不清楚。』狐狸一直笑,試圖將他和枕頭分開。
「不要抓我!」
『不要害羞,看看我嘛。』
兩位主人嬉鬧的同時,三位式神終於做好決定。
大式神負責採購、小式神負責做蛋糕,分配好工作,各自解散。
晚餐時分,兩位主人總算離開房間。
式神們準備的晚餐是煎烤香魚、炒幾樣小菜、湯是味噌豆腐湯。很簡單的幾道菜,小式神站在一旁戰戰兢兢。實在是怕了狐狸主人的挑嘴。
可式神們的擔心,只消陸主人抬眉掃一眼,狐狸主人本要脫口而出抱怨,化成討好的微笑。
『剛剛這麼累,你一定餓壞了,多吃點。』將自己碗裡的菜堆疊到言深盤中。
「狐狸,不要把自己不愛吃的菜丟到我盤子裡。」言深又把菜挾還回去。
狐狸輕哼一聲,乖乖把菜吃完。
狐狸那聲輕哼,可嚇壞小式神,微微顫抖著。
翌日,下午一點半。大式神自行出門買慶生的材料。
難得沒一起去買菜的言深,和狐狸出一趟遠門,沒有目的只是隨意走走。直到他腿痠願意回家為止。
下午兩點,大式神回到家,將材料交給小式神們,他的工作就到此結束。換小式神們料理食材,躍躍欲試大展身手。
不知不覺走到不曾走過的地方,言深突然停下腳步,指著前方的路說,「這條路好像沒有盡頭。一直走下去不知道會到哪裡。」長而遙遠的道路。
『我知道要送你什麼生日禮物了。』狐狸突然說。
「送我什麼?」
『GPS衛星導航。這樣你就能隨時確認自己在哪。』狐狸這麼說著,別說浪漫細胞,恐怕連夢幻的因子都沒有。
「連你家都找得到?」言深反問。
『嗯,恐怕不行。』狐狸想了一下,他沒試過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。
「還是你要開發靈異版的GPS送我?這樣不論我在哪,都能找到回家的路。」言深提議,但他其實只是說說。
狐狸陷入深思。
喂喂喂,說說而已,不要太認真啦。
下午五點半,時間緊迫,小式神們手邊的蛋糕進入最後階段。
六點十分,兩位主人回來,小式神們將做好的蛋糕藏進冰箱,上前迎接主人回來。
『狐狸主人、陸主人歡迎回家!』
「我們回來了。」言深邊說邊摘下面具,長長吐口氣,「呼,總算能拿下面具。」將面具交給大式神,由它負責收好。
『晚餐準備什麼?』狐狸直直往餐廳走,看著菜色哼聲說,『今天吃壽司啊,還算不錯。』壽司是狐狸唯一沒有嫌過的食物。
「狐狸,要心存感激。」言深看不慣,責備般的語氣。
『幹嘛要心存感激?它們充其量也不過是我做出來的幾張紙。』狐狸這麼說。
言深愣了一會,突然安靜下來。小式神們低下頭,難過地看著地板。
「我不喜歡──」言深緩緩開口。
狐狸聽著,提著一顆心,彷彿就要吐出心臟。彆扭地別開臉,率先打斷他,『我道歉就是了。』
言深靜靜等著。
『剛剛是我說得太過分了。』
就這樣?言深挑眉,傳達這樣的訊息。
『你不能再要求更多了。』這已是他的極限。
「是嗎?我倒是很想試試。」言深眼神一冷。
小式神們一隻一手拉了拉陸主人的衣襬,猛地搖頭示意沒關係沒關係,不要逼狐狸主人跟他們道歉。他們沒那個膽,也承受不起啊。
本想發發脾氣的言深,見小式神兩對哀求的眼神,也只好算了。
「吃飯吧。」
安靜的晚餐。氣氛尷尬,小式神有些無措。原本打算在飯後端出來的蛋糕,現在似乎擺不上桌。氣氛不對啊。
一直到晚餐結束,狐狸主人連電視都不看了,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。
怎麼辦、怎麼辦?
小式神焦急地在廚房走來走去,煩惱不已。
大式神和陸主人去幫常非澆水,還是趁現在就把蛋糕拿出來?但狐狸主人不出來,到時被他知道他們沒通知他就拿出蛋糕,肯定又是一頓罵。
要通知他嗎?小式神們互望,兩式神都是害怕的表情。
老規矩,剪刀石頭布,贏的端蛋糕出來、輸的人負責通知狐狸主人。
輸的一方,垂頭喪氣連尾巴都垂下來,前去送死,不,通知狐狸主人。贏的一方開心地端出蛋糕。
大式神將灑水器交給陸主人,退到庭院一旁。監視妖花,怕他對陸主人不利。
『言深大人,聽式神們口耳相傳,今天是您的生日啊。生日快樂!』妖花常非道賀。
「謝謝。」言深微笑,欣然接受。
『自從來這裡生根之後,我也沒什麼東西好送。我想就把我自己送給你吧。我願意以身相許,免費贈送沒關係,全組通通送給你。』常非激動到葉子猛地晃動。
又來了。
「謝謝你的好意,我只能心領了。」
『為什麼?你不要心領,你直接領啦!』常非晃到幾片葉子掉落。
「常非、你不要太激動。」言深阻止他近乎自殘的行為。
『為什麼你不要我?』常非滿是疑惑,『因為我長這樣?我其實也可以很可愛的。只是現在還沒辦法變成完整的人身。為什麼我不行?』
「嗯,」言深想了一下,認真回答,「因為我已經有狐狸了。一個人是不能同時有兩個情人的。」
『我沒關係!』說得多爽快。
「但我不行。我只喜歡狐狸。從以前到現在,就只有他一個。」很自然就說出口的告白,言深絲毫不遮掩對狐狸的喜愛。
輕咳聲突然傳來,言深回頭一看,狐狸就站在他身後。想必聽到自己剛剛說的話了。
『式神做了蛋糕,就等你去切蛋糕。』狐狸說著,假裝鎮定的表情,卻有害羞的嫣紅。
「這就來。」言深將灑水器交給大式神,和狐狸一起到餐廳。
『陸言深。』途中,狐狸望著前方,突然開口。
「嗯?」
『剛剛那些話──』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「嗯。」
『我比較希望你能當著我的面說。』
言深停了一會,久到狐狸都以為這話題結束了。才又聽到他說,「我不是已經每天都當著你的面說了嗎?」
但他就是想聽。狐狸呢喃,沒真的說出口。
「狐狸,我只喜歡你喔。」言深就這麼說了,「但我還在為你剛剛說的話生氣。」
『別氣了,我以後不會再這麼說了。』狐狸誠意十足的宣言。
「那最好。」
一人一妖來到客廳,餐桌上的蛋糕大約八吋,不大不小剛剛好。似乎是巧克力布丁口味的蛋糕。
小式神們發現狐狸主人心情好多了,雖不知道剛剛發生什麼,但總算能安心許多,恭賀陸主人,唱著生日快樂歌,接著說,『陸主人生日快樂!』
「謝謝!」言深很開心,許了願望,吹了蠟燭,切下蛋糕,然後分給大家吃。
狐狸吃了一口,停頓許久。望向言深,扯出勉強的笑容,違心讚美,『很好吃。』點點頭,但眼神充滿不可思議。不敢說出自己真實的想法,就怕言深又生氣。
言深滿是疑惑,也吃一口。
嗯。
狀似巧克力布丁口味的蛋糕,其實不是巧克力布丁──是龜苓膏。
為什麼、為什麼是龜苓膏!?
謎樣地望著眾式神們,不得不否認,式神們的口味、味覺和他們有絕對性的不同。
晚間時分,言深專注地看著新聞特別節目的深度報導分析,突然發現身旁的狐狸開始躁動。讓他不得不轉移注意,望向狐狸,詢問他,「怎麼了嗎?」
躁動的狐狸安靜下來,望天望地,最後別過臉彆扭的說,「我先聲明,我可不是因為你說了什麼,而做出來給你的喔。」
「啥?」沒頭沒尾的開頭,言深聽得是一頭霧水。笑問,「你在說什麼啊?」電視廣告結束,言深直覺地回頭望向電視。
「陸言深!我在跟你說話!」被忽視的狐狸怒說。生平第一次討厭電視。
「好啦,好啦。我在聽。你不要突然發脾氣。」言深伸手摸向狐狸耳後,輕而易舉地化解狐狸怒氣。
狐狸盯著言深一會,又放鬆,因為被摸得很舒服,就算了。伸出手,展開,手掌心裡有個繫著暗紅色細繩的小型玻璃瓶,玻璃瓶內裝滿水和一片極微小的嫩葉。
「這是──」言深還是充滿疑惑。
「生日禮物。」狐狸再度彆扭的別過頭。
言深驚訝之餘,忍不住大笑。
「你笑什麼!?」狐狸紅著臉怒說。
「抱歉抱歉,對不起,我只是沒想到──」沒想到狐狸會這麼害羞,太可愛了。害他也忍不住臉紅,「謝謝你,我好開心喔。」準備收下禮物。
「哼,我都還沒說明它的功能。我才不會送無聊的禮物。」狐狸嗤之以鼻,露出驕傲的神情。
「敢問狐狸大師請問它的功用是──?」就外型來看,言深著實猜不出來。
「哼哼,你不說要靈異版的GPS,我雖然沒有靈異版的,但我有妖力版的。不論你在哪裡,這東西會一直指向我在的方向,這麼ㄧ來不論你在哪裡,都能找到方向回到我身邊。」狐狸驕傲的解釋,語末還說:這種東西隨便弄弄就有了。(完全不是,剛剛把自己關在房裡就是做這東西。)
「咦──」言深發出遲疑的聲音。
可是GPS的功能是能指出他想要去的方向耶。這妖力版的GPS指的方向,豈不是讓他只能到狐狸身邊嗎?算了,禮物這東西心意最重要。
「哼,這繩子可是本大爺的頭髮編的,你就虛心接受吧。」
咦!?頭髮編的,好可怕啊!
「來,我幫你戴上。」
──可以不要嗎!裡面應該不會有什麼詛咒吧!言深有點退縮,但最後還是讓狐狸幫他戴上外表看來就像普通的項鍊,然而實際上是妖力版的GPS,
「謝謝。」
「這樣你就不會迷失了。」
迷失──
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勁,但言深依舊保持笑容,向狐狸道謝,兩人相視而笑。
這就是言深的三十二歲生日。
 
#-
 
終於出了....
怪盜紅斗篷 #-
Re: No title 
> 終於出了....

哎,是阿,差點以為真的要等到天荒地老了哈哈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69-0f7c1db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