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無夢島-Dreamless Island 01 
■文案:
夢本是人類遺忘的本能,而如今卻要被強迫喚醒。
做一個美夢,換取一天的快樂;做一個惡夢,讓你緊張萬分。
你今天會做什麼樣的夢呢?





第一章

他做了一個夢。

曲奇養了一隻杜賓犬,名字叫布魯托。

布魯托小的時候,還有那麼點調皮搗蛋。曲奇剛開始養的時候,還吃了不少苦頭。在他細心照料之下,布魯托學會各種絕技,做下握手起立裝死、被槍打死、匍匐前進¬──等等,一些很高難度的指令都能完成。布魯托很聰明很聽話,學得又快。

有一天,在他吃完午餐的時候,布魯托突然對大門咆吠。

似乎有人要進來了。

『誰啊?』曲奇對門外的人問。

汪汪汪汪汪!布魯托不斷叫著。

明明上鎖的門突然被人推開,對方與他對看一眼。

『你幹嘛?』曲奇驚訝看著他。

對方將他一把推開,另一手執著槍,對準咆嘯中的布魯托。

碰的一聲,巨聲響起。

他的布魯托被對方開槍射死。

然後,他就醒了。



曲奇怒氣沖沖,鑽了好幾個巷子,九彎十八拐,路突然豁然開朗,來到某間金碧輝煌的酒店。一路上,不斷有人向他招呼。

「曲奇先生,請問今晚要留宿嗎?」櫃檯的人起身,恭敬鞠躬,順道詢問。

「沒有。」曲奇回答。然後往電梯的方向走。

「曲奇先生,晚上好。」電梯裡的服務人員向他招呼。

曲奇沒有回應,怒氣沖沖地只希望電梯能上升得快些。

叮。電梯一到,快速走出,前往十一樓的酒吧。

「您好,曲奇先生。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地方嗎?」酒吧外的侍者上前招呼。

「萊利在哪裡?」曲奇開門見山直接提問。

「萊利先生在最裡頭的包廂──」侍者話未說完,曲奇已經掉頭離去,擅自往裡頭闖了進去。

「曲奇先生,沒有萊利先生的准許,我們不能讓您進去。」包廂外頭守門的兩名護衛阻擋曲奇再前進。

「走開。」曲奇冷哼警告,瞪向護衛。然後出手,一把推開人,出腳踢向另一個。趁中間空隙,鑽進包廂。

裡頭煙霧迷漫,不是尼古丁的香菸味,而是裊繞的檀香。燈光昏暗,乍看之下,包廂內氣氛頗為迷幻。

他要找的萊利,就坐在對面主位,桌子兩邊各坐兩人。在場除了萊利,他不認識其他四人。

「曲奇,你找我?」萊利笑說。談話被中止,倒也不介懷,一派輕鬆模樣。

「對,我找你。」

所有人視線聚集在他身上,一齊盯著他,讓他頓時不自在起來。

「有事嗎?」萊利接著問,不慍不火。

「你為什麼要殺布魯托?」曲奇質問,對萊利興師問罪。

「布魯托?誰?」萊利雙手一攤,「抱歉,我每天要處理掉的人之多,我不記得布魯托是哪位。」

「布魯托是我養的狗!」曲奇說得激動。

「你什麼時候開始養狗了?」萊利皺眉,反問,印象中曲奇家沒有養過寵物,連條魚都沒有。

「唔──!」曲奇啞口無言。

萊利促狹一笑,「我說,曲奇,你該不會是做噩夢了吧?」一付了然的表情。

「做夢?」、「做噩夢?」、「怎麼可能?」

四人交頭接耳,小聲討論,突然喧嘩起來。

萊利呵呵笑著,很愉快的樣子。

曲奇陰著臉,怒說,「你他媽的弄我啊?」

「別生氣、別生氣,我只是做了個小實驗。」萊利指向自己正對面的位置,「你來得正好,坐吧,跟我們說說你昨晚試過夢粉的感想。」

「夢粉!?」四人其中一名驚呼,「你已經把夢粉研發出來了嗎?」

萊利一笑,算是默認。

這反應,讓四人又是一陣喧嘩。

「忘了幫你介紹,這幾位是新加入合作夥伴。」萊利簡單介紹,「各位,這位是曲奇,我有些買賣都是他負責跑,你們以後會常碰面。」

曲奇掃過四人,各個都不是什麼好貨。冷哼一聲,拉開主位對面的椅子,率性坐下。對萊利說,「你最好清楚說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」

「別急,別氣。我讓人倒杯牛奶給你,消消火氣。」萊利好心安撫。


萊利話才剛落下,已有人端著牛奶進來,「曲奇先生。」向曲奇打聲招呼,接著將裝著牛奶的玻璃杯放下。

四人見服務生對曲奇恭敬模樣,似乎有些好奇曲奇的身分,由其中一名提出,「曲奇先生外表看起來相當年輕吶。」上下打量曲奇,就像個未成年的青澀少年。

曲奇不爽,惡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「別看曲奇這樣,其實曲奇已經二十好幾了。」萊利幫忙解釋。

曲奇更不爽他,視線銳利。但保持沉默,不打算戳破萊利的謊言。

笑話,他看起來當然年輕,因為他前幾天才剛過完生日,年滿十八。

「你廢話少說。我問你夢粉是鬼東西。」曲奇只想知道自己到底被下了什麼藥。

「夢粉,顧名思義,就是會讓人作夢的粉啊。」這你也想不透。萊利雙手一擺,一臉無辜。

「不可能,作夢這種事,只有在書上看過。現實中是不可能作夢的。你老實說,你是不是讓我吸毒了?」曲奇一問,看著萊利的眼神更加凌厲。

「我怎麼可能讓你吸毒。」萊利冤枉,「我讓你吃的,確實是夢粉。你不是說夢到我殺了你的狗嗎?一,你哪來的狗;二,我最近只有殺人、沒有殺狗。」

「唔。」曲奇二度語塞。

「放心,我不怪你誣賴我。」萊利笑說,「畢竟你從沒做過夢,難免會把夢境與現實搞混。」

「真的可以作夢啊?」、「太神奇了。」、「這一定能大賣。」

曲奇抓起一旁的玻璃杯,大口大口喝牛奶,然後將玻璃杯狠狠往牆上一砸。

外頭護衛聽到聲響,一前一後闖了進來。萊利一擺手,讓他們退回去。

「他媽的,你沒經過我同意就隨便抓我做實驗,這筆帳我以後再跟你算!」語畢,曲奇旋風離去。
「慢走啊。」萊利的聲音在後頭響起。

曲奇邊咒罵他祖宗十八代,踩著憤怒的腳步,離開酒吧。

「曲奇先生,晚安,慢走。」櫃台恭敬地向他點頭道別。

他連看都不看一眼,頭也不回,離開萊利的賊窩。



底線文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234-3902bf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