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如果你也是最佳男主角 
序幕


賴瑞知道肯揚卡洛斯這號人物。

不需要特地去打聽,肯揚卡洛斯這人的種種事蹟總在學院四周流傳著。有耳朵的人都知道卡洛斯的傳說。

賴瑞有耳朵,對於卡洛斯也略有耳聞。

一年級就開始參加劇團客串演出、二年級開始接觸小眾文藝電影、三年級已經有許多經紀公司來搶人,成為正式出道的藝人。已經有不少光環的卡洛斯,目前就只差一年畢業。

如果對象是卡洛斯的話,只要能跟他打一炮,死也願意。同班不少卡洛斯的粉絲(性別不分男女)這麼表示。

校刊票選最想跟他上床的男性,永遠是第一名。

對此,賴瑞覺得很厭煩。

真的非常厭煩。

他看過肯揚卡洛斯本人,他並不是學院裡最帥最俊美的男人,對人都帶著淡淡的微笑。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。

基於不知道是忌妒還是觀察的扭曲心態,他決定看看這個人的畢業公演。用一票四百塊美金(這還不是最貴的價格)買下入場券,付錢的剎那,賴瑞都覺得自己搞不好瘋了。不然怎麼會把辛苦打工賺來,打算付下學期學費的錢,全部砸在這一張薄薄的入場券。

在轉手拍賣掉與真的很想一探究竟的掙扎下,迎接公演這天的來臨。

最後賴瑞還是乖乖入場看戲,縱使門口有許多哭求一票的人,縱使他隱約聽到一張一千美金的喊價。

眼看工作人員把票撕毀,他一度錯覺對方撕的不是入場券,而是他血肉做的心臟。

進入大禮堂時,心跳無法抑制地亂跳,他一方面有點興奮期待,一方面又想笑自己只不過是個畢業公演不要做太多期待。

但他可是花了四百塊美金進來看戲的!(雖然動機並不單純)不要讓人太失望啊!

入場時間結束,門一一關上,燈光一暗,開始播放主題音樂。

帶有點法國香頌色調的歌曲,是音樂系的學生為這部戲特地譜的曲子。聽說一,是卡洛斯認識的人,進而推薦給公演劇組人員。聽說二,對方沒有收報酬。

撇開這些種種八卦,音樂還不錯。賴瑞誠心誠意地想著。

他決定要撇開偏見,好好欣賞公演。那些聽說什麼的,都是空穴來風的流言、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,沒人拿得準,只有眼前所見才是最真實的。

音樂結束,序幕拉起,公演正式演出。

賴瑞視線專注盯著舞台,比他想像中還要投入。

故事是一個富翁愛上有夫之婦,富翁的原配想盡辦法想挽回男人的心,最後對富翁絕望,變成投入社圈交際的花蝴蝶,與眾多男人發生不倫關係,最後那些男人都死於非命。而兇手就是寂寞且痛恨男人的原配。

卡洛斯的角色只是眾多男人之一,他扮演的是真心愛上花蝴蝶的專情男人,為了她甚至願意殺人。

遺憾的是,最後他還是被原配殺害。因為她已經不相信任何一個男人了。

賴瑞被卡洛斯的深情與專一給征服了。

雖然明知道只是演戲,但他總覺得卡洛斯真是這樣的男人。

入戲太深,卡洛斯死時,他動容得哭了。

這不是真的。對自己心靈喊話,但眼淚怎樣也止不住。

四百塊美金的入場券值得了。

從此之後,他賴瑞馬汀居然會變成肯揚卡洛斯的隱藏粉絲。

這是在他開場前,想都沒想過的事情。

第一幕


秋天結束,接著是冬天來臨。

今年年初,賴瑞參加《樂園》電影的試鏡,很幸運地得到主角伊凡愛維斯的角色。

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參與電影的演出,拿到劇本時,小心地捧在手心,仔仔細細地看了好幾遍。縱使故事在徵選角色時,已記得苦瓜爛熟,看到劇本又是完全不同的心情。他知道有些情節被刪去、有些情節被轉化得更加商業化。

這是個敘述生化人與人類之間的互動、種族與階級的衝突,帶有點同性戀性質的故事。

說實話,他沒有因此而有所排斥,甚至還蠻喜歡這故事。

電影的劇本與舞台劇劇本有些差距,場景轉換較多且方向很大,有些場景是他無法想像。他以前所待的格局,不過就是個舞台而已。

雖然有過幾年的演出經驗,但對於現身於螢光幕前,他是個完完全全的新手菜鳥。

所以,得更加努力才行。

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,下在寒冷的十一月初。

為了拍攝一場穿著薄衣在雪地的場景,賴瑞轟轟烈烈的染上風寒,流鼻水、咳嗽、發燒樣樣都來。去醫院看過,打了針、吃了藥,得到休息三天的假期。

導演趁這空檔,趕拍其他人的戲份。

住同一間房間的凱文(另一名男主角)回來看到他蔫樣,難免嘲諷幾句笑他身體差。嘴巴雖毒辣,但還是幫他換了新一袋點滴。

一開始還覺得凱文驕縱任性,有點難相處(畢竟還年輕)。但長期相處下來,發現其實他人還算不錯。

「今天拍得怎樣?」賴瑞詢問,聲音沙啞。他吞了口口水,清清喉嚨,試圖讓聲音好聽點,「還順利嗎?」

「很順利啊。」凱文回答,「你明天就要回片場了,行不行啊你?」看賴瑞的情況,似乎還要幾天才有可能好轉。

「我已經好很多了。」賴瑞說著。

「哈,」凱文笑出聲,「對啊,比下戲就陷入昏迷的時候,好很多了。」

「你就別挖苦我了。」賴瑞白眼。他當時入戲太深,太過投入,反而沒注意到自己的身體早已經撐不住了。

「今天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?」賴瑞隨口問問。一直待在房間裡實在太無聊,只能向同居人問些小道消息,安撫心情。

「沒什麼特別。啊,」凱文想到什麼,驚呼一聲,又說,「肯揚卡洛斯今天早上抵達,他有特地過來跟大家打聲招呼。不過他的場景是排在明天,所以打聲招呼後就回飯店了。」今天發生的小插曲。

「他還真有心。」賴瑞說著。

「他一到場大家都尖叫了。」凱文接著道。

「不會吧,這麼誇張?」

「哈哈,因為他訂了三箱飲料請大家喝,大家趨之若鶩,那場景超可怕的,箱子一下子就空了。大家跟難民沒兩樣。」凱文回想那場景,愉快大笑著。

賴瑞淡淡笑著,「那你有搶到飲料嗎?」

「當然。卡洛斯算好人數送來的,你那杯被我喝了。」

「唉呀。」賴瑞說,「那你欠我一杯飲料。」

「等你病好,再請你喝。」

「我明天就會好了。」

「但願如此囉。」凱文不以為意攤手,然後接住賴瑞丟過來的枕頭。

為了明天,要保留體力,兩人很早就熄燈睡覺。

早上六點集合,賴瑞四點半就醒了。自己拆下點滴針,拖著疲憊的身體進浴室,刷牙洗臉,還洗了澡。出浴室時,凱文也醒了,呆滯地坐在床上。

「你醒了,這麼早?」

「嗯,聽到水聲就醒了。」

「啊,抱歉,你還可以再多睡半小時。」

「不用,我已經起來了。」凱文起身,換他進浴室梳洗。

凱文出來時,已經清醒許多,發現賴瑞穿戴完畢,在沙發上複習劇本,小聲念著台詞。

「你今天身體狀況如何?」凱文詢問。

「還可以。要不要一起下去吃早餐?」

「好啊。你等我換好衣服。」

賴瑞應了一聲,低頭繼續看劇本。

餐廳在地下室一樓,兩人下樓時,巧遇其他工作人員,一同到餐廳用餐。

「你看,卡洛斯跟導演一桌。」

「兩個人表情好嚴肅,不知道在討論什麼。」

賴瑞抬頭,搜尋話題中的人物,在餐廳靠窗的角落找到那兩人。

「哇嗚,感覺好恐怖喔。」

才不是這樣的。賴瑞看著卡洛斯的側臉,在內心裡反駁那些人的討論。

卡洛斯那種表情沒大家想像的那麼嚴肅,那明明是他帶有點玩樂情緒的表情。恐怕那兩個人在討論的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吧。

「賴瑞,我們坐那邊好了。」凱文指向較為偏僻的桌子,不想跟太多人共桌。

賴瑞沒意見,跟著凱文走。

事與願違,兩人的行蹤被導演發現。

「凱文、賴瑞!過來這邊坐!」導演站起身,向他們招手。

賴瑞與凱文互望一眼,然後改路徑,往導演方向走。

「你好。」
「你好。」

輪流打聲招呼後,被迫坐定位。卡洛斯與凱文一邊、導演賴瑞一邊,四人餐桌頓時坐滿。

尷尬……

導演熱烈地說著話,卡洛斯始終帶著淺淺的微笑聽著,凱文心不在焉的模樣,賴瑞低著頭安靜地吃著早餐。導演與卡洛斯不知道是幾點起來吃早餐,桌上都只放著一杯咖啡而已。

一開始還能凝神貫注聽著,但後來賴瑞聽不太下去,精神渙散。連早餐都吃不下去了。

「賴瑞在接樂園前,都是參與舞台劇居多,是吧?」

話題突然放在他身上,賴瑞愣了一會,抬起頭望向發話的卡洛斯。

「是。」賴瑞放下吃到一半的漢堡,認真地回應他的問話。

卡洛斯突然凝視著賴瑞,沒有說話,嘴角上揚、依舊保持微笑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導演詢問,視線在兩人之間來來回回。

賴瑞同樣疑惑,望向導演求助。

「我看過你的演出。」卡洛斯突然說。

視線集中在卡洛斯身上。

「我記得你是飾演《輝煌時代》的賈斯汀。原來就是你。」

那都是去年的事了,沒想到他會記得。賴瑞有些意外。

卡洛斯笑得更深,他說,「你演得很好。」

說不開心是騙人的,賴瑞故作鎮定,虛心接受他的讚美,「謝謝你。」你每一部舞台劇,我都看過。隱藏在心底的話,沒有說出口。

「還請多多指教。」賴瑞點頭,以這句話做收尾。

早餐過後,導演趕著大家集合。賴瑞吞了幾顆感冒藥,就趕去集合。

戲還要接著開拍。

早上的戲都很正常,賴瑞都還撐得過去。倒是和賴瑞有對手戲的卡洛斯,發現不對勁的地方。

「賴瑞你體溫很高。感冒還沒好嗎?」卡洛斯趁空檔詢問他。感冒的事是從導演口中得知,了解昨天賴瑞沒出席的原因。

「我沒事。」賴瑞呼出一口白煙,倔強地說著。雖然頭從剛剛開始就隱隱作痛。

「待會有毆打的戲份,你撐得住嗎?」

「你別小看我!」賴瑞瞪他一眼,有被輕視的感覺。

「抱歉,沒別的意思,只是擔心你而已。」卡洛斯沒料到對方反應會這麼大,趕緊道歉。

賴瑞低下頭,自我反省,「不,是我反應過度了。對不起。謝謝你的關心,但我真的沒事。」

「沒事就好,」卡洛斯微笑,拍拍他的肩說,「不要太勉強自己。」

「謝謝。」賴瑞點點頭,接受他的關心。

其實心裡很暖和。但說不定只是發燒而已。

下午開始是室內的場景,有一段毆打的橋段,動作指導在一旁跟卡洛斯與賴瑞比手畫腳,有些動作可以借位避開重要部位。

賴瑞注意力不太集中,皺著眉頭,很努力想把老師的話聽進去。

然而,Action那一瞬間,他什麼都忘了。

第一拳他就沒成功閃過,扎扎實實地挨了一拳,不只卡洛斯被嚇到、所有工作人員都嚇到了。

導演大喊一聲卡,突然片場瞬間變得靜默。

「我沒事。」就他還站得穩穩的,向諸位道歉,逞強地故作姿態,「請你繼續。」

卡洛斯皺眉望向導演。

「大家休息十分鐘,待會再繼續。」導演揮手,宣告休息。向前走到兩名主角面前,對賴瑞語重心長地說,「時間很緊迫,辛苦你了,麻煩你再撐一下吧。」

「我沒事。」賴瑞還是那句話。

卡洛斯在一旁看著,他明白賴瑞身為演員的堅持,立場對調,他也會堅持演下去。所以他說,「既然這樣,待會對戲,你記得要往右偏、倒地之後我會一口氣把動作完成。」

賴瑞點點頭,小小聲地向他道謝,「謝謝,麻煩你了。」

「倔強的小子。」不過他不討厭。卡洛斯伸手摸亂賴瑞的頭髮,引來化妝師的尖叫。

十分鐘休息結束,賴瑞補好妝,與卡洛斯面對面,繼續毆打的段落。

再怎麼一鏡到底,也是得重複三次的動作,導演切換三個角度拍攝,某些角度賴瑞會輕鬆點。

卡洛斯扯著賴瑞衣領,揮下最後一拳,賴瑞已經視線渙散、無法對焦了。

「卡!非常好!」導演一喊,終於結束了這場景。兩位的表現他都很滿意,尤其是賴瑞失神的演出。

「賴瑞,醒醒。」卡洛斯搖晃賴瑞的身體。

「啊!對不起,我恍神了。」賴瑞回過神來,緊皺眉頭,很努力地聚焦。

「你真是亂來。」卡洛斯放開他,站起身,向他伸出手,想扶他起來。

「謝謝,我可以自己起來。」賴瑞拒絕了向他伸出的手,手扶膝蓋,要自己站起。

被拒絕的卡洛斯索性拉住他的手臂,強勢地將他拉起。

賴瑞倒抽口氣,瞪向卡洛斯。

「你站得住嗎?」卡洛斯詢問,微笑依舊。

大概是從下往上俯視的關係,總覺得卡洛斯似乎在生氣。應該是身高的關係,才造成的錯覺吧。

「我站得住。」賴瑞吞下口水,回答他。

「喔?」卡洛斯發出疑惑的單音,抓著賴瑞手臂沒放手,以膝蓋撞他的後膝。

賴瑞腳一軟,差點跪下,卡洛斯還抓住他,以免他真的丟臉下跪。

「你看,你都站不穩了。」

賴瑞不敢置信地瞪著卡洛斯,掙扎想拉回自己的手臂。

卡洛斯放開手,讓他掙脫自己的掌控,然後看著他氣急敗壞地離開。像被踩到尾巴的小動物,逃走了。

「你看起來很樂。」導演正打算討論下一場景,發現另一名主角不見了,「賴瑞呢?」

卡洛斯聳肩,表示他不清楚。導演只能叫人去抓人。

被逮回來的賴瑞不著痕跡地瞪了卡洛斯一眼,接著乖巧地聽導演的指示。接下來的戲份,他只要冷眼旁觀就好。

一連趕三場景,收工大約是晚上十點多,大家都沒吃晚餐。速食店的東西一直擺著也不會壞。大家都把晚餐帶回飯店,一刻都不想留在片場。

「傑瑞你晚餐不吃嗎?」凱文詢問一回房間就撲向大床的賴瑞。

「我吃不下。」
「那我要吃囉。」
「都給你。我要休息了,晚安。」
「晚安。」

大約十一點,就在賴瑞宣告他要睡覺的幾分鐘後,有人來敲他們的房門。

來者肯揚卡洛斯。應門的是凱文,他手裡還拿著賴瑞的漢堡。

「嗨,有事嗎?」凱文詢問,咀嚼咀嚼。

「我來看看賴瑞的情況。」

「賴瑞睡了。」

「這麼早?他吃過晚餐了嗎?」

凱文看向手上的漢堡,笑說,「我正在吃他的晚餐。」

「他沒吃?」
「沒,他睡了。」

「我今天揍了他一拳,不知道他傷勢情況如何。不好意思,我可以進去裡頭看看嗎?」卡洛斯站在門口,沒有離開的意思。

凱文看看自己的漢堡,然後看看裡頭的賴瑞,最後停在希望能入內的卡洛斯。猶豫很久,才放人進來。

「你進來吧。」
「謝謝。」

卡洛斯道謝之後,進入房間裡頭,在另一張床上找到賴瑞。

「賴瑞。」卡洛斯靠近賴瑞,伸手搖晃他。賴瑞身上的衣服跟下戲穿的衣服一樣,可見他沒換洗就直撲大床。

賴瑞嚶嚀,沒打算醒來。

「賴瑞讓我看看你的傷勢。」卡洛斯把賴瑞拉起來,端詳他的下巴,臉頰輕微浮腫。但令他擔心的是賴瑞身上異常的熱度、還嚴重盜汗的情況。

「我想睡了。」

卡洛斯總算聽清楚賴瑞重複呢喃的話,他還想推開他。

「賴瑞,我要送你到醫院去。」卡洛斯試圖拉起他,「你站得起來嗎?」

「我想睡。」賴瑞很厭煩地皺眉,癱軟在床上,不想被人拉起。

凱文把漢堡一口吃完,走到卡洛斯身邊,詢問,「怎麼了?」

「他情況不太對勁。」卡洛斯說,摸他的臉,「在發燒,一直流汗也很不妙。我帶他去醫院一趟。能麻煩你準備他的大衣嗎?」

「喔,好。」凱文轉身去找賴瑞的大衣。他記得賴瑞把大衣丟在沙發上,交給卡洛斯。

卡洛斯將大衣套在賴瑞身上,賴瑞很不配合,一直想弄開卡洛斯的手。

「賴瑞聽話點!快把衣服穿上。要帶你進醫院。」卡洛斯斥責的語氣,很像爸爸對待自己小孩般。

「我去叫車。」凱文拿起電話,通知櫃台要叫救護車。

太不合作的賴瑞被卡洛斯抱起,賴瑞將頭靠在卡洛斯肩上,被翻來覆去,三分清醒,忿忿然地抱怨,「可惡,我討厭你。」

「很多人都討厭我,不差你一個。」卡洛斯無奈地回應,「倒是你這麼瘦,居然還不吃晚餐。」

賴瑞安靜很久,聽見他以極細微的聲音說,「嘴角很痛。」

卡洛斯愣了許久,才反應過來,「因為會扯到被揍的地方嗎?」

「嗯。」賴瑞承認,覺得有點窩囊,「我想睡了。」

「好,你睡吧,到醫院我再叫醒你。」卡洛斯哄小孩般摸摸賴瑞的頭。

卡洛斯爸爸,救護車好像到了。凱文看著這感人溫馨的一幕,腦海浮出卡洛斯爸爸這名詞。

聽說,肯揚卡洛斯是個很照顧人、很有紳士風度的男人。

今日所見,果真如此。不過是強硬的紳士,說照顧人,也照顧過頭了。

百聞不如一見,跟傳聞還是有些出入。

賴瑞被安置在急診室,輪到他看診時,他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。

有點驚恐地發現自己居然置身醫院,這禮拜二度光臨了。其實也不過是吃點藥,多多休息就好的問題,怎麼老是被送進醫院。

聽說自己是被卡洛斯跟凱文叫救護車送進來的,他隱約好像有印象他是被人抱上車。再仔細回想,他似乎是被卡洛斯抱著。

天吶,他到底是做了什麼丟臉的蠢事!

最後是請工作人員開車來接他們回飯店,一路上他都不敢看卡洛斯的臉。一同坐在後座的卡洛斯還對他說,「你可以睡一下。」

但是他已經完全睡不著了。

「睡不著嗎?」

賴瑞沒有回應,只是眼睛睜著,沒有閉上的跡象。

「還是瞇一下吧?」

然後,緩慢地閉上眼睛。

「身為專業的演員,身體也是很重要的資產喔。」卡洛斯聲音溫和。

但大家都感受到那話語下的指責語氣。

賴瑞也聽出來了,睜開眼,想了很多,最後說,「對不起。我會好好照顧自己。」

氣氛相當溫馨啊,卡洛斯爸爸。

凱文看著這兩人的互動,感動到無話可說。
 
沀 #iw6FH/iM
 
啊~
好有愛說~ (大心
怎麼會這麼可愛 -////-
我迫不及待想看 << 男主角 >> 了
(我可以降子叫它嗎?? XDD)
紅 #-
 
可以阿,這次的簡稱本來就是男主角XD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97-aa20474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