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裡村05 
夢裡村THE END
心臟不強的請繞境...
我個人寫完是還蠻難受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「狐狸,我快窒息了。」言深求救。狐狸這才稍微鬆力,開了一縫隙,言深大大呼吸空氣。

  『今天陰氣這麼重式神還敢讓你出門,真是吃熊心豹子膽了,是不是!』狐狸忍不住責怪,『把紙給我,我要毀了它!』

  「紙?什麼紙?」言深裝傻。

  『不要裝了。』狐狸怒視。

  言深嘿嘿笑,又說,「你不生氣我再拿給你。況且是我硬要出門,與式神無關,你就別牽怒了。」

  『我沒要牽怒,我每一個點都很憤怒!』狐狸小火苗竄出。

  言深伸手拍掉狐火,「好啦不要生氣啦,我這不是好好的嗎?」

  『幸好你還沒事,你要是有什麼事,我!』

  「狐狸等等,這裡是哪裡?」言深打斷狐狸的威脅恐嚇,探頭探腦注意四周。

  他們人在醫院!

  「狐狸,這裡是醫院,不要隨便把狐火弄出來,太危險了。」言深責備一聲,推開狐狸的懷抱,好好看個清楚他們所在的地點。

  他們就在四人病房中其中一名病人床旁,言深定睛一看,病人模樣相當眼熟,不就是在夢裡村的李明屏嗎!

  「咦!這個人!我剛剛有遇到他!」言深衝到李明屏面前,仔細打量,雖然剃了頭髮,但臉確實是自己剛剛遇到的人。

  狐狸湊上前,聞了一下氣味,『剛成為植物人沒多久,車禍因素造成,我聞到濃濃的柏油路味道。噁,沒活動的腦子最難吃了。』

  「不准吃!」

  『我知道啦。』狐狸順勢抱怨,『你都不知道我吃素多久了。』

  「是,你是妖怪界的素食主義者。很好,那你從今天開始禁止吃肉。」言深調侃。

  『喂、喂!用不著這樣吧!』

  言深以你說呢的眼神,沉默地盯著狐狸。

  『對不起,我錯了。』相當有經驗的狐狸,索性乖乖道歉。

  「很好。」言深獎勵一般露出微笑,視線回到李明屏身上。

  『不要看了啦,植物人有什麼好看的?走了啦。』狐狸催促,拉著言深。

  「狐狸,等等。」

  『又怎麼了?』

  「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」

  『哪裡奇怪?』狐狸瞪大眼,一付驚恐樣看他。

  不要又來了!內心哀嚎,心中的小人抱頭亂跑。

  「很奇怪啊,就我對他的了解,他應該是出事沒多久才對,怎麼家裡一個人都沒來看照他?」言深單手扶下顎,越想越不對。

  『這很正常啊!總會下樓吃個飯之類的吧!』

  「不對!」言深前去打開病床旁的抽屜,裡面都是空的,根本沒人放置物品,「要是家人真有來照看,抽屜不可能這麼空。」

  『好了啦,不要管了,這又跟我們沒有關係。』狐狸拉著言深,很想就這樣把他拖出去。偏偏言深怎麼拉都拉不動,執意地調查到底。

  他最怕對於任何事件都深感好奇的陸言深了!(而且還拿他沒辦法!)

  「狐狸你看,」言深看著床前的表格,「李明屏兩天前開始住院時間。」

  『所以呢?』

  「所以這時候家人還沒來,就真的很奇怪了!」

  『棄養?』

  「又不是流浪寵物,哪能棄養?」

  『哪不能啊,明明就一堆不孝子棄養父母。陸言深,人心險惡啊。』

  「不能相提並論啦。」

  『噓,有人來了。』狐狸耳朵一動,提醒言深安靜。

  兩名護士一前一後推車進入病房,言深小心地退了開來。一人一妖佔據病房一隅,禁聲。

  「學妹巡完這一房,就可以準備下班了。」

  「好。」

  一人一邊,先插體溫計,再做別的事。

  被稱為學妹的護士,負責李明屏的一床,插完體溫計之後,忍不住感慨,「唉,這麼帥的一個人,就這樣毀了。」

  學姊動作之快(不愧是老鳥),已經處理完自己的事,到學妹身邊插嘴,「對啊,真的很可惜。」

  「聽說出事那天是他妹生日,一家人在餐廳喝了一點酒,結果回程時還開車,就出事了。」明明四下無人,學妹卻跟學姊小聲說話,「一家人就他還活著。」

  「唉,這樣活著,還不如死了算了──」學姊搖頭感慨,然後一推學妹的頭,「是說,妳也太八卦了!」

  「好奇就問了一下醫生和警官。」學妹聳肩。

  「又不是報章記者,知道這麼多幹嘛,八婆。」學姊說了聲,「趕快把溫度計收一收啦。」

  「喔。」

  兩人收完溫度計,確認一切正常,匆忙退出病房。

  狐狸聽著這兩人的對話,一直有不祥的預感,望向陸言深居然動也不動直立著,沒有反應就是最奇怪的反應。

  『喂,陸言深,你怎麼了?』狐狸手肘推了推他。

  言深吸了口氣,沒有回應。

  狐狸伸手把言深的面具摘下來,面具下言深的臉早已淚流滿面。看得他心裡一陣糾結。

  『不要哭了,』狐狸聲音低了下來,『我不喜歡看你哭。』緊皺眉頭。

  言深低下頭,不讓狐狸看見自己流淚,「你不要看。」

  『不看,我會擔心。』狐狸把言深的臉抬高,俯身舔掉他的眼淚。

  「我想到我妹。」

  狐狸身體一怔,動作停了下來。

  「不知道她現在怎樣?」

  『她很好,很健康的長大。』

  「嗯,那就好。」

  但言深還是哭著。

  「我覺得李明屏這樣就好了。」

  『喔?』

  「他還不知道真相,至少他現在所擁有的記憶很美好。他這樣就很好了。」言深哭著,難受地望向狐狸。

  『既然很好,那你幹嘛還哭。』狐狸惡言惡語,動作卻相當輕柔,繼續舔去他的眼淚,『好了啦,不要哭了。』

  「可是狐狸,我止不住眼淚。」言深壓抑不住傷心。

  最怕最怕遇見這人間悲劇。

  而李明屏與自己又是如此相像。

  狐狸伸手擁抱言深,摸摸他的頭、拍拍他的背(就像言深平時對他那般),一句安慰的話都沒說,只是靜靜地聽言深哭泣。

  因為就算陸言深哭得再慘,都不可能放他回到家人身邊。

  等待言深情緒逐漸穩定,哭聲稍訖,才開口詢問,『回家好嗎?』

  「嗯。」言深悶悶地回應著。

  狐狸開了鬼道,抱著言深,踏上歸途。

  病房只剩下滴滴答答顯示心跳聲的電子聲,以及極其細微的呼吸聲。

  雖然還活著,卻跟死了差不多。只能留在夢裡等待醒來的機會。

  或許永遠都不要醒來,他會幸福許多。

  至少他是這麼覺得的。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87-d529622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