壁虎VS蚊子 (上) 
<壁虎VS蚊子>

註:給寇gecko(壁虎);莫斯奇多mosquito(蚊子);落曲roach(蟑螂);莫夫Moth(蛾)
  傑‧莫斯奇多踏入城邊一座GAY吧時,引來裡頭的人們的關注。

  傑身材高瘦,穿著高領黑上衣、黑色休閒褲,帶著銀框眼鏡,模樣看起來有些神經質,被注目的同時也蒐尋著人群。

  「新面孔。」

  「是新面孔。」

  「找伴嗎?」

  「我有空喔。」

  傑點頭示意,撥開人群,往裡頭走,好不容易終於找到自己要找的人。

  「臧!你這王八蛋是什麼意思!」一名顯然是莫夫家族的男子對他要找的人發火,啪地一聲賞他一巴掌。

  臧‧落曲被打得偏過臉,吐了口口水,還能露出猥瑣的表情,雙手一攤。

  「聽不懂人話嗎?不過就是一夜情,你還想怎樣?要交往嗎?」

  「你還敢說是一夜情!明明是你強──!」後面的話連他都說不出口,瞪著臧,幾乎要哭了。

  又來了。傑翻白眼,不想理會了,轉身想走。

  「啊,我朋友來了,傑!傑!過來!」臧叫著,向他招手。

  沒聽見沒聽見。

  臧撥開人群,一把抓住傑纖細的手臂。

  幹。被抓到了!

  「幹嘛不理我,我忘記帶錢了,你幫我付一下帳。」臧以手附來,講悄悄話。

  傑狠狠瞪著他,身高比臧還高,睥睨著。

  「看在我們兩家打從遠古時代就是好麻吉的份上,你就幫幫我這個忙吧。」臧為自己求情,攀上世家關係。

  他真是倒了八輩子楣才跟這人的有所牽扯,他把自己錢包裡的錢全部拿了出來,對他說,「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,你這一輩子不要再把我跟你扯上任何關係!」把錢全部都丟給他。負氣走人。

  「喂,就這麼走囉,留下來喝兩杯嘛!」

  臧的聲音在他後頭響起,他直徑往外走,絕對不回頭。

  「呿,真沒意思。」臧哼了聲,轉身,發現坐在吧台邊的可愛男孩,拿著錢對他搭訕,「要不要一起出去玩?我有錢喔。」

  可愛男孩對他甜甜一笑,答應,「好哇!」

  凌晨三點,鬧鬼的好時機,傑的手機大響。

  被吵醒的傑心裡咒罵,沒看清楚是誰來電就接起手機。

  「喂?」

  「哈囉你好,請問你是落曲先生的朋友嗎?」話筒傳來未變聲甜甜的男生聲音。

  「不是,你哪位?」馬上否認,再看一下號碼,該死的是臧那傢伙的手機。

  「啊,因為落曲先生快死了,我想找人來幫他收屍,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幫個忙,過來一下。」

  「什麼!?」

  因此他一人獨自趕到AC飯店301室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  抵達時,門沒關好,擅自推開門進入。一進去,撲鼻而來的歡愛氣味,讓他深深皺起眉頭。

  「我的天吶。」

  身材中等偏壯碩的臧,雙手雙腳被綁在椅子上,身體大開,他身下插著一根直徑八公分附有顆粒的按摩棒,血液不斷從肛門流出。他嘴巴被貼上一層又一層的膠帶,人已昏了過去。

  「臧?臧?」傑上前手足無措、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救他。

  殊不知,有人從後頭襲上,一棒打昏他。

  「獵物,抓到了。」

  昏迷前,隱約間聽到男孩得逞的笑聲。

  「你醒了。」

  眨眨眼,好不容易睜開眼睛。

  「你好,我的名字是具‧給寇。」

  眼前的男孩有著天真無邪的黑色大眼、白晰光滑的肌膚、體溫偏低。男孩赤裸趴在他身上,他身上也同樣全身赤裸。

 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傑驚恐了,瞪著他,動都不敢動。

  「啊,你不要這樣看人家啦,人家會害羞。」男孩說著可愛的話,露出羞澀表情。

  「你想幹嘛?為什麼要襲擊我?」傑掙扎著,發現自己居然全身無力,原來剛剛不是動都不敢動,而是動都不能動!

  「啊~你答對了啊,人家就是要襲擊你呀!」具開心一撲,與他胸口對胸口,磨蹭著他的乳頭。

  傑深呼吸吐氣,「你走開。」

  「不要!人家好不容易抓到你。」具搖頭大力拒絕,又說,「人家想把人家的這裡,塞進你的那裡面。」

  這裡、那裡,是哪裡跟哪裡啊!小孩子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,不要做這麼恐怖的事!

  「人家好迫不及待喔。」具磨蹭磨蹭,「剛剛玩你朋友花了我不少時間,而且你朋友長得太噁心了,我實在勃起不能還很敗興,只能拿玩具打發打發。可是人家一看到你,人家就馬上硬梆梆了喔!」

  不要硬梆梆!

  「你不要鬧了。我不是同性戀。」

  「沒關係啊,我是就好。」具舔了舔自己的嘴,臉變得有些陰森,「我對處子可是很有研究。」

  「救、」

  「就?」具疑惑偏頭看著他。

  「救命啊!」傑不計形象地放聲慘叫。

  「啊啊,討厭啦,你這樣叫,人家會受不了的。」具唉唉叫著,突然聲音一冷,「我可是個超S喔。」

  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9-874e728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