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威]妖怪奇譚之妖花常非 
huliIIa,,


與常非明年一月見!




文案:

──你相信,花有感情嗎?

常非一直以為自己最多只是戀父戀母戀叔叔,
骨子裡仍然是個普通的男孩子。
只是隨著感情萌芽,
異常的血脈覺醒,
當既有的認定全被推翻,
他又該如何自處?

狐狸和言深遇見了不同的花妖,
也親眼目睹花妖們的抉擇。
當分別的時刻來臨,
是選擇吞噬所愛,
還是自我毀滅放走心之所繫?
<第十案之一‧花開>
枯櫓老街的梔子花開。凡經過之人,必聞其香味。
古力今年考上大學,由於抽不到學校宿舍,因此搬到離學校五十公尺遠的住宅區。經過枯櫓老街時,聞到梔子花的香味,忍不住停下腳步。回頭望去一片籬笆,不知籬笆後是哪位住家。這梔子花種得還真好。香氣逼人。
古力托了托手上的箱子,裡面是些文具用品等等的簡單行李,雖說簡單卻十分沉重。多看兩眼大片梔子花,最後忍不住手痠,離去。
當天古力忙著整理新環境,一直到很晚才完工,累得他連澡都沒洗,倒在剛鋪好的床上沉沉睡去。迷迷糊糊間,隱約能聞到淡淡梔子花香,輕輕淡淡。
讓他睡得香甜,一夜無夢。
隔天睡醒,古力特別神清氣爽,早上梳洗也心情愉快。再過三天就要開學,得趁現在有空閒,趕緊認識環境才行。
古力拿出手機,撥了通電話給以前同校的、現在也剛好同校的學長。
「喂?學長,是我古力。」
「廢話我當然知道你是誰。」
「我已經到了,你方便帶我去認識環境嗎?」
「不方便啦。」
「那好,我這裡本來有**真希的寫真集,想說當個伴手禮之類的──」
「你在哪裡,我馬上去找你。」
說了自己住的地址之後,學長嘖了一聲,念念有詞,掛上電話。古力坐在沙發上看著套房裡附設的電視,但只有三台。
看了一些無趣的社會新聞。直到學長到達。他才關上電視,匆匆下樓。
學長臉色極度不佳,一見面便數落他一番,「你幹嘛租這裡?」
「怎麼,這裡不好嗎?」當然是因為便宜又離學校很近才租這裡,學長說這種話,讓人不由得毛骨悚然。
學長撇嘴,不多說什麼。反而讓人更加在意了。這種不上不下的真討人厭。
看學長很想趕快離開的模樣,古力坐上學長的機車,發車離開不多作停留。
到底是為什麼呢?古力懷著疑問,一路上怎麼問學長也問不出個所以然。
四處兜兜就回家,很盡責地帶他認識環境。除了那件事以外,其他都算還好。
最後回家,已是傍晚時分,學長停在枯櫓老街外,不敢進去,支支吾吾地要他下車,「就這樣再見。你自己小心點。」待他下車,馬上離去,連再見都不說。
太詭異了。古力看他倉皇而逃的背影,第一次覺得學長甩尾很有模有樣。
「真正要小心的是你吧,小心出車禍。」古力呢喃著。很快就看不到學長的身影。
古力漫步回家,哼著不算新的流行歌曲,不大不小的音量,與其說是打發時間,倒不如說是要壯膽。畢竟學長那欲言又止,語焉不詳的話語,讓人很毛。
途中又經過那家梔子花盛開的籬笆。忍不住被花香吸引停下。
「怎麼會有這麼香的花。」多聞了幾下。讓他忘了剛才害怕的心情,頓時很安定。
回家,腳步不再沉重害怕,輕快許多。
新生報到,古力以一百八十七公分的身高技壓群雄,成為班上數一數二的高人。
傲人的身高、鄰家男孩的外表,以及還算不錯的交際能力,很快便交到新朋友。甚至有女生向他告白。和大家打成一片,處處吃香。這就是大學生活。
某天,上完選修的課程,某位不是很熟的女生靠了過來,與他搭話,「阿力,你身上好香喔,是用哪一牌香水?」作勢親暱地在他周遭嗅了嗅。
阿力!?我跟妳很熟嗎?古力覺得對方十分唐突,但卻依舊微笑地回答她,「很香嗎?可是我沒擦香水。」
「喔,我知道了。一定是女朋友身上的香水味沾到你身上了。」那女生曖昧一笑。擺明是想試探他現在有沒有女朋友。
可惜古力現在的女朋友就是套房裡的那台筆記型電腦,**愛與**真希的套圖。畢竟這也是大學生活的一環。
但即使這樣,他也不想讓對方知道他目前空窗期,實在不想被莫名其妙的人糾纏。所以他說了謊,「真的嗎?那我下次會多注意。」假裝聞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明明什麼味道都沒聞到。
對方一聽,臉色變得難看。古力暗笑心中。
當天回家,古力停在梔子花籬笆前,這幾乎變成他的例行公事,看花聞花。他從不知道自己是喜歡花的人。一時興起想養花的念頭,但又不知道怎麼栽培。
過沒幾天,他帶了一盆黃金葛回家。聽說黃金葛好養,他想先從好種植的下手。
但一學期過去,他的黃金葛真的變成黃金色,默默地枯萎了。
古力沒辦法,只能丟棄。但過沒幾天,發現梔子花籬笆的植物多了黃金葛,長出新綠的枝枒。他想那黃金葛應該是本來就存在,只是他現在才發現而已。
沒多久,古力又換了新的植物。當初覺得黃金葛好養,所以一直鬆懈沒去照顧,心想反正好養,沒想到就枯萎了。這次他要挑戰難養的植物,這樣他才會細心呵護。所以他買了向日葵的盆栽回家。
結果,這次更快,不到半學期向日葵就死了。死因是溺斃。古力只好難過地將向日葵丟棄。安慰自己,至少他的向日葵有開苞。
丟棄的翌日,在梔子花籬笆發現新的花,是他昨天丟棄的向日葵。
該不會不管他丟棄什麼植物,最後都會到這裡生長。他猜想。
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,他刻意買花丟棄。桂花的種子、玫瑰的種子。全都丟棄。
全都在丟棄隔天,在籬笆上發現新的花。
很神奇,很詭異,甚至有點可怕。古力驚奇地看著籬笆,久久不能動彈。
這戶人家,究竟是什麼妖魔鬼怪?
讓他想起那天學長欲言又止的模樣。難道這裡真的鬧鬼。越想越可怕。
那天起,他在學校四處打聽枯櫓老街的事情。
有人說,那裡是鬼屋,半夜有女子唱歌。馬上被古力推翻,至少他不曾在半夜聽過女子唱歌。有人說,那裡以前死過人,而前屋主很喜歡梔子花,所以那裡的梔子花一年四季都會開花。確實那梔子花開到現在他還沒看到花謝。有人說,那裡被詛咒了,凡經過那裡的人,都會被花香迷惑。最後一個是學長的說法。
「被迷惑?」古力詢問,「然後呢?會怎樣?」
學長一愣,驚呼,「我怎麼知道會怎樣?就被迷惑,神魂顛倒,什麼會怎樣。」
「被花迷惑或神魂顛倒也不至於會怎樣吧?那有什麼大不了?」古力反駁,「你要是說聞了那種花香會被詛咒,這才像個鬼故事。」
學長瞪大眼睛,像看外星人一樣看他。他問,「我說古力啊,你相信鬼神嗎?」
「我不相信。」
「你是無神論?」
「你相信人死後會有靈魂嗎?」古力反問。
學長搖頭。
「那你也是無神論。」古力白他一眼,「如果人死後沒有靈魂,那就不會有鬼產生。不是嗎?所以你也是無神論。」
「媽勒,什麼謬論啊?」
「這是邏輯思考。」古力說。
正確地說,古力是無神論。他不相信神,不相信鬼。不相信怪力亂神。
那天回家,梔子花籬笆變得很複雜,有玫瑰有向日葵有黃金葛有桂花有梔子花,全混在一起,意外地繽紛。
其實也不難看。古力心想。忽然驚醒,他該不會真的被這些花給迷惑了吧?
看著花,許久,猶豫地伸出手。想觸碰花,想知道碰了以後會是什麼下場。
近在咫尺,很好奇,卻又害怕。就要碰到了。
「不要碰。」
聲音突然響起,嚇得古力收回手,東張西望尋找聲音的主人。卻什麼也沒看到。
奇怪奇怪,是幻聽嗎?古力在籬笆前站了許久,始終沒有再聽到聲音響起。
搖搖頭,甩掉碰花的奇怪想法,收回視線,回家。
回家之後才覺得恐怖,明明是空蕩蕩的老街,卻聽到人的聲音,還阻止他碰花。
怎麼想,怎麼詭異。偏偏他又不信這套。
還是得再去確認一次。古力打從心底不相信。
那天他做了個夢,夢中一片梔子花築成的籬笆。還有一些曾被他丟棄的花草。鼻間似乎還能聞到花香。好香好香。
翌日,照常上學,經過籬笆時僅看一眼不停留,等他回來再來做實驗。匆匆離去。
奇怪的是,這次他走了很遠都還能聞到花香。
剛開始還以為是錯覺。直到同學頻頻說他身上好香,才驚覺不是錯覺。
實在太詭異,他翹掉下午的課,早一步回去,他想去看看那詭異的梔子花籬笆。
濃烈的花香,和往常不一樣。十分不一樣。他忍不住伸手。猛地被人抓住手腕。
古力嚇了好大一跳,跌坐地上。慌張地看著抓他的那個人,確定他是人類後,迅速站起身,拍拍狼狽的一身。虧他還一直嚷嚷著自己是無神論,沒想到還是會怕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。古力頓時覺得自己很糗。
「你沒事吧?」那人擔心地看著自己,溫和的模樣。
「沒事。」古力搖一搖手,表示自己沒事,將地上的包包撿起,邊說,「你從哪冒出來的?」他剛剛明明沒有看到有人經過。心想該不會等一下他抬頭,人就不見了吧。深吸口氣,做好心理準備抬頭。事與願違,人還在。
「抱歉嚇到你了。」那人和煦地微笑,溫和極善的模樣。
「沒關係。」古力說著,表示不會放在心上。他詢問,「昨天叫我不要碰花的,該不會是你吧?」聽聲音很耳熟,跟昨天的聲音很像。
「沒錯。是我。」那人移開視線不再看他,反而看著梔子花,遠遠觀賞。
「我明明有聽到你的聲音,但我一回頭,根本連個影子都沒有看到。」古力說著,稀奇地看著他,放大膽問他,「你真的是人類嗎?」
對方明顯一愣,收回看花的視線,盯著古力看,詢問他,「難道我看起來不像嗎?」
倒也不會。古力十分疑惑,「那麼你是裝神弄鬼,耍我當好玩?」
「我沒有耍你,也沒有裝神弄鬼。」那人再度揚起微笑,轉回視線,靜靜看著梔子花,「這些花開得很旺盛,也開了很久。」他說。
「是啊,確實很旺盛,從我搬到這邊到現在,還沒看過它凋謝。」古力說著,總覺得話中似乎有點不對勁。
「你有沒有想過,」那人指著梔子花,點出詭異之處,「為什麼這些花不會凋謝呢?」地上連個落葉也沒有,綠意盎然得十分不自然。
正常的梔子花盛開季節,應是五六月那段時間,但現在都是十二月了,怎麼還會開花,從不凋謝。這詭異的現象,古力居然都沒有發現。
「是因為屋主保養得好吧?」古力解釋,「只能說屋主很會種花。」
那人搖搖頭,推翻他的說法,「這裡已經三年沒人居住了。這些花根本沒人照顧。」
「嘖,」古力咋了一聲,他說,「你是靈媒嗎?」在他面前說這些怪力亂神的話,該不會是想騙他錢,要他買東西消災解厄吧?
那人輕笑,「我不是靈媒。我只是普通的過路人。」
「普通的路人不會問東問西吧?」古力瞇眼仔細打量對方。對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,誠如他所說,是個普通人。但卻又有那麼一點說不出來的違和感。
「我是多管閒事的過路人。」那人輕笑說,眼睛依舊盯著梔子花籬笆。
「對了,忘了問你。到底為什麼不讓我碰花?」古力突然想起。
那人的表情突然變得悲天憫人,難過地說著,「因為這些花極為脆弱。」
脆弱到一碰就會破滅嗎?古力只覺得這個路人太過誇張。突然覺得跟一個陌生男子搭話的自己有點白痴,雙手插進褲子的口袋,不想再理會陌生人的胡言亂語,「不跟你說了,我還是回家玩電腦比較實在。」
「古力!」
古力回頭,皺眉看他,「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太可怕了,他應該沒有自我介紹才對。他對陌生人根本一無所知,但對方卻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「你相信花的感情嗎?」
對方答非所問,古力怒答,「花哪會有什麼感情,花就只是花而已,倒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
只見對方一臉遺憾,嘆口氣,隱約聽到他說,「那真是可惜。」
隨即狂風颳起,古力舉手遮了一下暴風捲來的灰塵與樹葉,手放下一看,人去無蹤。驚訝地左顧右盼尋找剛才的人。卻連個人影也沒有。
他本來是不信鬼神之說的人。但那個陌生人讓他開始懷疑鬼的存在。
到底為什麼不能碰花呢?那人(先假設他是人類)百般叮嚀要他不要碰花,到底是為了什麼。照他的說法,他應該只是路過的人,管這麼多。
太雞婆?還是別有用心。真是謎一樣的人物。古力是一頭霧水。
回家後,古力把這件事一直放在心上,他想了又想,那人的話和梔子花籬笆不斷在他腦海浮現,揮之不去,無法停止地思索。當天,古力做了個夢,夢中只一片梔子花籬笆,那大小比現實生活中看到的還要大上許多,周遭什麼景物也沒有。世界像是死亡般寧靜,連他自己都沒有存在的真實感。但他可以聞到極為濃烈的花香,濃烈至極,非比尋常。很真實卻不真切。
他就做著梔子花的夢一直到天亮,醒來,南柯一夢,其實什麼也沒發生。
突然一陣頭痛,抽口氣,扶著頭。十分昏眩。他呢喃著,「搞什麼鬼啊?」
那天因為頭痛的關係,翹掉了三節必修課,幸好教授沒有點名,不然就糟了。他趕到學校都已經是下午休息時段,正好遇到出校門的同班同學。
「嘿!古力,來得還真早。」同學反諷,和古力勾肩搭背。他像是聞到什麼一般,猛聞古力,驚呼,「哇古力,你好香喔。比我女朋友還香。你用哪一牌的香水?我要介紹給我女朋友。」
「很香?沒有啊。」古力聞聞自己的身體,聞不出什麼味道。
「哪沒有?香死了。」同學要其他同學一起聞,大家頻頻說香。
這就奇怪了,可他一點都聞不出來。
「我知道了,」同學靈機一動,「一定是你聞太久,習慣聞那個味道,所以就不覺得香了。」
「真的很香嗎?到底是什麼味道?」古力十分好奇。突然靈光一閃,想起夢中的梔子花。但那只是夢,不是嗎?他開始懷疑。
「真的好香喔──」同學貼近古力深吸口氣,倏地昏倒。
「喂喂喂!」同學們驚呼,一哄而上。
「該不會是被香昏了吧?」
「白痴喔?」
古力驚恐地看著昏倒的同學,恍然大悟,搞不好今天早上的頭痛,也是因為太香的原因。因為太香,所以導致頭痛。因為太香,所以昏倒。
「那個──我看我還是早退回家好了。」古力嚇得不敢留在原地,怕有更多同學會昏迷。被香到昏迷。
誇張誇張太誇張。若不是親身體驗,他才不相信會有這種事情。
他到枯櫓老街的梔子花籬笆等待,現在的他十分混亂,想找昨天那個神祕的過路人問個清楚,不管他是神是鬼是妖怪,無論如何都得找個人談談。不然他會發瘋。
「喂!你在這裡嗎?」不知道怎麼稱呼對方,只能對著無人的老街呼叫,像個瘋子一樣,「快出來!不然我要碰花了。」威脅著,伸出手,就要碰。遲遲沒有反應。他大叫,「我要碰囉,我真的要碰了!」
其實本來只是說說,並沒有真的要碰。但身體無意識地越來越逼近,直到自己真的碰觸到花朵。他似乎看到梔子花在動,輕輕搖擺著散發淡淡清香。痴痴地看著梔子花,純白的色彩占據他的視線。直到狂風吹起,才驚覺自己離籬笆好近,古力後退一步,從迷障中清醒。
「我是怎麼了?」古力搖搖頭,讓自己清醒點。居然以為碰花能逼出那個過路人,對方都擺明自己是一個路過的人了,看來他也真的是鬼迷心竅昏頭了。
古力離開梔子花籬笆,那花還迎風搖曳著。古力走到枯櫓老街底,他驚恐地回頭。
猛地想起從剛剛開始,他的周遭並沒有吹起風。既然如此,花要如何迎風搖曳。
靈、靈異事件?古力充滿疑惑。
那天,古力又作了與梔子花有關的夢。夢境和昨天一樣,寂靜的四周,與長長的梔子花籬笆。像今天所見一樣,靜靜地搖曳,搖啊搖啊,落下一片一片花瓣。花瓣落在地上,立刻枯萎,化為塵土。就這樣,一片片凋落,直到謝盡。花與葉全化為塵土,只剩枯枝。
古力全程目睹。內心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重感,從夢裡驚醒。他倉皇下床,一陣恐慌,鑰匙拿了就往外走,鞋也沒換外套也沒拿,急急地往枯櫓老街奔走。當時夜色依舊,晨霧吹來,冷得古力起一身雞皮疙瘩,但仍堅持前去。
他不知道自己想證明什麼。他不懂明明只是場夢,為什麼會這麼慌張。他不懂,只是梔子花謝了,為什麼會感到沉重?他內心有太多疑惑。
第一次覺得枯櫓老街好遠,他趕到梔子花籬笆前。眼前景象,和他的夢境一模一樣,梔子花全然散去,只剩枯枝。曾經依附的黃金葛向日葵玫瑰桂花全消失不見,唯有枯枝與滿地塵土。
花謝,僅僅一夜之間。
他無力跌坐在地,瞪大眼看著塵土,呢喃著,「怎麼會這樣?」
想起過路人的警告,不要碰花。是否因為他碰了花,而導致花謝?但他不是故意的。他不是有意讓花一夜謝盡。
此時,就算是無神論的古力,也開始相信這都是因為他碰了花。
他捧起塵土,對塵土輕輕唸著一句又一句對不起。唸著唸著,流出懊悔的眼淚。
為什麼人類總要到做錯事之後,才懂得後悔?為什麼人類總是聽不進勸?
身為人類的古力,此時此刻,打從心底憎恨自己的人性。
懊悔的眼淚一滴滴流入塵土之中,點點吸收,擴散直到溼重。
風微微地吹起,古力冷得打顫,隱約聽見空氣裡的聲音,不知道是誰在和他道別。
古力抬起頭,尋找聲音的方向,風溫和地拂過他的臉頰,吹乾他的眼淚。
然後,古力不哭了。
在那之後,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天古力打開陽台準備曬衣,感覺到陽台牆上長了些什麼東西,探頭一看,是黃金葛的藤蔓蜿蜒到他家陽台,他循根望去,找到小小叢的桂花與玫瑰。他很篤定,那是曾經被他丟棄、曾在梔子花籬笆生長過的植物。現在又回到他家生長。一股說不出口的喜悅。
古力開心地回房,拿出塵封已久的灑水器,對那些突來的訪客灑上點點水滴。
順著水落下的方向,出現一道小小的彩虹。
 
淩 #-
 
唷嘿!斗斗大!

我在冬季預購看到了~~(吶喊)
好高興好高興!

等很久的龍王界也出了!
種生也完結了!(悲喜交加)

阿~真是太好了~
沒想到1月就出了!
還很擔心...太棒了~(轉圈圈)
紅 #-
Re: No title 
我本來也很擔心,我也超級感動的(大擁抱!)
charlotte #-
 
紅大!!終於出了!!感動>w<
紅 #-
Re: No title 
我也超感動的(大哭)
大家都還記得這系列我就更加感動了(泣)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45-116c43f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