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治癒不能之尖端恐懼症 下 
參加場次:CWT23
展出刊物:[合誌]治癒不能系列(下)
社團名稱:目錄中成人條例
合誌篇名:尖端恐懼症
合誌作者:SARI‧夜漓


文案:暫無

一早在門口,孝弘出現在隆吾家門前,臉上神采奕奕走到隆吾身邊,尤其經過昨天證實,孝弘清楚的知道自己果然對隆吾有所反應,讓心情感到以往不同,一股既心奮又期待的心情。
「咿啊啊啊——你這個噁心的傢伙,少靠近我!」

「小隆?」
「混蛋,叫你別靠近我,就別靠近我!」一見到那張臉,隆吾越看就越氣,因為在夢裡折磨自己一個晚上,連白天也要見到這張臉。
尤其看到孝弘,彷彿全身赤裸裸的站在自己面前,眼睛更是不自覺的移到那三角之地區。在驚聳與恐懼下,還有著極度的厭惡感。
「從小到大我現在才知道你是一個超級噁心的變態。」說完,隆吾猛力的推開孝弘,快步的離去。
這下子傻愣住孝弘,很努力的想要把剛剛所聽見的字詞,在腦海中刪除,但是衝擊力太大,孝弘心情沒辦法平靜,但又看著走遠的隆吾,想要趕緊的追上。
「小、小隆……」
「不准追。」
一聽,原來是隆吾的妹妹『保科靜奈』,阻止了孝弘。
「孝弘哥,你追上去也只是被罵。」
「靜奈。」
孝弘聽了靜奈的話,沒有追上隆吾,試著自己一個人去學校,但實際也想了很多事情。


    §    §    §    §


X平方後帶入,解得y數,然後為了求得整數a,再來是……再來……
削磨平的鉛筆在測驗紙上刷刷的寫出一道完美的解答算式,正當腦內運轉a數即將算出答案,後方一道聲音。
「哇!你好『奸』詐。」
啪一聲!隆吾手中的鉛筆的斷裂,而耳邊傳入的聲音,卻停在句中的某個字上。
尖……尖………
同時腳底竄上的冷顫,讓隆吾心情緊張又多一曾恐懼,冷靜的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書本上。但左方有一支筆滾落置隆吾的視線範圍內,瞳孔注意到對方尖細的筆尖,胸口猛烈的一震!
猛然從椅子上跌落,但碰撞的聲音過大,不只周遭的人連圖書館人員都注意到隆吾,一旁溫柔的女同學,伸出手主動的關心。
「同學,你還站的起來嗎?」
「不要碰我!」
此刻隆吾只感覺到女同學又長又尖的指甲,雞皮疙瘩悚然豎起,而厭惡感令人反胃的想吐,但卻意識到到對方錯愕的神情,迅速的低頭道歉,手忙腳亂收拾東西離開了圖書館。
離開圖書館後,隆吾走在走廊上,一手用力的搓著手肘,但腦袋總覺得手邊依然殘留指甲觸感,隆吾整個人神經繃緊,慌張的解開袖口。
隆吾低頭一看被搓紅的手肘,雖然沒有任何傷痕,但指甲的觸感卻一直揮之不去,無法停自己的動作。
「好噁心、好噁心……」
隆吾盡可能消除肌膚上殘餘的觸感,直到手肘被搓到紅腫,再用水沖洗乾淨,才有一絲被消除的感覺。
心靜下來,隆吾才望向四周,發現自己走到學校最偏遠的理科實驗教室。
「保科同學?」
這下隆吾隨著聲音的方向轉身,「主任!?」
主任面帶微笑,看出隆吾不安的情緒,從口袋中拿出鑰匙遞給了隆吾。
「想要一個人讀書的話,這間教室可以給你使用。」
「主任……」看你著手中的鑰匙,心想自己的確需要一個人好好的把不安的情緒穩定下來……
「這是一間備用美術教室,往後你想要一個人讀書,可以去使用那間教室。」說完交代完事情,揚起微微的笑容。
「關於優生入學考試,你好好加油,學校對你有很大的期望。」
「我、我會的!」隆吾感謝主任的鼓勵,心中覺得只要努力不會辜負任何一人的期待。
一個瞬間,就當主任離去的瞬間,隆吾注意主任神色上的變化,有些哀傷,眼神淡淡的透露出孤寂。
隆吾不敢說些什麼,只看著主任離去時的背影,手持著的鑰匙,隆吾萬分感激著主任。
下一個瞬間,把所有事情拋到腦後,拿著鑰匙,轉開門把的進入備用美術教室,放眼望去是一塵不染的書桌,隆吾便趕緊的拿起書本,開始埋頭的苦讀。

主任一步步的往學處中心的方走,但也看到樓梯間詭異的人影,是位再熟悉不過的高嶺孝弘,但以學校服裝儀容的規定,不得不拿出嚴厲的口氣指正眼前的人。
「衣服紮好,你的扣子都給我扣起來!」
「喔……」孝弘低頭的默默扣上扣子,往前方看去。
主任知道孝弘是在意隆吾,但也深知兩人是親密好友的關係,但志向遠見也極大的差別。
「高嶺孝弘,你也好歹考慮自己的未來高,整天無所事事的打混,即使不想升學,也對未來也要有一個打算。」
「小隆……」
「我說的話,你有沒有在聽!」放聲的一吼。
「我擔心隆吾……」
一聽,主任搖頭的嘆口氣,說:「他正在讀書,你去會給他帶來很大的困擾。」
孝弘聽著主任的字句,但心中卻是有著另一種想法,自己」做的事情是不能挽回,但自己也沒有後悔過,就像對隆吾做出越舉的動作,被不予理會,也是應當承受,而自己對於隆吾戀愛的情愫已經萌芽,不能阻止的心情,只能默默的躲在一旁。
「或許是困擾吧?但是我不管如何,就是擔心小隆,雖然他是會生氣,我相信隆吾到頭來還是會一笑置之,對我展開笑容。」
此時,主任聽見孝弘的一番話語,不禁的深思著。
「不管如何是嗎……」
「因為我和小隆的關係,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。」
主任瞬間的低沈下來,沒有說話的低著頭離開,而孝弘不了解這突如其然的沈靜,只看著主任默默的離去。
孝弘也緩緩的走向美術教室,隔著窗外,看著埋頭苦讀的隆吾,默默做他的守護天使。


今日校際聯誼賽的開始,是足球隊三年級生最後一次的比賽,除了孝弘外包括了不少強力球員皆是即將畢業學生,讓他們振奮的宣示要贏得勝利。
然而再大學聯考倒數時間,有了足球比賽的這項活動,不少人為了放輕鬆,而特意觀看這項比賽。
足球場上許久未見龐大的加油團,其中靜奈也帶領著班上的女生,聚集著一小團的加油團,突然靜奈看見孝弘,便興奮的招手。
「孝弘哥!」
「靜奈,你哥哥呢?」
孝弘一問起隆吾,靜奈的眼神瞬間垂下,兩眼死盯著。「用膝蓋想也知道,我哥怎麼可能來,畢竟你也不可能會上場。」
「可是我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見到小隆了……」孝弘垂頭喪氣的說著。
「孝弘哥就和我哥保持點距離,要不然我老哥因為你亂了心思,萬一考不上學校,你才慘!」
「可是小隆都沒有反應。」
孝弘想著這一個月來,避免著和隆吾做接觸,就已經很難受了,但是隆吾卻好像沒有發現自己不見或是消失,按照自己的生活,每天的上下學、每天進入圖書館、備用的美術教室,努力不懈的讀書。
靜奈也十分的熟悉自己的親哥哥,也直接的給予孝弘答案。
「老哥對於自己以外的事情超級遲鈍,所以你就先別打擾他讀書,他得考上那一間T大。」
一聽,孝弘再次向靜奈確認的問,「小隆真的要去縣外的T大讀書嗎?」
「我哥是認真的。」
聽著靜奈的回答,孝弘知道隆吾向來堅持自己的決定,但是在生活上的困境,子幾總是不停的為隆吾擔心著。
「孝弘哥,我們說好的不要忘記喔!」
靜奈提醒著孝弘,而語句中孝弘也輕聲的回應。
比賽的事先準備開始,隆吾也回到隊上做最後的準備,而開賽的前夕,人潮也逐漸變多。
這時候帶領著足球隊的教練,便把即將畢業的三年級生,成為上場選手,而孝弘也不例外的在名單之中。
這下子孝弘冷汗直飆,看著備選名單,三年來第一次選上備選的名單之中,也代表著自己即將在下半場上場的可能性極大。

時間的過去,比賽越來越熱鬧起來,隆吾卻是看準五點的時間,正打算回家,經過操場的同時,一陣陣的歡呼聲,讓隆吾轉頭望去是熱鬧的情境。
「靜奈!?」隆吾先是在觀眾之中,認出妹妹。
這下隆吾往觀眾群的方向走去,叫喚著靜奈,但隆吾也發現到周圍的人都是歡欣鼓舞,只有靜奈露出緊張又擔心的表情。
「靜奈,你是怎麼了嗎?」
「哥!?」靜奈發現是哥哥隆吾後,急忙說著:「孝弘哥,他遞補上場!」
「什麼!?」
轉過頭,隆吾才發現孝弘正跑在場上,守著敵隊,但孝弘的臉露出吃力的神情。
隆吾對孝弘的了解,沒有持久的體力,反應能力也很遲鈍,參加足球隊的理由希望受到更多人的歡迎而已。
如今隆吾看見第一次正式上場比賽的孝弘,比賽激烈得進行,雖然情勢上佔有著勝利機會,可是看著孝弘遲緩的動作,擔心的情愫全都湧上心頭。

雖然球不在孝弘身上,但他還是盡可能的防守祝對方的動作,但是一球傳過來,孝弘並沒有辦法攔截,而對方迅速的腳步,讓孝弘一直跟不上。
時間一久,跑也跑不動的孝弘,氣喘呼呼的原地休息,但其中有人為了追高遠的飛球,猛烈的把孝弘撞開,失足不穩的跌倒在地!
此時為了搶球的人,一口氣全數的湧上,而推擠碰撞之下,受到傷害的卻是跌倒在地的孝弘——
頓時,尖銳的叫聲四起,而一旁的教練、球員紛紛的湧上,把人拉開,見到釘鞋刺傷孝弘的腳踝,鮮血不停的湧出。
隆吾出現一旁,見到血流如注的從孝弘的腳踝,不停的流出鮮血。
「小隆……」
「孝弘!」聽見孝弘咬緊牙根忍著痛苦的叫喚自己的名字,緊張憂心的看著孝弘,同時也握著他的手。
不久,單架的迅速把孝弘送到救護車上,而隆吾自然的往救護車內,陪伴著孝弘。
「小隆,好痛……好痛……」
「沒事,去醫院就沒事了。」隆吾緊握著孝弘,看著他忍著痛楚的神情,心裡除了擔心外,感覺到自己好像好久沒有緊握著孝弘的手。
聽著他忍痛的唉叫聲,隆吾不敢放開手,因為孝弘嘴裡喊的都是自己的名字,心中盡是滿滿對孝弘的關心。
「很快就沒事了,小弘。」
 
淩 #-
 
耶嘿!
據說有徽章?
是預購有賣的嗎?
我要我要!!(舉手)

我又一直再猶豫要不要進場了啦!(咬手指)
害我一直不敢去匯錢錢...

話說,我看不到徽章的圖。
等等在去奮鬥!

希望書書可以出,二月呀...(遠目)
紅 #-
Re: No title 
沒有賣徽章啦!
賣那個會被笑死喔!
我也拿不出去= =

你可以考慮到三十號XDD
不過,之後會沒特點要注意喔。

二月啊......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44-2b1db29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