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喜歡你了 
*這篇,我想收錄在<如果你也是藍墨水詩社>,因為裡面幾個橋段是從藍墨水詩社出來的,資源回收作環保、好劇情(老梗)再利用,然後可能會有續集。哈哈
(以上完全不負責任發言)

<我不喜歡你了>
  

  其實我們真正熟悉起來,應該是國二那次露營,你被同一組的組員誤會,身為別組的我為你挺身而出。

  露營結束之後,莫名其妙地變成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
  老實說,男生之間的友誼總是點到為止,應該是沒有到無話不談的地步。

  但我們之間,這形容詞就是成立。

  你在升上國中三年級的時候,成績開始突飛猛進。

  好像突然被愛因斯坦附身一般(其實我不是很清楚愛因斯坦是誰,總之是很聰明的人就對了),聰明得老師讚許不斷,還逼你去參加校外科學競賽,特例幫你轉到資優班。

  全校前四十名的同學,禮拜六都還要繼續上課自修。你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很久不能跟你打球,其實我有點寂寞。

  但我還是會來學校打球,因為我又不是只有你一個朋友。

  你自修、我打球。

  然後大家再一起去吃飯、然後我跟你一起回家。

  你家離我家一點也不近,說是一起回家,也不過是陪你等公車而已。

  跟你聊天聊到公車來,眼看你上車,在公車裡頭跟我揮手道別。接著,才自己一個人走路回家。

  我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就知道,其實我很喜歡你。

  我希望你永遠是我的朋友,我希望你不只是我的朋友而已。

  因為我是這麼喜歡你,全心向你,所以連我自己都覺得自己詭異。

  既變態,又噁心。

  我怎麼會去喜歡你。

  我應該是喜歡隔壁班的校花,而不是你。

  偏偏,我就是喜歡你。

  國三基本學力測驗結果出來,你作文差兩分滿分──然後你就只差那兩分滿級分。

  老師開心得一直笑一直笑,我笑說他下巴好像要掉下來,接著換你一直笑一直笑。

  我看你笑得開心,心情也大好,跟著一起笑。

  突然你斂起笑,嚴肅一張臉,問我考得怎樣。

  說真的很不怎麼樣。依照我的成績,只能上私立。

  你瞪大眼睛,對我說著:你說什麼!

 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驚訝什麼。

  然後你劈哩啪啦念了一大串私立學費很貴還有殺毀的,老實說我有點聽不下去,除了皺眉陪笑喔喔喔,我不知道該給你怎樣的反應。

  第一次基本學力測驗考完之後,開啟了我人生中最地獄的一段時光。

  你要我念書,你要我一定要考上公立。

  拜託,大哥,公立要是這麼好考,補習班是開假的喔!

  你反駁我:林杯一次都沒補過習,你給我認真點就對了!

  你是天才、是王子;我是笨蛋、是白癡。

  你為了逼我考公立,比學校還要嚴苛的把我的禮拜六跟禮拜日都剝奪了。每天都邀我去圖書館念書,我爸媽聽到你一直逼我去念書,開心得巴不得你來我家,要好好謝謝你一番。哼,我妹還偷偷暗戀你,你都不知道。

  我也暗戀你,你也不知道──

  第二次基本學力測驗考完,我進步了──我從五題猜兩題,變成十題猜一題。最後結果出來,我還是只能讀私立學校。

  「就跟你說我很不會念書了。」我埋怨。

  「唉,至少從爛私立,晉昇到有名的私立,已經算不錯了。」你吐嘲。

  你不知道,我其實很難過,因為曾經癡心妄想過搞不好能考上跟你一樣的公立學校。

  但我跟天才的你不同,我就是這麼笨。我只能大笑、苦笑、微笑、假笑。

  你考上的公立學校,離你家很近,離我家很遠;我考上的私立學校,離我家很遠,離你家更遠。

  我是真的非常難過,難過到一想到就要跟你分開,就想哭。

  幹,男子有淚不輕彈,幹,哭屁啊我,幹!

  開學前夕,剛好變形金鋼X上檔,我們約好一起去看變形金鋼。

  那天明明不是假日,人潮卻多得跟什麼似的,全部都是排隊要看變形金鋼X的民眾。學生也就算了,前面那個穿著西裝打領帶的上班族來湊什麼熱鬧啊,喂!

  「天吶,人也太多了,早知道過一陣子再來看就好。」那天的你看到這陣仗似乎不太想排隊。

  「我人都來了,我可不想半途而廢喔。」我聳肩,堅持排隊買票進戲院。

  「好啦。」你妥協。

  我暗自竊喜,因為我知道你肯定會妥協。

  難道你不覺得,兩個人一起聊天排隊等前進,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嗎?好啦,只有我會覺得開心,畢竟能跟你在一起,就算只是排隊聊天我也開心。

  變形金鋼X很精彩,打鬥動作複雜俐落,音效一流,劇情超級爆笑。我大笑時,也能聽到你大笑,還有全場一起大笑的歡樂感。

  好愉快好愉快,真希望變形金鋼X永遠不要演完。

  但它還是演完了。

  觀眾一一散場,一群人起身一股腦往外走。

  你起身,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,下意識地拉住你的背包帶。

  「怎麼了?」

  你問我怎麼了,但我腦中是一片空白。

  我不想離開,這影片好短暫,我捨不得離開。

  「等人都走了,我們再走。」我說。

  你應了聲好,又坐了下來。

  我們聊著剛剛影片精彩的部分,分享各自最喜歡的段落,偶爾模仿幾句裡頭演員的台詞。

  聊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我們最後才離開。

  你走在我右邊,我走在你左邊,我們沒有牽手。

  但我一度幻想我們是在一起的,只差沒有牽手。

  要是你知道我們每次出去我都在幻想這些事情,你會不會看不起我?

  一起搭捷運回去,這次換你陪我等公車。

  我真捨不得回去,我真不希望今天就這麼結束了。

  但今天就這麼結束了。

  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

  離別,顯得無限惆悵。

  是說,我也不懂自己是在惆悵個什麼勁,因為一回到家,我就馬上打電話給你。繼續聊,隨便亂哈拉。只要你接起電話,我就能一直講。

  開學後,這一切彷彿幻影。

  聯絡次數少了,也很難有機會見面。久而久之,我跟你幾乎斷了聯繫。

  直到第二次段考過後,你打電話來我家,邀請我去你學校的校慶。

  我很開心,一口就答應了。

  為此失眠了幾個晚上,就算睡不好,心情還是亢奮、激動著。

  我都覺得自己瘋了。

  你學校校慶當天,是禮拜六。我推掉了答應朋友要去的聯誼,很講義氣地來找你。(我得承認這義氣不是很純正)

  就我一個人。

  但你忙翻了,你除了攤位,你還有你的新朋友。

  而我就只有一個人。

  你對你的新朋友還會說些不曾在我面前說過的髒話,像一些屁啦、吃屎、白癡喔、最好是啦,或是講一些我不懂的話題,像乙班的誰誰誰怎樣怎樣、丙班的老師帶女朋友來了──等等。

  這些都是我不所知道的你。

  你把自己的椅子,讓給了我,自己站著。

  我看著,突然覺得我不認識你了。

  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人了。

  趁你不注意時,我翹頭了。反正你也無暇理會我。

  我決定搭捷運回家,我想快一點回家,然後痛哭一場。

  手機在我剛進捷運站時響起,是你打來的電話。

  我接起,我哽咽得連一聲喂都說不出口。

  「你怎麼走了?我還沒拿我們的炒麵招待你耶!」你說著。

  你那邊的聲音實在吵雜,但我得全力傾聽,才聽得見你的聲音。

  我想說話,但嘴唇發抖。

  對話只剩下呼吸。

  「你怎麼不說話?」

  我聲音出不來,因為我已經泣不成聲了。

  有人在電話那頭大叫你的名字,你應了一聲,對我說,「抱歉,我同學要我快回去幫忙,我──我晚點再打給你。掰!」結束了通話。

  你打電話來,卻又匆匆結束通話。

  我就站在人來人往的捷運站,顧不及丟臉地泣不成聲、大哭一場。以手背擦去自己的眼淚,一手還握著手機,生平第一次覺得自己相當脆弱。

  連我自己都鄙視自己。

  上帝知道,突然之間,我不喜歡你了。

  不敢再喜歡你了。

  
 
默 #-
 
真的很老梗,老得好像我身上也發生過一樣
紅 #-
Re: 沒有輸入標題 
> 真的很老梗,老得好像我身上也發生過一樣

↑畢竟有一部分也是我曾經發生過的事。
Israfel #-
插曲 
我周遭也有發生類似的事,好日常生活,不疾不徐

你那邊的聲音實在吵雜,但我得全力「請聽」→這個詞是認真聽嗎?
紅 #-
Re: 插曲 
> 我周遭也有發生類似的事,好日常生活,不疾不徐
>
> 你那邊的聲音實在吵雜,但我得全力「請聽」→這個詞是認真聽嗎?

其實是[傾聽],我打錯字了>_<。
馬上修改~
VILA #LkZag.iM
 
屋哇我喜歡這篇@ˊUˋ@
請問 如果你也是藍墨水詩社 是商業誌嗎?(閃亮的眼睛
然後請問攝影社什麼時候可以看見他呢ˊ~ˋ我很期待他的(羞
請紅兒加油//////
紅 #-
Re: 沒有輸入標題 


是二月的個人誌喔~

攝影社他沒了......

請大家忘了他(大哭)

我會加油的........
VILA #LkZag.iM
 
我二月會等待這本的(羞
攝影社QAQ 我我我我很喜歡社團系列說(哭
沒關係Q~Q 我等二月XDDD
紅 #-
 
二月其實一眨眼就到了XDDDD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39-9b73519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