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]治癒不能(下)之精神分裂症 
個人誌【新刊】
參加場次:CWT23台北場12/12-13如果有沒有被砍攤砍掉的話
定

展出刊物:[合誌]治癒不能系列(下)
社團名稱:目錄中成人條例
合誌篇名:精神分裂症
合誌作者:怪盜紅斗篷


文案:
是的,宥宥,我們是兄弟。
但是我愛你,而你也是愛我的。
第一章
  今天輪到王育平值大夜班,這是他這幾個月來第一次值大夜班。
  同為骨科醫生的同事許欣怡拍上他的肩,對他笑說,「厚,王醫生太不夠意思了,居然請了快一個月的假!我們都代班代到臉都綠了。」許欣怡就是上次接王育平時,順路搭便車的那名女同事。
  「抱歉,勞煩諸位幫我代班,我帶了一些茶點請大家吃,請不要客氣。」王育平陪笑,打開手中的兩大袋茶點。
  周遭聽到的同事們眼睛一亮,紛紛圍靠過來,以王育平為中心形成暴風圈。眾人宛如難民饑渴得撞倒桌上筆筒文件夾,毫不自知。(或者有知覺但沒空撿)
  「各位,輕一點,塑膠袋快被扯破了。」王育平好言相勸。
  等大家拿完,塑膠袋兩側裂口幾乎快斷的地步。其實沒差,反正袋子裡面已經空了。本來就是打算慰勞大家,同事們一份都沒留給自己的局面,他早就料想到。
  王育平袋子裡,還有留給自己的點心。
  到更衣室換上白袍,檢查這幾天病人的病歷,時間到就去查房。難免會有人詢問他請假原因,不論是同事、護士或病人,都會問起。
  「家裡出了點事。」答案一律簡單一句帶過。
  答案隱諱至此,大家也不方便再追問什麼。
  今天的大夜特別難熬,時鐘一分一秒滴答響,怎麼不再走快一點。王育平有些心浮氣躁,但他隱藏得很好。
  終於忍到下班時間,王育平換下白袍,與同事打聲招呼,甚至沒有應酬兩句,就急急忙忙趕回家。
  他如此心神不寧是有原因的,他腦中總是想著家中的宥宥,不知道他有沒有乖乖睡覺。他出門前已經哄他睡著,就怕他半夜醒來,沒看到他會胡思亂想。
  小心開門,怕聲音會吵醒宥宥,輕聲慢步來到臥室,宥宥躺在床上安睡。此時此刻,他那不安定的情緒,才能落定,重重鬆口氣。
  突然他就醒了。
  宥宥搧動長長睫毛,嚶嚀一聲,眼神迷茫地望著自己。用沙啞的嗓音,對他說話,「哥││回來了?」
  王育平靠向宥平,將頭埋進他頸肩,是肥皂與洗髮精的香氣。
  「我回來了。」回答他。親吻他的脖子,一手扶上宥平的腰,一手在他身上遊走,一路往下,脫掉宥宥的褲子,連同內褲一起脫下。
  「哥?」宥宥意識不太清楚,只是冷得抖擻,呢喃一聲。
  「宥宥乖,再睡一下,再陪哥一會好嗎?」育平輕聲詢問,像是催眠。
  「嗯。」宥宥回應一聲,又閉上眼睛。
  王育平動作更加大膽。由王宥平身後摸上他的分身,先是小力揉捏,不是很認真地撫摸。卸下自己身上的長褲,將自己的男根插入宥平雙腿之間,緩慢摩擦。
  非常輕聲地在宥平耳邊低語,「宥宥││」
  宥宥感到癢一般,縮了一下脖子。王育平抓到機會,趁他縮頸而露出另一邊白皙脖子的空隙,咬上他。
  惹得宥宥嗚鳴一聲。
  王育平下身又漲大一些,輕輕苦笑幾聲,自找麻煩。
  隱忍住放縱的欲望,緩緩地抽插,直到射出,以手蓋住自己分身,將精液射在手裡。小心不弄髒王宥平。抽了張衛生紙,擦去手上的精液,幫宥宥還有自己的褲子穿好。
  王育平低聲嘆息。輕靠在宥宥身上,閉上眼睛,漸漸入眠。
  宥宥,親愛的弟弟,終於得到你。
  王育平露出甜蜜滿足的微笑,將王宥平緊緊摟著不放。
  一覺好眠,睡到大約是下午三四點,被宥宥推醒。
  「怎麼了?」王育平低頭詢問,宥宥就在他懷中仰望自己。不自覺又收緊手臂,將他困在懷裡。
  「我想上廁所││」宥宥十分困擾的模樣,非常可愛。
  「啊,抱歉。」這才放開他的手,讓宥宥離開。
  開燈、開門、沖水、洗手、關燈、開門。
  宥宥離開後,應該要馬上回來,但是他沒有。
  王育平稍微起身探看,呼喚,「宥宥?」
  宥宥聽到聲音,這才走了過來。
  「去哪?」王育平對他伸出手,要他過來。宥宥聽話地靠近。
  「我肚子餓了。」
  「等等我。我帶你出去吃飯?還是要在家裡吃?」王育平握住宥宥的手,坐起身,雙手環抱住他,將臉埋在他身上左轉右轉。逐漸清醒過來。
  「在家裡就好。你應該很累。」宥宥做了決定。
  王育平非常滿意。感動地拉拉宥宥的手,對他笑說,「宥宥好體貼,我真開心。那我們就在家吃吧。」
  嗯。王宥平點點頭。
  王育平起身,兩人距離突然縮短,他忍不住低頭親吻宥宥的額頭,發出啵的一聲。宥宥有些意外地抬起頭,正合他意,順勢狠狠親吻宥宥。撬開他的嘴巴,將舌頭探進對方口腔,狠狠搗亂一番。
  直到宥宥手軟腳軟倒在自己身上才肯放開他。
  王育平手撐著宥宥的腰,在他耳邊輕呼,「很舒服嗎?宥宥,喜歡接吻嗎?」
  宥宥沒有回答。剛才的吻似乎讓他有些招架不住,頻頻喘息著,沒法回答他。
  「喜歡我像剛剛那樣吻你嗎?」王育平沒打算放過他。
  宥宥害羞地低下頭,輕輕點頭。
  「那,你也吻看看我。」
  王育平希望宥宥也能對他主動一點。
  宥宥抬頭望著他,眼神充滿疑惑和不確定。
  他想,自己現在的眼神肯定非常熱切。
  宥宥羞紅了臉,鼓起勇氣,墊著腳尖,慢慢靠近自己。
  其實宥宥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墊起腳尖,只要宥宥對他伸出手,環抱住他的脖子,他非常願意主動地彎腰配合。
  只是他可愛的宥宥還沒這麼主動。
  不過看著宥宥勉強自己,配合他的身高而墊腳,心裡是特別高興。
  可惜宥宥只在他唇上蜻蜓點水般一吻。
  「宥宥,你真是折磨人。」埋怨他,不滿足地舔了舔宥宥的唇。
  宥宥發愣地望著他嘴唇好一會。
  呆呆的模樣,也非常可愛。
  「你在誘惑我嗎?」又偷親一口。
  宥宥不好意思地別開視線,低下頭說話,「我餓了。」
  「馬上來,你先到客廳等我。」王育平願意總算放過宥宥,到浴室梳洗。
  王育平動作很快,雖說快,但還是洗了澡。一出浴室,馬上到客廳找人,宥宥早等不及打開餅乾來吃。
  「我很餓。」宥宥看他一出來,停下吃零食的動作,難過地癟嘴,「快餓扁了。」
  「抱歉抱歉。」王育平趕緊到廚房準備伙食。
  體貼的宥宥,放下餅乾,也來到廚房,站到他身邊。他說,「我也來幫忙。」
  「那你煮開水、我來切菜。」王育平交代一聲,從冰箱拿出蔬菜與雞蛋。
  洗鍋子、裝水、開火,王宥平看著藍色火焰,呆了一會。直到王育平切起蔬菜,才轉移視線到他身上。
  不是非常俐落的刀法,不是經常下廚的人。但他還是做得很開心。
  因為宥宥就在他身邊。
  這一頓是要做給宥宥吃的。
  「我不想吃A菜。」宥宥突然說。
  「不行,要適量攝取蔬菜。」王育平駁回。
  吃人手軟,宥宥沒選擇,安靜下來。
  「乖。你多少吃一點,我下班後買烤布丁回來?」王育平誘勸。
  「真的!?」宥宥開心一笑。
  「真的。」王育平答應,在他額上輕吻。
  這些日子以來,過多且頻繁的肢體接觸,是王育平刻意要讓他習慣,習慣他們這樣親密的舉動。
  「那我可不可以不吃A菜,等你下班再吃烤布丁?」宥宥討價還價。
  「不行。」駁回。
  他只是希望有天宥宥能更主動點。
  就像他渴望宥宥一樣,想要宥宥也同樣渴望自己。
  「水滾了。」宥宥看著煮沸的水,將火轉為文火。
  「你先到客廳等吧。」
  宥宥點點頭,乖乖地離開廚房。
  例如這時候,如果宥宥不是乖乖地離開,而是給他一個親吻,不知道有多好。王育平幻想著,有些惆悵。
  還是慢慢來吧。
  下午四點半,分不清是午餐還是晚餐的湯麵上桌,宥宥滿是期待的眼神望著他把碗端上。手裡拿著筷子湯匙早準備好大吃一頓了。
  「等等,宥宥,還不能開動。」王育平蓋住碗,不讓宥宥的筷子放進來。
  等不及的宥宥疑惑地望著他。
  「等下吃完,要陪我喔。」
  沒說清楚要陪他做什麼,但宥宥會意地輕輕點頭,算是答應他了。
  這才滿意把手放開,讓宥宥好好吃麵。
  自己也餓了。
  但他想吃的是另一樣東西。
  吃完食物後,將碗盤洗好,擺入烘碗機。
  一轉身就看到宥宥在沙發上正襟危坐,偶爾偷偷瞄他一眼。
  他對宥宥微笑,擦擦手後,來到他身旁坐下。
  宥宥自從生病後,對外界反應有些退化,就像是小孩子一樣。不過宥宥是不吵不鬧的孩子,而且非常非常聽話。
  他在宥宥耳邊吹氣,引起宥宥一陣抖擻,低笑,靠近宥宥耳後說話,「宥宥,你怎麼還穿著衣服呢?」
  「不是說要陪我嗎?」雙手扶上宥宥的腰,將他一把抱起,讓他跨坐到自己腿中央。被舉起的宥宥露出慌亂的神情,坐定後又不知所措地望著自己。
  「來,宥宥乖,把衣服脫掉吧。」放開宥宥,手擺兩邊,不再碰觸他。
  宥宥眼神充滿無助。儘管如此,他是不會出手幫他。
  「真的要脫?」宥宥不好意思地詢問,臉紅到耳根,他看得一清二楚。
  「當然。」給與宥宥鼓勵的微笑,他的耐性就到此為止了。
  宥宥再不快點動作,他就要動手了。
  不負所望,宥宥緩慢地摸上自己的衣服,害羞得連手都微微發抖。明明對外界反應遲鈍,對這種事反而異常敏感。
  脫掉上衣,露出白晰胸膛,平扁的身材偏瘦,一手就能掌握的纖細。
  雖然很想碰他,但王育平忍耐。
  「宥宥想要我摸你嗎?」詢問的聲音有些沙啞。
  那是充滿欲望的聲音。
  「我想要││」
  「嗯?」王育平詢問的單音,傾身靠近宥宥,想跟他接吻。
  說吧,宥宥。不論多少都會回應你的。
  「我想要││」
  最後還是等不及聽清楚宥宥想要什麼,因為他先受不了衝動,一口吻住宥宥。
  嗚││宥宥發出微弱的驚呼。但還是順從他,不會抵抗。
  親吻久久才肯放開,他愛死和宥宥接吻的感覺。
  唯一糟糕的是,他一點都不想停下來。
  「宥宥,吻我。」臉與臉近在咫尺地說話。
  誘惑他。
  你若不吻我,我就會吻你。
  狠狠地、毫不留情地、吻你。
  宥宥雖有遲疑,但還是回應他,唇貼唇,輕吻。
  王育平當然不滿足。他皺眉,埋怨宥宥或者有點警告意味,對他說,「下次你再這樣親我,我就要生氣了。」
  宥宥害怕,手足無措,「我、我││」嚇得紅了眼眶,似乎就要哭泣。
  「不要怕。」王育平安慰他,「宥宥,知道該怎麼吻我,我才會高興嗎?」
  宥宥搖頭。
  「要像這樣││」王育平貼上,撬開宥宥雙唇,狠狠地攪亂他的口腔。
  惡作劇般的搗亂。
  心滿意足才退開,宥宥的唇被他吻得紅通通。
  「宥宥,還有褲子還沒脫呢。」他低頭停在宥宥的頸肩,宥宥大口大口喘氣,眼神迷離。
  「哥││」
  「嗯?」王育平在他頸肩廝磨,一口咬下他的薄弱肩膀。
  「啊││」宥宥吃痛尖叫。
  讓他痛完,又用舌尖輕舔咬痕。
  「哥,好痛。」宥宥向他抱怨。原本蓄在眼眶的眼淚,被王育平這一咬給逼出來。委屈得停不住眼淚,大顆大顆直直落。
  「誰叫你不好好吻我。」王育平舔舔他的眼淚,又說,「這是懲罰。不准哭。」宥宥一哭,他就更想欺負他。他只怕自己會停不下來
  宥宥拚命忍住哭泣。
  像是被主人踩到尾巴,又不敢大聲哀嚎的小狗般。
  「宥宥乖,我們繼續,把褲子脫下來。」
  為討好他,宥宥動了動身體,手移到睡褲,慢慢地卸下。直到全部脫掉,只剩下內褲。
  王育平咋舌一聲。
  忘了還有內褲的存在。
  「找一天要把你的內褲通通丟掉。」王育平勾勾宥宥的內褲,接著一口氣脫下。一手扶上宥宥疲軟的分身,隨意搓揉,將它揉硬。趁他勃起時,一手繞到他身後,將手指插入他股間。
  宥宥驚呼一聲,倒向王育平,抱著他的頭壓抑住聲音呻吟。
  王育平很喜歡現在這個姿勢,這讓他覺得宥宥非常需要他。鼓勵宥宥,「宥宥,再靠近點。」他親吻宥宥的腹部,然後往下。
  宥宥再接近點,他就可以再往下,將他的分身吞下。
  但宥宥猛搖頭,不敢再更加接近了。哭喊著,「哥不要、不要了!哥!」不知道他是痛苦還是舒服。
  每到關鍵時刻,當他要宥宥更加靠近時,宥宥就逃開了。
  彷彿兩人之間還有兄弟這層隔閡。這叫他怎麼不心浮氣躁呢?
  是的,宥宥,我們是兄弟。但是我愛你、而你也是愛我的。
  他當然心浮氣躁。
  「宥宥乖,聽話。我們一起。」停止侵犯宥宥,雙手扶向宥宥,讓宥宥重新坐好。從褲子裡掏出自己賁張的傢伙,和宥宥的一起摩擦。
  「宥宥不要怕。來,跟我一起。」引導他扶上兩人的分身。
  意亂情迷的宥宥雖然可愛,但如果能主動點,對他告白的話,那就太完美了。
  和宥宥接吻,舌頭纏上他的,激情地纏吻。抽走所有的空氣,要讓他窒息、不能呼吸,要他腦子裡滿滿的都只有他。
  宥宥只被動的承受,他就拚命給予。
  算了,不要太貪心。目前能維持現狀就夠了。
  當然,只是目前而已。
  「宥宥,我愛你喔。」在愛人耳邊甜蜜低語。
  然後,一起達到高潮。
  下午七點,兩人一起洗澡後,宥宥累得睡著了。
  他到廚房做了些三明治,如果宥宥半夜餓醒,就有東西吃。
  七點半,為怕吵醒宥宥,到陽台用手機打通電話給母親報平安。
  「媽。」
  「育平啊,宥宥情況怎樣?」媽媽緊張詢問。
  「和平常一樣,比之前好多了。今天很乖,吃完飯、看個電視就睡了。」王育平說謊,他們根本沒看電視。
  怕宥宥胡思亂想,他把電視線跟電話線都拆了。
  這公寓對外界完全隔絕,宛如孤島。
  「那就好。」但明明不是好的語氣。
  他知道媽媽非常擔心宥宥的狀況。
  但就算被說不孝子,他也認了。
  早在自己承認愛上宥宥那刻起,他就做好心理準備了。
  結束通話,回到臥室,坐在床邊看著安睡的宥宥,幫他蓋好被子,手保持一點距離,像是摸他,卻又不是真的碰觸他。
  他親愛的宥宥,晚安。
  時間大約八點半,他得出發了。
  小心翼翼地出門,盡量不發出聲響,輕輕關上門。
  「喂!王育平!幹嘛無精打采的,為情傷神喔?」王育平同事,與他同期的醫生兼好友,拍他的肩,向他招呼。今晚他們是同值大夜班的夥伴。
  王育平苦笑回應。
  「哇,不會被我猜中了吧。」同事沒想到對方居然會默認,大吃一驚,「你跟你女朋友不是要訂婚了?難道是婚前恐懼症?」
  「不是,」王育平搖頭,解釋,「我們分手了。」
  這爆炸性的新聞,讓他的同事愣在原地,久久無法回神。
  「咦!?」
  驚呼聲響遍醫院整層,頻頻引來眾人側目。
  「小聲點,這裡是醫院。」經過護士拿著夾件板往對方頭上一砸。提醒他所在之處是非常需要安靜的醫院。
  王育平和女友分手的消息,開始流傳,搞得眾所皆知。
  在王育平第十次接收到護士熱烈的眼光、以及露骨的暗示時,他不禁後悔順口就把話說出口。若他保持死會的身分,情況會簡單許多。
  回休息區,找到把話傳出去的同事,絲毫不留情地一拳卯下去。
  「靠!媽哩,很痛耶!你幹嘛!」一回頭,王育平被鬼一般的表情嚇得噤聲。
  「多虧你,到明天全醫院都會知道我跟我女友分手了。」王育平聲音陰沉。
  對方嚇得皮皮剉。說話都結結巴巴,「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。」
  「我看不是吧,你是忍不住跟大家八卦,到處說我恢復單身。」王育平咬牙切齒。恨不得再多揍他幾拳。
  「不知不覺就││」對方無奈,「說出來了。」
  欠揍嘛!王育平忍不住多揍幾拳。
  對方直哀嚎,心想,是S!王育平絕對是S!
  飽受王育平摧殘之後,對方自知理虧,馬屁地、討好般地泡了香濃咖啡,畢恭畢敬地端上。
  不忘耍嘴皮,「大爺請用茶。」
  「你得感謝大爺我今天心情好,才沒揍到你去一樓報到。」王育平哼說。接下咖啡。一樓是急診室。
  「謝大爺大慈大悲。」對方虛心受教,欲哭無淚。
  王育平喝口咖啡,翻看手中的病歷表。
  對方忍不住好奇心,開口詢問,「敢問大爺,既然跟正室分手,您究竟是為哪位小姐煩心?」還是那開玩笑的語氣。
  「你再這樣說話,信不信我直接送你到一樓?」王育平狠狠瞪他一眼。
  「不敢、不敢。」對方趕緊收回,一派正經詢問,「要不然你到底是為誰煩惱?別想否認,我今天問你是不是煩感情的事,你都承認囉。」
  「這跟你沒關係。」王育平喝著咖啡,垂眼閱讀病歷。
  他和宥宥之間的關係,外人是無法介入,就連爸媽都被屏除在外。
  這是只屬於他的秘密。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37-71c4f83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