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鮮]樂園上下 
428heaven_cover1.jpg427heaven_cover1.jpg

上集封底文案:

  他的願望是世界和平──去他媽的世界和平!
  身為異族的伊凡受盡歧視,
  不論是他,還是「小傢伙」,
  似乎光是活著,就是件不正確的事,
  而伊凡也學會了冷漠視之。
  直到小傢伙成為了頂尖的人工智慧亞當,
  亞當視他為主,忠心耿耿,從不背叛,不曾看不起他。
  伊凡只有亞當,而亞當也只有伊凡,
  而伴隨著被寵溺的幸福而來的,
  是改變伊凡人生的一連串驟變……

下集封底文案:

  菲力殘忍的對待與偏執的愛欲,
  不斷折磨著伊凡,
  然而,最令他感到痛苦的,
  是忠心耿耿的亞當不再記得他、不再呼喚他。
  身為世界頂尖的人工智慧,
  亞當即便被「格式化」、
  被剝奪了關於伊凡的記憶,
  但是,當開啟關鍵的「鑰匙」備齊,
  當亞當的能力不再受限,
  這個世界即將面對的天翻地覆,
  無人可阻止……
<楔子>
  時間:宇宙年曆3054/04/08(春)
 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──
  一連串令人煩心的單音警示聲響起,誇耀著自己的存在,向屋內另一個人發出強烈抗議。
  亞當站在強化玻璃前,靜靜地看著玻璃後浸淫在維持一定溫度的冰凍液體、全身插滿試管維持生命的主人。
  再過幾秒,他的主人就要甦醒。
  上帝知道,他為了這秒,等了多久的時間,做了多少準備。甚至為了這天,每天祈禱,只為主人能夠醒來。這世界,要有他才有意義。
  儀器裡的人聲響起,那是模仿主人的聲線所發出的金屬聲音。主人「沉睡」的這段時間,他都是靠著這台儀器思念主人的聲音。
  「水溫攝氏六度,升溫中。」儀器播報著。要讓人從冰凍的環境下甦醒,必須得要有個刺激,溫度就是最溫和的做法。儀器繼續播報,「攝氏十度。」慢慢加溫,「攝氏十二度、攝氏十四度──」單調平板,主人的聲音。
  溫度加到主人甦醒需要一個小時。多難熬的一小時、六十分鐘、三千六百秒。
  「攝氏十八度。」
  液體中的主人皺起眉頭,有了反應。
  儀器忠實播報,「甦醒值三,溫度攝氏二十度。」
  主人眉頭越皺越緊,儀器播報著溫度到達二十二度,液體中的主人弓起身,似乎很痛苦的模樣,開始掙扎但眼睛還沒張開,還不算甦醒。
  亞當緊張地貼著玻璃,緊盯著主人,手足無措。
  怎麼辦、怎麼辦?他沒遇過這種情況,在主人之前,也沒有人做過類似的實驗,無跡可尋、無法可施、無能為力。
  「甦醒值六,溫度攝氏二十四度。升溫中。」
  主人猛地睜開眼,看到他,用力敲打玻璃,像是求救,向他求救。
  亞當沒有遲疑,舉手朝著玻璃一劈,輕輕鬆鬆擊破強化玻璃。
  只要是主人的願望,通通不違背,要無所不用其極地全部實現。
  液體順著破裂的部分開始溢出,匡啷一瞬間爆裂,順著液體奔流出來的,是他的主人。他二話不說,不顧碎成片片的強化玻璃,小心翼翼地、準確無誤地接住他的主人。
  他的主人正發出痛苦的哀嚎聲,掙扎著彷彿承受著很大的痛楚。他嘴巴張大發出可怕的單音,那聲音甚至是破破碎碎、不完整、就像是剛出生的嬰兒,不知如何說話,不知道如何發生。從他大張的嘴巴流出許多唾液,無法控制地流到地板,和液體混合一起。
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
  亞當抱著痛苦不堪的主人,不知所措,他該怎麼幫助他。怎麼幫助他,讓他  不再痛苦。擁抱著,如果這樣就能分擔苦痛的話,他一定永遠抱著他。
<第一章>
  亞當並不是一開始就是亞當。就如他的主人,並不是一開始就是他的主人一 樣。本來他只是一隻擁有很簡單人工智慧的機械狗。
  「父親!這隻狗好笨、好醜喔!」亞斯指著他的聖誕節禮物,不滿意地抱怨著。剛滿六歲的亞斯,擁有傳統貴族小孩的氣質,一頭金色微捲的頭髮,身上穿著綢緞般高質感高品質的衣服。
  此時此刻,正是亞斯的家族族員們團聚的日子。亞斯的父親是米蘭羅斯家族大家長,亞斯是他唯一的兒子。很多家族成員想討他的歡心,而獻上精美華麗的禮物。
  機械狗是亞斯拆的第一個禮物,很顯然,亞斯對他第一份禮物並不滿意。
  「不喜歡?」亞斯的父親詢問,寵溺地微笑,摸摸亞斯柔軟的細髮。
  「不喜歡。」亞斯說得斬釘截鐵,殊不知他這一開口。讓家族的某成員倒抽一口氣,頓時宛如身在冰窖。
  「不喜歡,就丟了。」亞斯的父親果決地說,吩咐管家處理掉才剛拆封的機械狗。隨即冷言冷語地對已經汗流浹背的家族成員說,「怎麼越來越沒有誠意了呢?一年比一年差。」
  那位家族成員害怕地差點軟腳,他戰戰兢兢地回答,「那個機械狗的AI智能是最新開發出來的……聽說可以媲美人類。」
  「我要一個跟我一樣聰明的狗做什麼?」亞斯偏頭詢問,很不理解地說。很天真,卻也殘忍。天真的殘忍。
  聽說,後來那位家族成員,被米蘭羅斯家族除名。就像機械狗一樣,被人隨心所欲地丟棄。
  在金碧輝煌、電子控制恆溫的歡樂氣氛之外,是遍地風雪,是自然與人為的巨大反差。貴族與平民所居住的房間有著天壤之別。貴族的屋內永遠春天,平民的屋內一片風雪。
  伊凡靠在牆角,吐出一口白霧。他覺得他的生命正在流失,隨著低溫風雪的肆虐,他的體溫也越來越低。
  聽說,他是黑髮黃皮膚的異族。所以天生注定流浪。
  然而,他也不是真的想流浪。他是被上個城鎮的酒館老闆趕出來,因為他打破了酒館裡最後一瓶珍藏十年的伏特加。
  好吧,他承認,他很該打。珍藏十年的伏特加,都可以買十個他了。
  但也不必在這個時候趕他出來吧。冰天雪地,狂風肆虐。他很有可能會死在這裡。
  伊凡抖擻著,發現位於遠方的貴族豪宅,緩緩地走出一名身穿黑色禮服的男子。那種禮服的款式擺明是貴族的管家。他手上拿著什麼,伊凡沒有看清楚,只見他毫不留情丟入戶外的大型垃圾場。(不愧是貴族,連垃圾桶都做得比別人大。)
  接著又漫步走回豪宅,關門上鎖,裡面歡樂一片。
  伊凡想,既然是貴族的東西應該很值錢吧,說不定能賣到好價位,搞不好能讓他住個酒館之類的地方。反正哪都行,只要能躲避這場風雪。
  伊凡悄悄地翻越高聳的鐵門,才一觸地,馬上啟動警鈴。警鈴響起的瞬間,伊凡腦中回想起很多事情。
  他想起有一次酒館遭竊,很多人都把苗頭指向身為異族的自己,斷定自己就是小偷。記得當時,他怎麼解釋都沒人相信,連一起工作的同伴們也用異樣眼光看著自己。他無緣無故地被酒館的老闆毒打一頓。不久,警官抓到偷東西的小偷,還給他的清白。縱使如此沒有人向他道歉,沒有人需要為這件事負責。之後,則不了了之。
  現在警鈴響起,伊凡才發現那件事情對他的傷害有多大。畢竟是生平第一次,感受到自己異族的血統,在這個世界是多麼不正當。
  光是活著,就是件不正確的事。
  伊凡觸到警鈴,沒有馬上逃走,反而衝到垃圾場,堅持偷走那個垃圾。
  媽的,他聽到子彈上膛的聲音。
  媽的,他看到子彈從他腳邊沒入。
  他抓到那個充滿金屬冷硬感的物品,沒有猶豫,抓了就走。只是奔跑的速度漸漸緩下來。但他不敢停下腳步一直走一直走。
  「要追嗎?」米蘭羅斯的家僕詢問,跟出來探看的管家。管家擺手,「算了,今天是聖誕夜,更何況他只帶走垃圾而已。」
  管家保持一貫面無表情,回到屋內,他已經很多事要忙了。
  伊凡倒在偏僻的小巷裡,喘氣著,他覺得他快死了。這次他的生命是真的在流失了。血跡斑斑地順著他進入的方向,滴入雪中,血液溫高讓冰雪融了一角,一點一點地接近他。
  停下來,才能看清手中的物品。是一隻機械狗。
他可是第一次看到這東西,通常都是貴族擁有,養在家裡的高級品。(當然,對他們這些平民來說,是高級品。)
  「嘿,叫兩聲聽聽。」伊凡虛弱地要求。但機械狗一點反應也沒有。發現不對勁,查看一下,發現它連啟動都沒有。「真慘。」伊凡低云。
  連啟動都還沒有,就被拋棄的機械狗──跟一出生就注定流浪的他好像。
  伊凡對機械狗產生了莫名的親切感。他尋找它的按鈕,想要啟動它。
  是這個嗎?他摸到一個很像開關的按鈕,用力按下去。
  「汪汪!」機械狗活了起來,充滿生氣地叫了兩聲。對著伊凡撒嬌。
  伊凡被它的舉動逗笑,輕輕笑著,笑聲伴隨著狗叫聲,聲音聽起來很歡樂。
  伊凡笑著笑著,眼淚滴了下來。落在機械狗的金屬面板上,儘管他的眼淚溫熱,機械狗始終不能明白那是眼淚,搖著尾巴開心地吠叫,伊凡的笑聲一直沒有停過。
  在這麼寒冷的夜裡,他做了一直以來別人都誤解他的壞事。他終究還是變成了會偷竊的黑髮異族。
  他得到了一隻狗,卻也失去了一直以來他保有的東西。
  從今天開始,他不再是純潔的伊凡。傻傻被毒打的伊凡。
  他是真的偷東西、真的做壞事,被打也有原因的伊凡。
  嘿,壞伊凡,祝你聖誕快樂。
  最後伊凡沒有賣掉機械狗,因為看到它就好像看到自己一樣,所以捨不得將它以低賤的價格賣給其他人。
  那場風雪後,伊凡在一家工廠當技工。找尋工作期間,他吃了不少苦,遭受到人們的鄙視、懷疑、欺負,他也曾和人動手打架。那些人逼他,逼得他不得不動手反擊。反擊的結果,是得到更堅硬的拳頭。
  他學乖了,默默地承受,承受那些人的羞辱,終於得到這個工作。
  「哈囉,小傢伙我回來了!」伊凡回到破爛公寓的家中,愉快地歡呼。他的心情很好,因為今天是他第一次領到薪水。薪水雖然微薄,雖然被老闆以莫須有的名意扣留百分之五十,但他仍然開心。甚至難得地買了便宜的劣質酒回來。
  「汪汪!」機械狗,也就是伊凡口中的小傢伙,像是聽得懂伊凡話中愉快的心情,開心地吠叫轉圈,拿出渾身解數討好主人。
  伊凡很開心,大笑著,拿著自己買回來的大包小包,放在房間內唯一的桌上。摸摸小傢伙的頭,讓他乖乖坐下,馬上拿出酒來喝。
  一口氣灌完全部的酒,也不需要什麼下酒菜,他的錢只夠買一些又硬又難吃的麵包,爽快地打個酒嗝。滿足地笑著。聽到他的笑聲,小傢伙也汪汪叫著。
  彷彿在分享他的喜悅,伊凡笑問,「你在跟我共鳴嗎?呵呵呵。」呵呵笑著。
  「汪汪。」小傢伙依舊汪汪叫。
  「不行啦,你一直汪汪叫,我聽不懂啦。不能共鳴啦。說人話啦。」伊凡醉人醉語,尾音都一直啦啦啦的說。突然他站起身,嘻嘻笑著,「我想到了!」伊凡搖搖晃晃地打開自己的工作包,拉開拉鍊,裡面充滿鐵鏽味,從裡頭拿出一個像是什麼裝置的東西。獻寶的模樣遞給小傢伙看,「你看!這個是我們工廠做失敗的發聲裝置。我把它偷回家。」(發聲裝置,專門裝在人型機器人的體內,擁有發聲的功能。)
  「給你。搞不好真的會發出聲音喔。」伊凡癡癡笑著,將發聲裝置擺在小傢伙旁邊,最後不勝酒力,醉昏了頭,撲倒在自己床上,以不雅的姿勢入睡。
  發出巨大的鼻鼾聲,睡得極熟。
  呼呼──
  咕嚕。
  小傢伙將發聲裝置吞進肚子,發出充滿雜訊的汪汪聲。雜音響了一會,突然安靜。
  「汪──」小傢伙偏頭發聲,參雜著雜音,「──主、人。」居然完整地叫出主人的單字。它安靜下來,搖著尾巴,靠在床邊,躺下,像真正有生命的狗一樣,趴在主人身邊睡著。
  伊凡隔天醒來,完全忘了昨天的事,在宿醉很嚴重的情況下,按時上班。
  完全沒注意小傢伙難得安靜的異狀。
  因為這個粗心大意,讓伊凡當天回到家,在黑漆漆的房間中,聽到一聲主人,嚇得他軟腳,一蹶不振。
  從黑暗中,走出他的小傢伙,偏頭狀似天真無邪,看著他的主人。
  「主……人。」從小傢伙身上發出聲音,還有點不清楚的雜音,但那聲主人清清楚楚。
  被稱為主人的伊凡,錯愕、驚訝、驚喜。
  「嚇死我了!」伊凡伸手,摸著小傢伙可愛的頭,「你會說話啊?」
  等等,他好像想起來了,昨天他瘋言瘋語拿了發聲器給小傢伙。他問小傢伙,「發聲器被你吃了?」又好像在問自己。
  「主、人。」發音越來越清楚。
  伊凡五味陳雜,抓起小傢伙金屬板硬梆梆的身體,仰望許久,最後搖頭,嘆息,「不行,你這樣不行。有待改造!」放下小傢伙,伸手在他面前晃晃。
  小傢伙顯然不懂他要幹嘛,他命令小傢伙,「把發聲器吐出來,我改一下。」停頓,「我怎麼期待你聽得懂?」語畢,自己哈哈大笑,回頭拿出自己的工具螺絲起子,一把抓起小傢伙對準他身上的螺絲就要拆了他。
  小傢伙突然搖搖頭,又恢復汪汪叫。叫了一會,居然把發聲器叫出來。
  伊凡傻住。
  他的狗太強了啦!
  「太強了!決定了小傢伙,你以後不叫做小傢伙,叫做小強吧!還是大強?還是真強?還是超級強?」
  小傢伙不開心,眼睛都變成紅色感熱光。
  可他的主人哈哈笑著,不理他,埋頭修改發聲器。小傢伙眼看沒戲唱,乖乖地坐在他身邊等他修好。
  嘖嘖嘖,受損很嚴重。伊凡觀賞著發聲器,有點不知道該從何下手。
  小傢伙、伊凡,一人一狗。小傢伙專注地看他的主人,伊凡專注地研究小傢伙要用的發聲器,時間漸漸流逝。很安逸的氣氛。
  幾乎花費一整天的時間,伊凡終於將發聲器稍微修改。雖然不盡完美,但還算可以用的程度。他開心地宣告,「好了!」獻給小傢伙。
  小傢伙嗅嗅。
  「嗅屁啦,你又沒味覺!」伊凡吐槽,粗暴地塞進小傢伙的嘴巴。
  「嗷嗚──」小傢伙認命哀嚎一聲,吞入發聲器。
  伊凡突然安靜,等待小傢伙的反應。
  「……」
  很長的時間,小傢伙都沒有出聲。
  伊凡忍不住都動粗了,用力敲小傢伙的頭,「裝死啊,說話。」
  小傢伙試著吠叫,卻沒有聲音。
  「繼續叫不要停!」伊凡命令,光是這句台詞感覺上有點色情,但是伊凡一臉認真,皺眉只想知道修改後的效果。
  許久,小傢伙終於能說話,「主人──」
  他說,主人。
  從此之後,伊凡就是他唯一認定的、獨一無二的主人。
  伊凡和小傢伙在一起的日子,感覺上好像過了很久,加上今天正好一周年紀念日。因為是聖誕節。
  家家戶戶都充滿聖誕節的氣氛,街道上無不販賣聖誕節的限時產品。
  伊凡看在眼底十分羨慕。要是他多賺點錢,就可以買一棵聖誕樹回家裝飾,雖然家裡也沒地方放;要是他多賺點錢,就可以買一隻火雞回家享受,吃個七八天;要是他多賺點錢,就可以買──
  最後伊凡買了一份簡單的晚餐,和一些中等價位的電池。這是就是他和小傢伙的聖誕大餐。說來寒酸。
  離開前,伊凡拿了商店門口擺的免費火柴。他拿的時候,老闆用嫌惡的眼神一直盯著他看。伊凡忿恨想著,這是你們店家提供的免費火柴,就准有錢人拿,不准他們窮人拿嗎。氣憤地多拿一盒回家。
  「我回來了。」伊凡開門。
  「歡迎回來,主人。」小傢伙歡喜迎上,搖著可愛的機械小尾巴。
  「今天是聖誕節,是我們認識一周年,我買了大餐回來。」伊凡笑嘻嘻地將袋子交給小傢伙,讓它刁著塑膠袋到房間內唯一的小方桌上。
  它乖巧放下塑膠袋,坐在一旁等候主人指示。搖著尾巴。
  這時伊凡會跟它玩個小遊戲,舉起手,比七的手勢,然後碰一聲,小傢伙應聲倒地,裝死。這還不算什麼,伊凡一聲口令,讓它復活,然後雙手比七,變成機關槍連打,小傢伙應聲噠噠噠,被連續打中的模樣,逗得伊凡開懷大笑。
  伊凡開心了,這才把大夥的晚餐拿出來。
  一罐廉價啤酒,一份雞肉三明治。一排中價位電池。
  伊凡嘟囔,「你這頓晚餐可是我的兩倍價錢,真是人比狗賤。」
  「賤!」小傢伙重複沒有學過的詞。遭到伊凡痛打。
  「好的不學,學壞的。」伊凡咋舌。
  小傢伙哭哭啼啼吃完電池,吃飽精神全來,又能跟伊凡玩鬧。
  伊凡打算教小傢伙新招,跳躍加翻跟斗。小傢伙跳了起來,伊凡要它翻過去,卻礙於笨重的機械身體而翻不過去。
  「真可惜,畢竟不是真的。」伊凡感慨。小傢伙聽不懂疑惑看他,他只是搔搔小傢伙的頭。窗外教堂詩歌班的人開始唱耶誕歌曲。他靠在窗邊,輕聲跟著哼。
小傢伙不懂,為什麼主人要靠在平時自己最討厭冷得要死的窗邊,只知道主人哼唱的旋律在它腦中的記憶體佔了不少空間。
  詩歌班的人唱完,走了。四周恢復安靜。伊凡嘆口氣,離開窗戶。若有所思玩著從小氣老闆店裡拿來的火柴盒。他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的童話故事,點燃一根火柴就能許一個願望。他拿出火柴,點燃第一根火柴,「這根,希望我能成為億萬富翁。」又點燃一根,「這根,希望我家財萬貫。」一連好幾根,許的願望都跟財富離不開關係,一直到最後一根火柴,嘩地點燃,他凝視一會,才說,「這根,要來點我的菸。」俐落點菸。火柴燃燒,火焰接近手指,許下最後一個願望,  「那就世界和平吧。你媽的。」吹熄最後一根火柴。
  小傢伙坐在他身邊,乖乖的不吭一聲。
  安靜的一人一機械狗,吞雲吐霧,煙霧迷漫,時間好像停了下來。
  突然,有人按門鈴。
  「誰?」伊凡詢問,起身,從門板上的貓眼看來人。是隔壁的包租婆,氣得伊凡在門的另一邊大叫,「我上個月的房租早就繳啦,妳還來?今天是聖誕節耶!」
  「開¬¬¬¬…門……」包租婆臉色蒼白,連話都說不好。
  伊凡覺得情況不妙,來不及反應,他的門被突來的警備人員撞翻。伊凡倒在地上,一群人闖進他十五坪大的房間。
  「不關我事,跟我沒關係。」包租婆抱頭蹲在門口,撇清關係。
 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伊凡錯愕。
  「你涉嫌縱火,立即逮捕到案。」
  「你他媽的什麼時候看到我縱火了?」
  一名警備人員抓著他拿著香菸的手,強硬往地上一壓,地板開了一個火花。他說,「你現在縱火了。人贓俱獲。」
  「你!王八蛋!」伊凡掙扎,和警員扭打一塊。
  「你再繼續掙扎,就別怪我們要採用非常手段。」警告。
  「你媽的!」伊凡大力推開壓在他身上的員警。旁邊的員警湊上,三隻電擊棒,電昏伊凡。昏迷倒下,伊凡茫茫眼中看到他們抓起他的小傢伙,將小傢伙的頭部拔除,撕開電路板,只取走模版上極小的晶片。
  伊凡閉上眼,流下難過的眼淚。
 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小傢伙?它明明是無辜的。
  去你媽的世界和平。
  小傢伙走了,伊凡繼續他的生活。反正一開始他就是一個人,後來有了小傢伙陪他,只是好景不常,現在又變成一個人。他會習慣的。
想歸想,但他家越堆越多的消耗電池,漸漸積成一片,在他家佔有一席之地。
原來一個人是這麼寂寞。家徒四壁,一地電池,伊凡覺得寂寞,坐在地上,環抱自己。將自己縮成一團。
  一開始只有一個人,並不會特別感到寂寞。小傢伙在他身邊時,他不寂寞,甚至討厭小傢伙吵雜的聲音。突然間這一切都消失,再也沒有吵雜聲,才知道這間只有十五坪的房間很空。他一個人很安靜,很寂寞。
然後睡著,然後醒來。
  他,還是一個人。
 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兩年或者幾個月而已,伊凡沒有印象。只知道那天上工,一大群人在員工餐廳裡圍觀虛擬電視牆,伊凡被擋在重重人牆前,好奇地一同仰望電視牆。
  一名被成為東谷博士的男子坐在中間,閃光燈頻頻閃耀,他身邊的人皆是赫赫有名的科學家及醫學家。螢幕旁的跑馬燈標語:大突破!人工智慧十三代推出!
  「很榮幸邀請到各位參與發表會,」東谷博士為第一發言人,問候眾記者及來賓。接著發表,「今天主要是讓大家跟我一起見證,科技上的大突破,全新第十三代人工智慧與醫學人造人結合,第一代的生化人。」話一出口,引來議論紛紛。
  伊凡這邊也議論紛紛,他前面的人開口問,「生化人是什麼?」
  旁邊有人回答他,「他的意思是說把人造人跟人工智慧放在一起變成生化人啦。」
  像是要解開大家的疑惑,視線回到東谷博士身上,東谷放上實驗的影片。一開始是一個小細胞,然後開始生命週期,分裂又分裂。接著形成一個人型,在剛成形的胚胎腦中注入人工智慧晶片,接著十八周孕育成形。人工智慧深入腦中,加入電流讓晶片運作,漸漸有了生命的意識。開始運作,再過兩周,停止電流,晶片能控制人體製造電流,能自給自足提供電流正常運作。
  不知道為什麼,伊凡看著這一幕,覺得一陣噁心。
  「這將是科技史上一大突破。」東谷博士興奮地說著。
  如果生化人跟人類一樣擁有智慧、擁有生命、有血有淚。那麼──
  女人辛辛苦苦生下小孩是為了什麼?人類究竟是什麼。
  如果生命可以製造出來,那麼生命是什麼。
  伊凡覺得可怕。他回頭,不再看電視牆,他對餐廳裡的歐巴桑大喊,「大嬸,來份火雞肉三明治。」
  「火你個頭,又不是感恩節,哪來的火雞肉。」大嬸在對面大吼。
  「那就來個雞肉三明治吧。」伊凡大叫。
  「雞肉賣完啦!」
  媽哩。科學家為什麼不多製造幾個人造雞出來。伊凡腹誹。
  「豬肉呢?」前方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,回過神,趕緊問。
  「病死啦,全被衛生局收回去啦。」大嬸吼叫。「我這只剩下牛肉跟熱狗。」
  他媽的。全餐廳員工的感想。
 

秘密留言

 
引用 URL
http://jujuchang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20-5a946e6e